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俟略作沉默。

        谢平芜身周的劫雷终于停了下来,她的修为霎时间离飞升只有半步之遥。故里荒原的雾霾慢慢散去,发光的小生物们朝着谢平芜涌来,汇入她体内。

        她站起身,抚过春温的剑身,“好久不见啊。”

        春温嗡嗡震颤,出鞘朝着谢平芜飞来,环在她身周绕了好几圈。记忆中雪亮的剑身,至今仍然带着锈斑,灵气几乎耗尽,除了她再也没有人能察觉到它曾是世上唯一的一把神剑。

        明帘死后,春温藏身剑冢五千年,再也没有找新的主人。

        谢平芜双手结印,洗去春温上的锈斑,将春温收入腰间。她弯下腰,伸手想要握住池俟的手,但少年先她一步,眨眼间消失在她跟前。

        魔气带起狂风,彻底吹散乌云。

        开阔的故里荒原外,无数魔族随着雨魔聚过来,匍匐在池俟脚下。少年玄衣染血,乌黑的发丝拂过额角,他跃上赤翎玄雕的背上,回头朝着谢平芜看了一眼。

        谢平芜一愣,后者手中魔气化为利刃。

        天空劫雷轰鸣,天道警告于他。与此同时,华胥境各处天崩地裂,如五千年前那场洪水一般,翻天覆地的灾难爆发出来。

        赤翎玄雕张开羽翼,冲天而起。

        无数魔族折颈,鲜血流了满地。池俟腾空而去,高束起来的长发散开,口中鲜血渗出,令人骇然的魔气朝着天空中最大的一道劫雷劈去!

        他在挑衅天道!

        谢平芜毫不犹豫,御剑朝着池俟的方向而去。但下头追来的谢凛一挥手,被他以傀儡符控制的谢家人列成阵法,竟然想要困住谢平芜。

        春温嗡鸣,谢平芜持剑指向谢凛。

        真正的“持剑问苍生”,在觉醒了明帘力量的躯体内,显得格外轻而易举。几乎只是眨眼之间,磅礴的剑意冲天而起,摧枯拉朽般摧毁掉阵法。

        明亮的剑光化为一束,在后赶来的仙盟众人眼前。

        轻而易举,地刺破谢凛额心。

        半步飞升的谢凛,跪趴在地上,身体源源不断地渗出鲜血。他想挣扎一下,至少取出自己的本能法器,再挣扎一下,哪怕找到一个破绽都是好的。

        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甚至连心念,都轻而易举地被面前的谢平芜读懂。

        “你想召出朱砂笔?”谢平芜朝着他走过去,伸手握住那支珍贵的仙器,眨眼间朱砂笔化为齑粉,“这样杀了你,未免仁慈。”

        她从前以为,自己恐惧仇恨谢凛,是原主残留的情绪。

        但如今她知道了,谢平芜和谢珈都是她。

        谢凛瞳孔发散,面色恐惧得发白,竭力让自己不去想。但来不及,他所想的,所恐惧的在转瞬间已经被谢平芜读懂了。

        “你将我灵根毁损,关在水牢数年。”谢平芜微微含笑,“你不是想成仙吗?我废掉你的灵根,改写你的命格,让你囚在水牢永生,受世人辱骂如何?”

        在谢凛要自爆神魂之前,谢平芜先一步,亲手拿春温剖开他的灵根。

        一寸一寸,一丝一缕碾碎。

        鲜血流了满地,谢凛伏在地上抽搐,疼得滚了满身污泥。不远处观望的谢家族人对视一眼,小心翼翼走上前,“我们……”

        谢平芜颔首,“你们的报应,已经到了,我不讨债了。”

        言毕,她松开手。

        不再看谢凛,反而看了一眼这些人,“谢凛该如何处置,你们帮我吧,待我回来时,我会将他囚在水牢里。”

        谢家族人蜂拥而上,是谢凛亲手毁掉了谢家世代得以修炼的灵脉,导致他们再也无法拥有家族的资源庇护,此后只能寄人篱下,或是风餐露宿的散修。

        他们恨不得扒了谢凛的皮,吃了谢凛的肉。

        谢平芜没有再浪费时间,她不知道池俟要做什么。就算他现在是半神,也经不起直接和天道对着干,当初她都在冥冥之中低了头。

        她朝着外面走,但仙盟众人跪了一地。

        神剑对剑修的威压,与生俱来。而神女对凡人的压制,更是从灵魂深处令人战栗。不止是长青宗邱寰宇一众人,三宗五派六世家的长老和精锐,全都本能跪拜。

        他们看向谢平芜的目光,充满敬仰和尊敬。

        这可是这世上唯一的神!

        五千年前,以身殉道的神女明帘!!

        仙盟中不少人都对谢平芜存着复杂的心思,谢凛能窃取她的气运,为什么他们不能?谢平芜又和魔神纠缠在一起,还得罪了极南域里各家隐藏的势力,他们尽可以也夺走谢平芜。

        这样好的天赋和气运,无论是谁,心中都不免生出贪欲。

        但谢平芜是明帘,那这些隐秘的心思,就如被一盆冷水彻底浇得再也不剩下了。魔神瞿奚归位了,眼看着第二道天劫即将降下,这时候能求的人只有神女明帘了!

        “神女,求您救救华胥境啊!”

        “五千年了,神女现世,定然是为了庇佑我等才回来的吧?”

        “念在昔日的同门情分,神女可有什么拦住天劫的法子,我等定然尽心竭力。”

        “阿芜,你……”

        谢平芜哑然,哪怕已经过了五千年,这天道不还是……但在记忆中,谢平芜已经见到上一次天劫,凡人得知明帘的神力和血肉可以帮助他们之后,这些人何等疯狂。

        她到嘴边的话还是沉默下来,她要再死一次吗?

        池俟将自己的心挖出来,分一块给她,她如今通晓七情六欲,实在做不到再被舍弃过一次,又博爱苍生地去为这些人献身。

        谢平芜不说话,她想去找池俟。

        但她知道,这个时候,在所有人眼里她是有创世之力的明帘,必须得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谢平芜看向沉默的鲁沉,又看向难掩激动的邱寰宇和沈丛云。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各家的长老,这些人有些围剿过池俟和她,但也有些人曾在讨伐谢凛帮了她。

        她不知道如何抉择。

        人群后忽然响起几声吵闹,一道剑光划破夜空。

        少年清亮的嗓音响起来,在低沉的人群中,显得尤为清晰有活力。

        “阿芜,我们和你一起拯救世界啊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