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 第四十章 就在今天,就在今天
        八卦门覆灭,并未阻挡凡生道一统五台山的脚步。

        如此可怕的例子摆在这里,以至于前来投诚的中小宗门络绎不绝,单日之内竟达上千之数。

        且这些旁门修士,不仅愿意奉魏东流为凡生道宗主,听候差遣,还将派内的修士名册、功法典籍尽数献上,不敢藏私。

        原本看似臃肿庞大,实则一盘散沙的凡生道,如今正在快速地被魏东流强力捏合,牢牢地把控在掌中。

        然而,更多的问题也在逐渐露出水面。

        “如今五台山的旁门左道,还剩七家门派未曾处理。”姜离暗笑盈盈道,“依我看,也无需夫君出手,遣几名元婴长老,带金丹修士过去招降了即可。”

        “嗯。”魏东流沉吟说道,“现在真正的问题是……”

        “佛门宗派。”姜离暗悠悠说道。

        由于过去的管理混乱,几千年来五台山不仅多了各路旁门左道,也有大量佛门宗派来此安家落户,粗略统计不下五十家。

        更加麻烦的是,凡生道虽然兼收并蓄,但终归还是道家流派,不可能把异源的佛门也吞并了……

        事实上,这五十多家佛寺在入驻五台山的时候,既没有在凡生道这边登记,也未曾交过任何保护费。

        据说是因为实力强盛,其中多有得道高僧,以至于三个宗门对这些佛寺也颇为忌惮,不好处理,只能搁置不管。

        要魏东流评价,如今这凡生道之所以如此弱势,固然有一部分的历史积弊的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血海老祖没有作为。

        这位镇派仙人为了治愈本源伤势,甚至不惜转投佛道,底下的人哪里还敢去惹佛门?万一惹得血海老祖不快怎么办?

        这就和凌云破在蜀山不受待见是同样的原因,本质都是因为仙人的一己好恶,影响了整个门派的立场和态度。

        “我且去找血海老祖。”魏东流起身说道。

        “我与夫君同去。”姜离暗亲昵地抱住他的手臂,笑眯眯和他耳语说道,“顺便问一问,我们的道侣仪式什么时候举办?自在祖师已经催过好几次啦!”

        魏东流突然打了个激灵。

        糟糕,元阳不保!

        “贤妻啊。”他摸着姜离暗的小手,缓缓说道,“结为道侣没问题,但为夫修行的功法特殊,需要保留元阳,希望贤妻能够谅解。”

        “夫君啊。”姜离暗也学着他的口气,温柔说道,“结为道侣没问题,但婚后妾身想要尽快生个孩子,也希望夫君能够谅解。”

        “孩子?这不急吧!”魏东流惊声问道。

        “不急什么?”姜离暗示意他重复一遍。

        “不急……”魏东流卡了个壳,随后叹气说道,“为何这么急着要孩子呢?你我毕竟都是修行之人,寿数绵长,没有尽快繁衍子嗣的必要啊。”

        姜离暗笑而不语,神情却执着得很,没有丝毫动摇。

        修行者寿命确实绵长,但不成仙人,终归有寿数限制,且天有不测风云,终究难保岁岁平安。

        天魔却是不死不灭之身,寿数也是无穷无尽,和修行者有本质差别。

        早些要孩子,也是担心未来会有变数。

        再说了,带娃进攻和不带娃进攻,这区别可大了去了!

        魏东流见她不肯听劝,不由得有些发虚,只能顺口将话题带过,心里却是暗自警惕起来。

        苦也!这姜魔女,如今怎么如此咄咄逼人?

        实在不行,若她非要将我硬推,难不成我只能效法那炭火人,提前跑路?

        对了!不如让阿镜假扮成我,在新婚之夜对姜魔女施展幻术,让她误以为已经和我云雨过,岂不美哉?

        “这什么馊主意啊!”昆仑镜羞怒叫道,“不想做就和她直说,你这算计来算计去的有什么意思?”

        “我这不是担心她不听劝嘛。”魏东流辩解说道。

        “她不听劝,你就折腾我是吧?”昆仑镜恶狠狠道,“我警告你啊陈观水,你再打我的主意,我就在她强推你的时候把你定住,叫你挣脱不得,任她摆弄成十八般模样!”

        “你要是这样,我就不补天了!”魏东流也拿出杀手锏,愤恨说道。

        “你不补天,我就把你定住,叫你成天被那魔女压榨,总有你服软的时候!”昆仑镜反唇相讥。

        他们就这样互相拌嘴,终于到了中台峰山顶。

        只见血海老祖依旧在修那枯木禅,呆坐在巨大的岩石下方,半边身子几乎成了雪人。

        “你之来意,我已知晓。”魏东流还未开口,他便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曾于普济寺中得佛门秘法,有所亏欠,因而此寺你不可动,其他佛寺皆可推之。”

        普济寺?魏东流思绪微转,便想起是昔日魔佛虞慎坐化的那座寺庙。

        “好。”他便点头应下。

        “小女子见过老祖。”姜离暗笑着说道,“祖师差我来问,我和魏道友何时才能结为道侣?”

        血海老祖闻言睁眼,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魏东流,终于笑道:

        “若你们这般急不可待,那今日结了亦是无妨。”

        急不可待的人可不是我……魏东流心中吐槽,便听见姜离暗欣喜说道:

        “多谢老祖!”

        ………………

        由于双方都没有父母亲人,因此只是由血海老祖和自在祖师充作长辈,昭告天地之后,两人便正式结为道侣。

        天色已晚,石屏山中,魏东流这边回房歇息,便看见新婚娇妻迅速跟了进来。

        “夫君,且让妾身替你宽衣。”姜离暗柔声劝道。

        “不必了。”魏东流连忙推拒,“今晚并不睡下,只是打坐入定。”

        “良辰苦短,夫君何必这般矜持呢?”姜魔女捂嘴笑道,便款款轻解罗裳,露出玉臂和小半截香肩来。

        魏东流脸皮抽动,半晌才道:

        “娘子,我之功法需要保持元阳,这可不是跟你说笑。”

        “元阳一破,对我修道便有莫大障碍,娘子也不想为夫修行陷入停滞吧?”

        姜离暗闻言微怔,突然便美目含泪,梨花带雨,幽怨说道:

        “夫君为何要如此说?难道夫君就这么厌恶妾身,乃至于避如蛇蝎吗?”

        “我没有避如蛇蝎……”魏东流刚无力地辩解半句,就被扑过来的姜魔女堵住了嘴,滚做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