船上的人们与食人族之间的事情是未知的,或许他们战胜了食人族,获得了食物,或许没有战胜,全部沦为了食物。
夜色中的火堆是丛林之中唯一的亮色,温暖的,让麦蒙不自觉的想要靠的更近一些,以躲避森林中的幽森。
而在火堆中烤制着一种植物的根茎,被哈伦先生挖出来时看着沾了很多泥土,但放在火堆之中,却溢出了一股让腹部鸣叫的甜香来。
麦蒙吞咽着口水,到底没能伸手去扒火堆,他勉强转移着注意力,看着那坐在火堆旁的人询问道“不知道船上的人怎么样了。”
“损失了一部分,其他登船了。”那温柔的似乎能够驱散夜色寒气的声音说道。
“他们没能打过食人族吗”麦蒙问道。
“如果团结一致,是打得过的,但他们应该抛下了一部分腿脚慢的人。”拨着火堆的人说道。
火焰很旺,麦蒙却觉得身上有些毛骨悚然,如果他也跟着去的话,或许也会是腿脚很慢的人。
“您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提醒他们呢”麦蒙询问道,他的话语卡壳了一下道,“我并不是谴责您的意思。”
“我为什么要提醒他们”那温柔的声音中并没有着恼的意味。
“可您在船上”麦蒙的话语戛然而止,他在想哈伦先生为什么限量的理由。
那段旅途实在太漫长了,漫长到令人绝望,人们对食物的渴望无与伦比,甚至已经有人将其盯在了人的身上,那种粘腻的压抑的眼神,每每让人毛骨悚然。
他们分食牛羊时,几乎都要等不及它们烹饪熟透,甚至是带着血丝的,刚割下来的就往嘴里塞,或许再过不久,他们也会变成食人族。
而哈伦先生的货物将这种可能尽可能的延长了。
“他们能够安全返程吗”麦蒙恍惚间听见了自己的问题。
每年远航的船只,能够返回的很少,有的隔了数月,有的隔了数年,船上的人十有九空。
当然,满载而归者更容易进入人们的视线,他们是航海的成功者,一趟旅程就能够拥有最华丽的屋子和最享福的人生,也让人们向往着像那样的一夜乍富,却忽略了其中的风险。
有无数的人永远埋骨在了海域之中,或许遇到了不那么友善的人,或许迷失了航向,或许在漫长的旅途中自相残杀,一切都可沦为食物。
“不清楚。”斗篷下的人从火堆中拨出了之前埋进去的根茎,轻轻掸了掸上面黑漆漆的灰,用布垫着掰开了那黑溜溜的像煤球一样的东西,露出了其中香甜四溢的果肉出来。
它看起来实在太可口了,溢散着热气,让麦蒙的眼睛一点儿都不能从上面移开,口齿之间已经自动的分泌出了唾液来。
而其中的一半也如他所愿的递到了他的面前,麦蒙感激的伸手接过,听到那提醒的“小心烫”时,已经双手交错的险些捏不住那得来不易的食物,根本顾不得一口啃上去被烫到的嘴唇。
食物好歹被捧住时,他轻呼了一口气,才后知后觉的发觉嘴上的痛楚,即使他着急的恨不得将食物一口咽下,也不得不小心嘶溜着吃下那烤熟的根茎。
而与他相比,那轻轻吹去其上热气,小心剥下其上的皮,一口一口咬下的人,看起来实在是优雅极了。
“您为什么会救我呢”麦蒙不觉得他是一个心冷的人。
“顺手。”虽然答案并不能令人满意。
“其实您也可以顺手告诉他们。”麦蒙说道,然后察觉了对面动作的停下,这让他一时紧张了起来,“我,我并不是”
“我当时告诉你答案了,你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那温柔的声音反问道。
麦蒙有些怔愣,还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脸颊道“我说的话他们恐怕不会相信。”
事实上,他已经十分畏惧船上的每一个人了。
“我的话他们也不会信。”斗篷下的人并不生气,只是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哦,对不起。”麦蒙低下头羞愧道。
已经快要疯了的人不会相信任何人说出的话,他们好不容易见到了陆地,只会相信自己。
所以哈伦先生不想去管,也没有义务去管,甚至放弃了船上的货物,当一切消耗殆尽时,那条船上的人或许也会走到尽头。
而他算是幸运者。
不知前路如何,至少他在这个夜晚能够守着火堆,吃着香甜的食物,或许还能够睡一个不必再颠簸的好觉,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的了。
“没关系。”那温柔的人就那样坦然的接受了他的道歉。
这让麦蒙更加羞愧了起来“您救了我,我却那样谴责您,请您尽情的差遣我,让我弥补一些愧疚吧。”
“好。”他轻描淡写的答应了,又让麦蒙有些忐忑了起来。
但食物的香甜气息足以安抚他一直以来受惊的神经“哈伦先生为什么会上了那条大船呢”
“其实您离开时可以多带一些金子的。”
“您是怎么看出那里有食人族的”
“您旅行的经历丰富吗当时为什么会提醒我小心船上”
“安静一会儿。”那斗篷下的声音轻出了一口气道。
“哦,对不起。”麦蒙安静的闭上了自己的嘴,辗转反侧了一下,仍然对那将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的人充满了好奇心。
而对方看起来其实是个脾气不错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不愿意跟人多交谈。
在海上行驶了很久,想要从陆地上返回,在麦蒙看来,那绝对是一件相当艰难的事情。
但最初除了需要每日不断的行走外,一应饮食和饮水竟是比船上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虽然没有酒水,可哈伦先生却能够从丛林中找到各种各样可食用的食物,即使水流不能饮用,也能够找到椰子或是芭蕉杆一类的作为水分的补充。
根茎,兔子,鸟蛋,他甚至能够自行提炼
出盐巴,连那爬行过的五彩斑斓的蛇也能够成为食物的一部分。
麦蒙觉得自己不过这段时间的经历,就足以抵过成长以来的所有经历了。
想看狐阳写的谈恋爱不如许愿快穿第 209 章 朱特的故事2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而哈伦先生虽然没有太多的话语,却实在是个很温柔的人,虽然并不会搀扶他,但会照顾他的体力,放慢一些步伐或是在某处歇息一段时间再出发。
捕猎到的食物也不会厚此薄彼,他拥有着极好的厨艺以及对丛林的了解。
麦蒙很难从其中辨别出方向,但他却总是坚定不移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进,似乎永远都不会觉得迷茫。
丛林之中多险境,但跟在哈伦先生的身边,虽然最初会被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吓到夜晚都睡不着,比如河流中的食人鱼和鳄鱼,蜿蜒爬行的蛇,比脑袋还要大的蜘蛛,翅膀大到离奇且张开像人脸的飞蛾,但随着旅途的行进,他好像逐渐适应并淡定了下来。
因为哈伦先生在他几乎要那粗壮的几乎比拟他身形的巨蟒吓晕过去时,直接斩断了那条蟒的头,并将它仍然打算攻击的头踢进了丛林之中。
蟒躯仍在扭动着,然后慢慢的趋于了平静,再然后,麦蒙放心的晕了过去。
而即使他晕过去,哈伦先生也没有将他丢下,而是让他躺在了一个避风的洞中,虽然头下枕着的巨蟒躯体让他二度晕厥了过去,不过在那之后他即使再见到悬挂在头顶上的蜘蛛时,好像也不会惊讶到大喊大叫了。
哈伦先生真是一个温柔又凶残的人。
在麦蒙觉得这片丛林没有尽头时,他们离开了那藤蔓遍布的幽森之地,并见到了人类的村庄,虽然肤色有些差异,衣服和语言也不尽相同,但金币却是通用的,他们也成功的凭借着匕首和金币获得了一辆敞篷的马车。
马鞭轻挥,他们也颠簸的上了路。
“哈伦先生,没想到您连这里的语言也精通。”麦蒙自告奋勇且兢兢业业的驾着马车道,“您之前来过这里吗”
“没有。”那坐在车的一旁虽有颠簸却看起来十分稳当的人回答道。
虽然他的话语一如既往的简短。
“您为什么不喜欢说话呢很多事情闷在心里不会觉得难受吗”麦蒙与他相处了一段时间,虽然还有很多事不理解,但也知道他并不是个很难说话的人。
至少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朝着人发难,或是像船上的那些人那样处于失控的边缘,让人心里发毛。
那斗篷闻言轻抬,温柔的话语从其中吐露,那绝对是漫长旅途中的一种享受,他回答道“在想事情。”
“您也有什么困惑难解的事情吗”麦蒙惊讶且按捺不住兴奋道,“其实遇到事情时说出来心情会更好一些,我说不定也能够给您一些建议呢”
能够谈心,也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更近一步了。
“看路,车要翻了。”那温柔的声音提醒道。
“嗯啊”麦蒙有所反应,连忙拉紧了马缰,好险的在那马车将要驶去丛林时将它拽了回来,导正到了
正确的道路上。
马车减慢了速度,哒哒行驶在还算平坦的小路上时,年轻商人才浑身大汗淋漓的粗喘着气,平复着急速跳动的心脏,小心瞧向了那坐在马车上的人,一只眼睛还留给了前路“对不起,哈伦先生,让您受惊了。”
“没关系,没什么惊吓。”那温柔的声音回答道。
显然不仅没有麦蒙的大汗淋漓,更是连坐姿都没怎么变,只是从车沿上收回了扶着的手。
“您不怕车翻了摔下去吗”麦蒙继续两眼分开做事,速度也比之前慢了很多。
“车翻之前我会跳下车。”那温柔的声音回答道。
“啊”麦蒙惊讶的张大嘴巴,不忘回视着前路道,“那,那我呢”
那未被斗篷遮掩的唇角轻勾,竟是侧开了没有回答。
“哈伦先生您打算扔下我吗”麦蒙大叫道。
“不用这么大声,我听得到。”那温柔的声音说道。
“对不起。”麦蒙下意识压低了声音,泫然欲泣道,“您真的打算丢下我吗”
“谁知道呢,车没有真的翻。”他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有些刺心又真实,也让麦蒙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
对方并没有义务照顾和保护他。
“你出发前住在哪里”那温柔的声音在青年有些沮丧时开口问道。
“阿马尔。”年轻商人再度兴奋了起来,“您知道那里吗”
“听说过。”回答的声音却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
“那里可是神灵使者赫伊里先生的故乡也是出名的乐曲之都啊”麦蒙竭力的推荐道。
“真了不起。”他温柔的称许道。
“哦,您有没有兴趣前去那里呢我想要好好招待和感激您。”麦蒙诚恳的邀请道,“向我的父母介绍您这样伟大又慷慨善良的人”
“好。”他答应了下来,虽然仍然没有多么激动。
但只是这样一个答案,就足以让年轻商人兴奋极了,似乎已经畅想到了返回时的热情招待了。
他能够交到哈伦先生这样博古通今,什么都知道的朋友,简直让脸上都在发光,他的父母一定会为他骄傲的
年轻商人想到此处,驾马的干劲就十分的足,甚至恨不得一骑绝尘直接奔向家里去。
但路途却并不会因为他这样的祈愿而缩短,它需要经过无数的路,甚至翻越一些山,风餐露宿。
许愿以为年轻人的干劲或许会因此而消弭,但他苏醒的每一日,似乎都能够重新活力满满的上路,就像澎湃而起的朝阳一样,充斥着无限的活力。
“你当时为什么回去出海”许愿问询道。
他的家境和教养看起来都不错,即使不是大富大贵,也是衣食无忧的。
“哦,我想要发一笔大财。”麦蒙有些尴尬的抓着自己的脸颊和头发道,“成为像哈迪先生那样远近闻名的大商人,但”
他的话语没说下去,即使再年轻和勇敢无畏,经历了那样一遭,也多少知道了风险与收益是并存的。
无尽的财富中裹挟着无数出海者的尸体,堆积成了那座鲜血淋漓又白骨累累的横财山脉。
“哈迪先生最开始也是一个不太出名的行商。”许愿看着年轻商人有几分泄气的面孔道,“他最初并不出海,但经过沙漠也是九死一生的”
“您知道他的事迹”麦蒙惊讶道,“您跟他接触过吗”
“接触过。”许愿看着那重新恢复精神和斗志的年轻人笑道。
虽然会有些不谨慎或是不够成熟的地方,但没有谁能够天生就能够运筹帷幄的,这份憧憬和活力足以推动他走向更远的路。
“那您见过赫伊里先生吗听说他最初是因为跟赫伊里先生合作而发际的”麦蒙兴奋道。
“那只是原因之一,哈迪本身的能力是很出色的,你身上有些地方很像他。”那温柔的声音说道。
“哦”麦蒙惊叹的张大了嘴巴,仿佛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来,“那您能够再跟我多说一些关于他们的事吗”
“你想听什么”他似乎终于有了些交谈的欲望。
“沙漠和海洋哪个更危险”麦蒙迫不及待的问道。
“都很危险。”
“没有先后吗”
“没有,一旦遇险,就是生死存亡,试错的成本只有生命。”
“那怎样才能够像您这样安全通行呢”
“学习和了解很多,能够降低一些遇险的概率。”
“哦那您是怎么学到的可以教教我吗您来自于哪里呢为什么要一直戴着斗篷,不热吗难道是在躲避追杀,您出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您为什么不回答我了”
“安静一会儿吧。”那温柔的声音中有着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
“哦对不起,我一说话就容易停不下来。”
旅途有诸多波折,却不算磕绊,而跋涉大半年后,麦蒙惊讶至极的看到了阿马尔城的影子,这让他甚至不自觉的松开了马缰,张大着嘴巴从马车上跳了下去,疾奔着,扑倒,却一点儿也不嫌弃那些土壤,而是恨不得用两手环抱着将它们搂进怀里。
“终于到了”年轻商人激动的涕泪双流,“我终于回来了”
他还以为一辈子都无法再回到这里了。
马蹄哒哒,在缰绳被修长的手牵住时停下。
风沙裹挟着,那座城池仍然坐落于海边的地域,似乎扩大了一些,与过往见到的区别却不算大。
年轻商人在地上打着滚,宣泄着他无处安放的思乡之情。
虽然有些没形象,但能够这样肆意的宣泄,有时候似乎也是令人羡慕的一种方式。
“哈伦先生,请跟我来。”麦蒙引着他进了城,并抵达了他的家里。
那里如许愿所料的那样,不算是顶尖的富贵,却足够
的富庶。
家里有佣人,父母也穿着材质相当不错的衣物,戴着一些小而精的宝石或装饰,在看到返回的青年时先是不可置信的愣在了原地,然后在确认身份后一齐拥了上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着。
“哦,我亲爱的儿子,你这么长时间到底去了哪里”
“你一定吃了很多的苦。”
“瘦了好多。”
“听说你登上的那艘船一直没有回来,我的灵魂都要跟着你一起去了。”
“你竟然不说一声就跑了”
他们埋怨着,打量着,只恨不得确认他连头发丝都没有一丝的损伤,那年轻的商人讪笑着,解释着,安抚着,却一点儿都不舍得顶嘴。
他是在宠爱中长大的孩子,简狄也是,同样的面对父母会很亲近,同样的不是那么的听话,让他们操心,却不舍得让他们真的难过。
只是比起面前青年的无忧无虑,那个人所背负的东西要多得多。
“我这次也是差点遇险,幸好哈伦先生救了我,我才能够平安回来。”麦蒙说到此处时看向了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人,后知后觉又热情的介绍道,“而且返程的一路也是他照顾着我,教会了我很多的东西。”
“哦”他的父母因为他的介绍满怀着感慰,同样热情的将许愿迎进了这座看起来十分舒适温馨的宅邸中。
返程之时,要先沐浴清洁自身,以表达对神灵的感激,以及祛除一路的风霜和霉运。
城中的大浴池虽会开放,但除了必要做的一些礼仪,有些家资的家中都会自备沐浴的东西,以保证时时的清洁。
麦蒙的家里如他所说的一样热情极了,甚至郑重且反复叮嘱着他,不论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
浴盆准备,一桶桶干净的水倒入,年轻商人热情的邀请道“哈伦先生,要不要一起沐浴”
“不要。”斗篷下的声音温柔且坚定的拒绝道。
“好吧。”被拒绝的青年默默败退,佣人被挥退之后,许愿解开斗篷和衣物,踏入了那清洁的水中。
虽然一路有戒指的存在,可以保持自身的洁净,但一直在丛林和沙土中前行,还是水带给人的感觉更舒适一些。
阿马尔城,他曾经在这里真正停留的时间只有三日,那个时候是为了赶往巴塞尔而没有停留太久,这一次,算是盛情难却。
一次出海,汪洋之中,神山的踪迹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难以寻觅。
但一次出行,心却比之前安静了很多。
不得相守,并不代表着爱恋的消失,无论在多远的地方,无论见与不见,想起那个人时,仍然充斥着愉悦和些许涩意,仍然会想要与他共享沿途的经历与风景。
不过他不会再贸然去打扰他了。
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求求您,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啊是他们的错
如果再重来一次,我一定可以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沉厚哀求的声音通过系统不断的响起,后悔着,痛苦着,祈求着。
祈愿不知来自于何时,只是无比的后悔和懊恼,甚至困顿着他的灵魂。
许愿睁开了眼睛,小巧的猫趴在帘帐外的架子上轻勾着尾巴问道宿主,这个任务要接吗
同一个小世界,任务是可以同时接的,只要有足够的能力完成就行。
拒绝。许愿读取着世界线中关于许愿者的经历拒绝道。
哦猫猫眨了眨眼睛小心问道,是因为宿主完成上个任务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吗
宿主一定是太痛苦了,才不会想要再留在这里。
不,我至少要在这里再停留几十年。许愿从水中起身,擦拭过身上的水珠拿过了衣服道。
人类的一生实在太短了,至少他要等到终局。
狐阳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