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锤矮人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艾妮娅夫人
        如果是一般耗子,发现难缠的对手忽然撤退偷着乐还来不及。但摩斯氏族的葛诺多尔大老不在此列,凭着对安德格朗氏族的了解,它知道这群死硬的胡子玩意儿绝对会再次回来。

        要是真让贝勒加-铁锤再从别的地方积攒了更多的实力,那它的麻烦可就更大了。因此它在艾辛氏族借故推脱不接单的情况下自己组织探子,终于找到了贝勒加的踪迹。

        在斯卡文魔鼠帝国里,氏族的老大往往不是由最能打的来担任。斯诺里也是穿越之后靠着查阅资料才知道游戏里五个鼠人派系的传奇领主都并非十三议会成员。

        这大概是因为鼠人强者的实力受种族天赋上限压制,相较于其他种族没那么突出。同时它们的数目实在是太多了,能否高效的调动大部队比个人武勇来得更重要。

        “这,这么远?”

        奎克借着昏暗的烛火阅读着桌上的地图,它发现想要赶到贝勒加的位置需要穿过半个恶地。那些蘑孤玩意儿摩斯氏族最锋利的爪子不怕,但它的爪团会遭到不小的损失。

        “yes,yes,那石头,石头脑袋,不知怎么开了窍。”葛诺多尔蜷缩在椅子里,它对艾辛氏族的反常做法隐有预料,但这种情况下更得把安德格朗氏族彻底解决才能放开手脚对付盘踞要塞上层的邪月绿皮。

        “我需要,需要很多崽子。”

        奎克扭动着自己的爪子,它喜欢暴力,但不是纯粹的莽夫。它和贝勒加交过手,知道那家伙及其身边一群铁罐头有多么坚韧。当他们结成盾阵,哪怕是挥舞着长戟的精锐都难以下爪。

        “你,你只有你的本部。但,但跛峰那边,可以带着,带着我的手令去统合它们。”

        葛诺多尔摇了摇头,摩斯氏族不缺人手,可长距离作战粮草是个很大的问题。鼠人新陈代谢太快了,一但陷入粮食短缺会很快失去战斗力。

        “它们,它们在摩斯氏族面前,都是,都是些乳臭未干的崽子!”奎克骂了一句,它不信任那些小氏族的战斗力,也对自己的氏族有绝对的骄傲。

        “这,这是命令!”葛诺多尔眯起了自己的鼠目,这对眼珠不因寿数而浑浊。奎克高大的身躯抖了抖,它回想起了自己曾接受过的那些残酷的训练与惩罚。

        “yes,yes!”

        在克拉德罗门,斯诺里举行完了祭礼,他看着痊愈的伤员和清爽的要塞,面带微笑接受族人们的欢呼与祈祷。

        “勇士们,同胞们,在先祖诸神的指引下,生活自会越来越好!现在让我们一边享受甘醇的美酒,一边感谢她们的恩典吧。”

        随着他的话音,卫队将一桶桶美酒送了进来,斯诺里走下台去准备和族人们一起乐一乐来缓解长途跋涉的劳顿。他还要在这里盘桓数日,正事明天再谈不迟。

        “尊敬的先祖共选,我家小姐有些私事想跟您谈谈,不知您是否有暇呢?”第一杯才酒刚见底,一个眼中略闪精光的族人借着敬酒凑到了他的耳边。

        斯诺里微微愣神,他想不起这地方还有哪位小姐。似乎看出了他的迟疑,来者一撩罩袍,露出了下面闪着金光的黄铜护甲。

        “卡拉克-依左!”

        斯诺里想起了在荒芜堡并肩作战过的那群黄铜守卫。“带路吧。”

        克拉德罗门全盛时期也不过是一个据点的规模,现在修葺后投入使用的部分并不太大,上了一层楼,拐了两个弯后斯诺里就来到了由几个黄铜守卫把守的房门前。

        “感谢您赏光,我是贝勒加的妻子,您叫我艾妮亚就行。”一个年轻的女性矮人向他行了一礼,似乎是为了匹配简陋的环境,她衣着相对朴素,仅靠几件饰品来彰显身份。

        “夫人想见我,有什么要事?”一杯啤酒对现在的南地之王来说算不得什么事了,他的活跃的思维快速作着预判。斯诺里听说过她的事,这位是铜山堡之主拉各斯的二女儿。

        “首先是想向您表达感谢,没有您的指引就没有这儿欣欣向荣的现状。贝勒加脾气执拗,若是言语间有得罪的地方还请您担待。”艾妮亚夫人性格和她强势的姐姐截然不同。

        “不敢当,我也只是转达她们的意思罢了。”斯诺里挑了挑眉毛,不咸不澹地来了一句。

        “是么?您说是也就是吧。”艾妮亚嫣然一笑,明显并不相信。矮人贵女花在祭祀祈祷上的时间往往多于丈夫,始终得不到回应难免会做出某些推断。

        “嗯,再就是我母家那边的事情。家父虽曾和令尊有些竞争,但对您是万分敬重,信服的。”

        “明白了。”斯诺里点了点头,这算是谈话的干货了,看起来他各方面的成就消灭了旧世界最后一点杂音。

        “我们姐妹三人,大姐和我都远嫁了,按父亲的意思是想给小妹招赘,好让铜山堡有人继承。”斯诺里正待起身,艾妮亚却还没说完。

        “但我那小妹向来仰慕您这样的英雄人物,几个人选都未入她的眼,不知您对卡拉克-依左可有想法?”女矮人话未说完,斯诺里脸色已经沉了下来。

        “夫人,你这未免。

        。”

        “别人自然是入赘,但若是您的话,只要留一个男孩来继承我母族的宗庙即可。”艾妮亚赶紧补充了一句。

        “容我考虑考虑。”

        斯诺里取过茶杯一饮而尽。他的确觉得自己该思考一下了,别人不提,就连身边的巴林都已经定亲了。

        当时在永恒之峰索尔格林上来就否掉了这位铜山堡的公主,但怎料她的嫁妆如此优厚呢?卡拉克-依左的富庶是拉各斯领主敢于和索尔格林竞争的底气。

        这座城塞独占穹顶山脉,有大量的人口和较为安全的周遭环境,影响力辐射边境亲王领和提利尔联邦,甚至到了进攻魔鼠废都的时候她都是个关键的支点。

        斯诺里又盯着对面的女士,试图从她脸上读出些什么来。或许促使她这样做的还有自己氏族与贝勒加那个表妹的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