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在他能读心的范围内,老六系统和鹿星言绝对有演的成分。
而谁会去怀疑自己偷听到别人心声对话的信息真假呢
鹿星泽心中叹息起身,垂眸看向刚跟老六心声吵完的鹿星言,掌心朝上递去“师姐,既然魔莲契约了,我们去下一站”
“可以啊。”鹿星言顺势将手搭入他掌心。
紫眸落向还缠在鹿星言手腕的魔莲,鹿星泽道“这株魔莲,你打算怎么做”
提到魔莲就让鹿星言想到这是跟鹿星泽共感的。
而她不光在花上乱摸,还戳过花蕊。
花蕊代表植物的
鹿星言难得尴尬,面上倒是不显。
干脆将魔莲从手腕解下,丢进空间“暂时还不知道它有什么问题,先养着吧。”
“也好。”鹿星泽嘴角愉悦勾起。
果然,他猜对了。
老六系统特意报出的信息是假。
这一人一统知道他能听见心声对话,就是在演他。
只能听见心声对话,倒是听不见心声所想。
所以鹿星言一路上低头看路,也没说话,鹿星泽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鹿星泽目光落在自己还拉着她的左手上,见她忘记松开,自己也就保持着轻握的姿势,没选择开口提醒。
之前还担心鹿星言知道魔莲是他本体,又和他有共感后,会对他做什么。
如今看来,一个男人,必要时当哑巴,这是个很明智的选择。
至少鹿星言如今知道魔莲是他本体又有共感,或许是信息冲击太大没反应过来,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借用共感一事,通过魔莲玩弄他。
想着想着,不知道想到什么,鹿星泽面色一红,行走的步伐顿住。
鹿星言刚好也在想些乱七八糟的,越想越脸黑,也没看路,直接一头撞上鹿星泽后背。
她凝眉,抬手正要朝撞到的额头碰去,就见鹿星泽已经转身轻抚她撞到的位置,眸色关切“撞疼了”
“就你”鹿星言抬起的手收回,想到眼前这人本体是株莲花“浑身上下没一处硬的,就你能撞痛我”
鹿星泽“”
怎么回事,突然火气这么大
注意到自己左手还被他拉着,鹿星言将手甩开,环胸而抱快步走在前方“不是去找幽冥鬼火吗,也就鹿无灭不在,要是发现你磨磨唧唧的看他烧不烧你就完了。”
鹿星泽“”
他反思了下,这段时间他就带个路,也没做什么啊。
快步走在前方,没走几步,鹿星言停下转身“想什么呢,还不带路。”
鹿星泽“”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本体是莲花,不是棉花。
算了,男人有的时候得当哑巴。
鹿星泽无奈跟上,一脸温顺,乖乖走在左前方带路。
他能感受到后方鹿星言的目光,正幽幽盯着他。
这是他重生以后,从未有过的。
以前鹿星言也会盯他,但是因为怕他跑远不好看顾。
如今这目光,幽怨中似乎带着冷刀子。
像是在犹豫一剑斩了他还是一刀剁了他,哪个行驶起来更方便。
鹿星泽被自己的猜测激得后背发寒。
鹿星言揉着手腕,蹙眉抿唇不语。
一开始从老六系统口中知道魔莲是鹿星泽本体,而魔莲和鹿星泽共感,光顾着演戏,方便以后忽悠鹿星泽,倒是忘记细想一些事。
如今回过神,再回想自己对魔莲都做过什么,鹿星言的眉头就越发紧蹙。
只是摸摸花瓣摸摸根茎就算了。
可她还戳过花蕊。
一想到花蕊是植物的哪个部位,又等同于人的哪个部位,再加上鹿星泽当初强忍的反应后。
鹿星言一脸绝望抬头望天。
呜呜呜死老六,她手脏了。
好想将手剁了。
或者剁
鹿星言的目光飘向走在前方那双大长腿往上位置。
莫名后背发寒,直让鹿星泽感到从脚底直冲天灵盖的毛骨悚然。
他脚步微顿,却不敢回头。,网址 最新最快无防盗免费找书加书可加qq群887805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