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从让子弹飞开始 > 第1137章 吃孔雀,了因果
        看着两只吃人的孔雀被这位英勇的少年诛杀,躲得远远地的百姓们纷纷推开宅门,走出藏身所在,来到坑边,看着两个脑袋被砸碎的大孔雀,一个个的泪流满面。

        “天降勇士啊,诛杀妖魔!”百姓们看向陈昭,一个个的跪下磕头。

        有村正、里正跑来,看陈昭打扮,知道他身份高贵,跪倒大呼道:“还请英雄告诉我等姓名,我们落凤坡一带百姓,定然建造生祠,时时贡拜!”

        陈昭身边护卫也从躲藏处出来,那护卫统领唤做江斌,此时立刻高声叫道:“这是我朱紫国太子殿下陈昭,精通骑射,英武不凡,遂有诛杀吃人孔雀之举!”

        “原来是太子殿下,小老儿们有礼了!”

        众人听到是太子殿下大展神威,一个个的又惊又喜,纷纷跪倒磕头,有机灵的大声喊道:“大王万岁!太子千岁!”

        陈昭哈哈大笑:“诸位百姓请起,为民除害,本来就是官府之责,如今本太子代行职责,也算恰逢其时!”

        他顿了顿,大声道:“我朱紫国国土广大,百姓众多,但没有一个是多余的,所以断不能容妖怪欺压荼毒,如今这两个孔雀被我诛杀,看它们年龄幼小,咬起来一定很好吃,正好在这里举办一个孔雀宴,大家将这两只畜生吃掉,这才是报仇雪恨,乡亲们以为如何?”

        朱紫国是西牛贺洲大国,王城周围百姓也算见过世面,但是说到吃肉,却也是一年吃不到几回。

        此时听闻太子殿下要在这里举办孔雀宴,无不欢呼雀跃。

        当下众人一起动手,将两只孔雀从大坑中抬出,一起搬到附近的落凤坡上,

        百姓之中,有的是厨艺出身,当即众人捡起一只孔雀,纷纷拔毛、开肚,洗净,切开,放在大锅中煮。

        至于另一只孔雀,自然要交给太子殿下享用了。

        陈昭哈哈大笑,对手下护卫道:“你们负责拔毛清膛,这烧烤的活,自然要交给我。”

        几个护卫知道太子殿下来了兴致,自然不会阻拦,一切清理之后,陈昭便架起一个火架,开始慢慢烧烤、,

        要知道这孔雀虽然巨大,但是被几根长长的木棍架住,底下也燃起长长的火堆,由陈昭这位神通高手操控,自然轻而易举。

        此时太阳西移,但还未到晚饭之时,陈昭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的烤好孔雀。所以他自如的来回行走,一点点把盐撒到孔雀身上,熬化的孔雀脂涂抹在孔雀身上,烤熟的葱姜蒜的味道飘散,好香,好香。

        陈昭招手叫来护卫,撕下一只大腿,交给江彬:“你们四人随我一年多,将来也会做我的股肱之臣,这只腿分给你们,唯愿你们今后成为我的支柱。”

        他端详着烤好的孔雀,咽着唾液说:“我既为太子,这这孔雀的脖颈就留给我吧。”

        陈昭随手切下孔雀脖颈,又找来几张荷叶,包住孔雀的心肝等,指了指剩下的孔雀肉说:“这孔雀肉如此多,我们也吃不完,剩下的让百姓们吃吧!”

        得到我的许可,早在旁边垂涎欲滴的百姓们哄的一下扑了上来,争先恐后的抢着剩下的孔雀肉。

        护卫统领江彬,和其他三个护卫捧着巨大的孔雀大腿,望着上面最肥美的肌肉,感动的涕泪交加,江彬更是连连谢恩:“我等久随太子殿下,寸功未立,太子却频频加惠于我,今日竟赐我等孔雀身上最美的大腿,太子独自啃食孔雀骨头,如此大恩,此后唯有肝脑涂地,以报太子殿下。”

        其他三人也泪流满面,高声喊着:“此后唯有肝脑涂地,以报太子殿下!”

        陈昭呵呵一笑,仔细的啃着孔雀的脖子,乐在其中,心中道:“朱紫国为西牛贺洲大国,王孙贵族日日山珍海味,竟然不知鸟类那个地方最好吃!哈哈……”

        要知道,飞禽腿上的肉虽然肥美,但那是死肉,而脖子上的肉——那是活动的肉。孔雀脖子虽肉少,但滋味不同一般。

        作为经历数个世界的陈昭,对于吃这一点可谓有所进益,他清楚地记得跟随宫宝森学艺的时候,老爷子给他讲的故事。

        故老相传,奉天男女相亲时要上一盘鱼一盘鸡,看看女方自何处下箸,就可以知道这女子的家世。一般来说,小户人家里长大的女子吃鱼自鱼肚开始,吃鸡自鸡腿开始;大户人家女子吃鱼自鱼头始,吃鸡自胸脯始;但如果女方吃鱼自鱼皮下箸,吃鸡自鸡脖下箸,那这个女子出身非富即贵,娶这样的女子回家需要衡量一下家世,看能否养得起。

        从这个说法可以看出,飞禽的脖子肉是最为鲜美的。

        不过想想也是,这里远离大唐,美食文化自然不如中华精深,所以,这个秘密就留在陈昭心中,让几个护卫感动吧!

        吃完了孔雀肉,告别了百姓,陈昭重新上马,带着护卫重回王城,径直返回东宫。

        刚回东宫,就听司礼监派来一位太监传旨,说国王召见太子。

        陈昭呵呵一笑,道:“我正要面见父王,可喜他便在此时召见。”

        要知道陈昭虽然是以准圣降临这个世界,但毕竟是从母亲肚子中出来的,如同文曲星下凡一样,现在的朱紫国国王和金圣宫娘娘,乃是他在这个世界的亲生父母。

        说起来他穿越数个世界,却还没有受到过父母养育之情,如今他身为太子,颇受国王宠爱,而国王与金圣宫情深,可谓是恩爱和谐的典范,因此出生十七八年来,尤其是恢复准圣意识之后,对父母还是很有感情的。

        一进养心殿,就见朱紫国国王和金圣宫娘娘坐在那里,正开心的聊天,陈昭上前参拜:“孩儿拜见父王、母后。”

        两人见到陈昭,都是喜上心来,连声叫到:“快来坐下。”

        陈昭呵呵一笑,从怀中取出荷叶,打开放在桌上,说道:“父王,母后,孩儿今日出城打猎,没打到老虎,却遇到了两只吃人孔雀,便将它俩诛杀,不敢独享,便取下心肝,给父王母后尝尝。”

        他一边说,一边随口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两人,并无隐瞒。

        事实上隐瞒也没用。

        今天闹得事挺大的,这朱紫国国王不同于其他国主,手中有司礼监、锦衣卫两大特务组织,对于国家的监视倒也用心,想必虽陈昭打猎的几个护卫之中,便有人是锦衣卫出身,随时将太子的动态告知国王。

        说起来也是大国的正常举措,维护王座的必要手段,陈昭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那金圣宫听到陈昭诛杀吃人孔雀妖怪,不由得脸色变得惨白,惊叫道:“我儿,那妖怪这么了得,你竟然敢和他搏斗,可有伤着?”

        国王却皱眉道:“那吃人孔雀到底是何来历?吾儿可查的仔细?”

        他顿了顿,道:“为父年迈,真有妖怪作恶,为父以身相抵就是,只是吾儿年轻,未来可期,只怕这次沾了因果,前景堪忧,严重些,可能招致我朱紫国之危啊!”

        陈昭笑道:“父王不必担心,我朱紫国乃西牛贺洲大国,自有王朝气运相护,岂是区区妖魔鬼怪所能影响?父王,这孔雀心肝,孩儿已经烤制的恰到好处,还请两位一起品尝!”

        “好!好!好!”

        国王和金圣宫听了太子的话语,心中一定,便接过快子,吃起孔雀心肝来。

        “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灵山大雷音寺中,佛祖世尊正在讲解经文,他缓缓而谈,禅音渺渺,一时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妙演大乘教,精微万法全。慢摇麈尾喷珠玉,响振雷霆动九天。在他两侧,或坐或站,或卧或躺,排布着上百个佛门子弟,每一个都是气息沉厚凝重,深沉如海。

        就在此时,旁边以为菩萨突然一声嘶吼,跌下莲台,口中连吐两口鲜血,

        这一下事出突然,连世尊都微微一顿,停止了讲经。

        诸人一起去看去,却见那菩萨着白缯轻衣。头冠、璎珞、耳珰、臂钏,种种庄严,结跏趺坐白莲花上,住慈悲相,但此时口吐鲜血,却是没了一身慈悲,只看见一脸痛楚。

        竟然是佛母孔雀大明王普萨。

        这孔雀大明王菩萨来历非同小可,那混沌分时,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合,万物尽皆生。万物有走兽飞禽,走兽以麒麟为之长,飞禽以凤凰为之长。那凤凰又得交合之气,育生孔雀、大鹏。

        孔雀出世之时最恶,能吃人,四十五里路把人一口吸之。当世佛祖世尊在雪山顶上,修成丈六金身,早被孔雀吸下肚去。世尊欲从他便门而出,恐污真身;是以剖开他嵴背,跨上灵山。欲伤他命,当被诸佛劝解,伤孔雀如伤佛母,故此留他在灵山会上,封他做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

        这孔雀成为菩萨之后,十分畏惧佛祖世尊的雷霆手段,从此便彻底成为世尊的门下,供他驱使,不敢有半分违逆,因此它是世尊的心腹下属之一。

        现在却见孔雀大明王不知为何,竟然口中连吐两口鲜血,世尊开口问道:“孔雀大明王,你为何口吐鲜血?可是生病了?”

        孔雀大明王忙道:“我佛慈悲,弟子正在聆听妙音,不知为何突然胸闷气慌,不由得连吐两口鲜血,求世尊明察。”

        世尊轻轻叹了一口气,闭目片刻,随即微微叹道:“罪孽,罪孽。”

        孔雀大明王见佛祖态度,似乎是自己牵扯什么因果,以至于有此一劫,连忙拜倒在地,躬身问道:“还请佛祖赐告。”

        “你生有一子一女,他们到朱紫国纵恶行凶,连吃数千人,被其国王太子打猎之时发现,遂诛杀于落凤坡前,与数千百姓分而食之,此可谓了解了大因果也。”佛祖一边说一边微微叹息。

        “什么?”

        “竟有此事?”

        “这王太子竟这般嚣张?”

        满殿神佛、菩萨、罗汉顿时大吃一惊,不由得交头接耳,一个个震惊无比。

        要知道佛母孔雀大明王法力不行,但是和他相比的乃是世尊如来。

        他孔雀比不过世尊,乃是理所应当。

        但他毕竟是飞禽之王凤凰的嫡生长女,本领非凡,四五十里路把人一口吸之。她的一子一女亦有这般本事,虽然吃不了四五十里路的人畜,但是一口气吸食几百人还是能做到的。

        两只小孔雀联手,区区一个地方大国,还不是任意纵横,岂料竟然被一个小小的王太子所诛杀,而且竟然还被吃了。

        这台令人震惊了。

        但是更震惊的,却是世尊亲口说出,因果已结。

        要知道因果便是天道,因果已结,便是天道已顺。

        也就是说孔雀大明王的两个孩子,作恶多端,死了活该,被人吃了更是活该。

        可是天道虽然如此,到底那两个孩子是孔雀大明王亲生,岂能就这么按捺下去,忍在心里?而孔雀大明王是佛祖心腹,若在往常,他会无条件的听从佛祖世尊的安排,但是现在母子连心,悲痛交加,在加上孔雀大明王可没有成佛,没有大觉悟,大圆满,怎能按捺得住?

        她当即跪在莲花中,连连磕头,眼含热泪,大声哭道:“求佛祖慈悲,求佛祖慈悲,求佛祖慈悲。”

        “孔雀!”世尊一声断喝,止住了孔雀大明王的苦求。

        要知道世尊一向谦和,即使在雷音寺中与属下说话,也称呼其职称,极少直接呼其本相。

        往常世尊称呼众人为:“文殊菩萨”、“降龙罗汉”、“惠岸尊者”。

        但现在世尊直接称呼大明王为“孔雀”,摆明了佛祖已经生气。

        所以孔雀大明王顿时身体一颤,不敢再说。

        世尊看了几眼孔雀大明王,眼神当中流露出一丝怜悯,缓缓开口道:“朱紫国太子陈昭,身有大气运,日后成为国王,后成皇帝,然二十年后,会有一劫。”

        “二十年后,会有一劫?”

        众人一怔,俱都点头。

        孔雀大明王也叹了一口气,不敢再行胡闹之举。

        这一日世尊讲经完毕,返回禅房,殿中各位僧侣也返回各自道场,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也低声叹了一口气,径直回到自己居所。

        他的居所十分简单,只有一个蒲团,墙上挂着世尊如来的画像,孔雀大明王也不吃饭,也不沉思,只是跪在蒲团上,面向佛祖画像双手合十,一声不语。

        “善哉!善哉!佛母菩萨,斯人已去,你当节哀顺变。”门外响起了观世音菩萨的声音。

        孔雀大明王微微一怔,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却见观世音骑着一头金毛犼,也不下来,对孔雀大明王合十一拜。

        “贫僧奉佛祖法旨,前来劝慰佛母,节哀顺变。”

        观世音口中澹澹的说道。

        你来劝慰就劝慰吧,却不进屋,骑着一头金毛犼,这是作甚?

        往常只见你坐莲台,御风而行,从没见你骑着一个坐骑啊?

        但孔雀大明王只是一顿,微微叹道:“虽是悲剧,却怪我平时没有教好,以至于有今日之祸,我当深深忏悔。”

        “佛母能够忏悔,这真是极好的。不过冤有头债有主,朱紫国太子陈昭如此残暴,日后必遭横祸。”观世音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拍着胯下金毛犼的脑袋。

        “罢了罢了,二十年后他有劫难在身,教他拆凤三年,身耽啾疾。王位王气俱都传于太子罢。”孔雀大明王缓缓说道,却是看也不看那头金毛犼。

        别的也就罢了,若是二十年后,陈昭将王位和王气传给太子,那么他就是一个失去王位的普通老人,孔雀大明王随便一根手指头,想必就能解决了这个凡人的性命!

        ……

        却说朱紫国这边,一大早起来,陈昭穿戴一新,便向皇宫五凤楼而去。

        原来朱紫国的朝会,每日在五凤楼举行。

        众臣表过事宜之后,陈昭踏步向前,大声道:“臣陈昭有事奏报。”

        “哦,太子朝会之时一向默声不言,今日有何话要说?”朱紫国国王心中一喜,连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