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所不能的仁王君 > 第 299 章
全国大赛前的空闲时间里,也不止立海大在团建,其他各个学校也在为了这次全国大赛在努力。比如越前又被南次郎拎去美国了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见缝插针去打短期的青年赛,还和凯宾约着一起练习;迹部自己跑来找立海大的人,冰帝其他人也在学校进行特训。
立海大的日常训练倒算不上紧张。
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的目标,那就是三连冠。
但到目前为止的所有比赛和目前的情况让大家都心里有数三连冠的难度不大。
该自信的时候还是要自信的,全队多少都保持着松弛的心态。
反而是仁王有些在意这次全国大赛毕竟任务栏上这项任务还没完成,而未完成的任务在那里就有发生意外的可能。
虽然他到现在都没想通到底是什么学校能打赢这一年的立海大。
当然,仁王的情绪,别人是感知不到的。成熟的成年人不一定喜怒不形于色,但确实很擅长掩饰自己。小仁王多少能感受到仁王的郑重,但他以为这是仁王对自己的关注以及,对最后一年执教生涯的在意大家多少都心里有数,仁王之后不会再留在立海大做教练了。
复出这件事开始摆在台面上了。
话题回到全国大赛,毕竟对仁王来说打职业没什么难度。
他在自己的世界退役就是因为拿了太多冠军觉得打职业太没挑战了。这话还不能说出来,一说出来就真成了世界公敌了。
在这个世界想要真的打一次职业,那也没打什么好主意。他就是想亲身上阵给自己带着的学生们来一次震撼教育。
毕竟当年大家都是一批成为职业选手的,他也不是一开始就站在巅峰,也有奋斗期。
人偶尔还是会想要“欺负小孩”,仁王想要以完全成熟的姿态和异世界朋友们的同素异形体打职业比赛,也给这个世界的自己留下最深刻的印记。
小鬼,想要打败我吗做不到的。但我希望你能做到。
这或许会是他留给小仁王的最后一句话。
又陷入更长远的想象里去了。虽然仁王认为自己永远十七岁,但他也得承认自己的年龄其实比外表看上去要大。
托系统的福,他的年龄不太重要,也没有意义,但经历过的年岁不会消失,所以他也难免有时候会受到影响他会回忆过去,回想当年,也会有一些青年人才会有的感慨,和恶趣味。
而他来到这个世界,一直期待着,等待着的,酝酿的果实,好好呵护着成长着,也到了要摘取的时候了,所以他难免有些兴奋。
不过在摘取成果前还有一定要保证不会出错的全国大赛,还有之后或许会成为小仁王实力近期最后推力的世界杯比赛。事情要一件一件地做,仁王不会急躁。
立海大是关东大赛的冠军,作为种子选手,在全国大赛的安排里抽到了第一轮的轮空。
是因为去年多了秋季赛以后全国大赛的名额有了调整,那些网球推广不算很好的地区的名
额有所减少,关东地区则多了一个名额dashdash总之一番操作下来原本刚好的球队名额空了一个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立海大便拿到了唯一轮空的名额。
而他们下一轮的对手会是比嘉中干掉了狮子乐中学,今年第一次进入全国大赛的学校。
按照情报来说,网球部甚至是这一任部长,木手亲自建立起来的。他们拥有的就是一同建立网球部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和作为摆设毫无作用反而只会骂人的教练。
仁王清楚这些。
他有情报,并且他认识比嘉中球员的同素异形体。
但既然第一轮轮空,立海大就有时间去看比嘉中的比赛。
对能打败狮子乐的球队,立海大的成员们也都有些好奇。主要是他们和橘的关系还行。或者说橘看着仁王的眼神太明显了,立海大的成员都知道橘是他们教练的“粉丝”。
从现实上说,狮子乐自从毕业了一批原本的球员,又走了理论上会是他们新生代支柱的橘和千岁以后,就没落下来了。
这对球队来说不是罕见事,每一年的天赋型球员都很重要。橘和千岁是一年级就成为正选的绝对核心,两个人出走就意味着连着三年狮子乐拿不出能够作为门面的王牌选手了。
但正常来说,以狮子乐的实力,进入全国大赛,拿个三十二强或者十六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比嘉中来势汹汹。
柳做纸面分析。
他说,对比狮子乐的实力,比嘉中不出意外能够有全国八强的实力。
“但他们遇到了我们啊。”丸井看着柳,“那不是注定第二轮就要被淘汰吗”
很有自信,也很符合立海大的画风。
“还是要注意一下的。”幸村则秉持着作为队长基本的清醒,“是完全陌生的队伍,连他们的打法风格都不知道。”
比嘉中第一场的对手是六角。
六角的实力,立海大的球员们都很清楚。他们便可以根据立海大的球员实力去判断比嘉中的实力。
因此一路走去比赛场地的过程中,立海大球员的心情都还算轻松。
他们很习惯参加全国大赛了,除了桑原和切原以外的其他人去年就是正选。
桑原有些紧张,但看丸井的神态又放松下来。只有切原看一切都很稀奇,只是被前辈们围着不太敢放肆。
像个小动物一样,被柳带了挺久也还是没怎么成熟。或者说柳还是溺爱了一点。
等立海大的人来到场边时,比嘉中和六角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六角作为关东传统强校,实力并不算差。他们和山吹的差别大概在于氛围更欢乐一些。
从球员本身的天赋来讲,六角的球员都各有独特之处。不过六角的地理位置和整体氛围决定了在六角读书的学生和加入网球部的这些球员实质上很少将职业选手当作未来的理想,网球也更像是他们强身健体和学校生活的一个小插曲。
以佐伯的天赋和他一年级时的表现,如果他
足够拼命,等他到了三年级,他是有机会成为像忍足,不二这样在球队里排在第二,第三位的选手的,但事实是当年和他被排在一起的千石现在在球场上能轻易打败他了。
虽然他也参加了关东青训,但毫无存在感。
而六角现在的一年级部长葵的天赋也不差,能和越前龙马打那么激烈的一场球。
可还是那句话,六角的氛围就是这样,葵也没有打算以后打职业。
他们是真正的“快乐网球”,因此关东青训这种和他们平时理念完全不同的集训对他们的网球实力增长也没有太大帮助。
和六角比起来,比嘉的野心就是摆在台面上了。
双打二,比嘉对六角的压制很明显。
他们的打法有着很鲜明的九州特色,甚至比原本的狮子乐更加激进。
这显然在六角球员的解决范围之外了。
其实双方的实力是有差距的。比嘉中不一定要用这种打法,他们用普通的打法就能打赢六角中。但那就没有震慑的意义了,所以他们在用网球“打人”。
这是符合规则的吗或许不符合国际规则,但符合日本国内国中联赛的规则。
暴力网球在国中联赛中是被允许的。
于是六角在一旁观战的其他人也召集起来,还和旁边比嘉中的其他人怒目而视,差一点在场外动手。
但不能动手,动手就会被禁赛佐伯提醒着其他人这一点。
仁王看过去,意识到比嘉中的球员就是在故意激怒六角的球员。
他的记忆里没有这个画面。
他还记得后来在世界杯集训里木手和丸井关系变得不错,但最后还是被丸井这个看上去温柔可爱实际上果断又有手腕的“红发天才”给反利用了,之后还一心念着丸井想要和丸井做朋友。
比嘉中的球员们还在全国大赛结束后划船回去,经费很少,来参加世界杯时也很寒酸。
仁王记忆里的比嘉中就是这种形象了,没想到最初在全国大赛亮相时比嘉中是这样的。
他感觉到了对面教练的恶意以及恶意的方向,悄无声息移动了自己的位置。
比赛到了这个地步,教练通常情况下就会出来干涉了。
老教练已经是退休的年纪了,但作为教练还是很称职的,此时也打算和比嘉中的教练进行沟通。但比嘉中的教练才不想和人沟通。
他想要成为教练吗当然不,他是木手请来凑数的,对网球充满恶意。他连比嘉中本身的球员都以恶意相待。
“教训他”他对木手说。
木手拿起了球拍。
在木手击球前,所有人都想不到他会这么做。毕竟球员攻击教练这个世界上有发生过这种事吗
因此在他打出球后,其他人才意识到他打算做什么。
六角的球员们惊叫起来。
他们看着网球以极快的速度飞向老教练。就在球场上的球员甚至已经在往教练椅的方向跑了,是打算放弃比赛违反规则都要拦下这一球。
他们当然来不及,但条件反射让他们这么做。
然后这一球落在了仁王手里。
就是突然出现在那个位置,仿佛只是普通伸手,就直接抓住了在空中高速飞行旋转的网球。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聚焦在了轻而易举握住了网球的仁王身上。
幸村表情变了变“教练”
高速旋转的网球攻击力可是很强的。
但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在仁王手里网球仿佛没有冲击力一样。握住网球以后就强行截停了网球的仁王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包括完全无损的手和手心里停下来的网球。
“攻击教练不是什么好行为。”他对木手说完后又转头看向了比嘉中的教练,“当然,我知道是你在命令他。这位不知名教练,或许需要重新学习一下一个教练的礼仪和职业素养”
拿铁不加冰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