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 第四百八十一章李朝生:为将帅者岂可不贪
        深夜,蓝田县尊书房。

        李朝生难得加了一回班,作为蓝田一把手,虽然李朝生的工作安排的很满,可是李朝生却严格遵循每天八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虽然他没有双休这个说法,但是不加班是李朝生的最后倔强。

        李朝生现在开始逐步的放权,一些小事,完全可以交给各部部长来处理,实在拿不定主意了,李朝生才会出手,李朝生才不想把自己变成朱重八或者雍正那样的劳模的皇帝。

        一个劳模皇帝并不是一件好事,其只能代表这个皇帝有极强的掌控欲,任何事都不想假借他人之手,任何事都要亲力亲为。

        这就好像是某些公司的大老板,这些大老板的一个通病就是不舍得放权,公司哪怕买一卷手纸,他都要过问一下,然后才给报销。

        这样的老板不能说不好,只能说格局不够大,若是一个小企业,企业就几个人,那么这种事过问一下无可厚非,可是若是一个庞大的集团,一个集团几百人,甚至上千人,这样的老板还事事亲力亲为,那只能说这个老板天生劳碌命。

        就好像老朱同学,借着胡惟庸的由头把丞相这个制度给废了,从此三省六部的工作他一个人来完成,那真是事事亲力亲为,劳模中的劳模啊。

        然后他儿子朱棣还行,身子骨硬朗,也能完成他老爹一多半的工作量,再然后老朱家皇帝的身体是一代不如一代,没办法,内阁这个代替丞相的组织就诞生了,到头来皇帝还是不能单独掌权。

        雍正也差不多是这个情况,继位之后,老八还有几个王爷的党羽遍布朝堂,他也是没啥人可以用了,只能一点点换血,这都是被逼无奈的啊。

        因此这两个劳模皇帝,李朝生并不引以为戒榜样,当领导的要适当放权,不然手下永远历练不出来。

        李朝生就在逐步放权,很多政治上,民生上的事情,李朝生都愿意让政治部这些人自己研究处理,而李朝生则是牢牢的把握着军事。

        伟人告诉我们,枪杆子里出政权,只要蓝田军队百分百效忠李朝生,其他的人想要动摇李朝生的地位,那就是扯淡。

        军权是绝对不能放的,而这些天让李朝生加班的原因也很简单,主要是两部分,第一鞑子入寇,在山东那边祸祸老百姓,卢象升带着孙传庭,两个人领着兵马玩命的堵窟窿眼,而杨嗣昌与高起潜作壁上观,那边简直就是一锅浆糊。

        若不是李朝生及时支援了卢象升大批火器,让卢象升军队的战斗力直线上升,现在估计山东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这是其一,其二是李自成,这位大明最牛快递员还是不安分啊,在山西悄悄集结人马,现在竟然在缓缓的向河南地区渗透,而且根据线报说,今年河南的雨水格外的多,恐怕到了汛期黄河会不安生。

        不得不说李自成不愧是推翻了大明的快递员,鼻子就是灵敏,这边知道今年雨水多,立刻就察觉河南今年可能会发水灾,而现在的大明内忧外患,河南发水灾他们肯定没办法救灾,没办法救灾,灾民就多了,而有了灾民,李自成就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想到这里李朝生笑道,这就是个游轮上的耗子,总是比别人提前察觉游轮要沉啊。

        等等,这句话有问题啊,耗子比人提前察觉游轮要沉,那有没有可能,这游轮就是耗子弄沉的呢?

        李朝生想着,感觉这可能不小。

        就在李朝生胡思乱想的时候,谷子从外面进来道:“县尊,嫂子让人给你捎来的排骨汤,听说你晚上没吃饭,怕您饿着。”

        李朝生听了这话搓了搓手道:“哦,还是你嫂子知道疼人啊,我还正饿着呢。”

        李朝生说着,拿过食盒,打开食盒,拿出一大碗排骨汤,里面还有两个白面膜,李朝生看着谷子道:“你吃了吗?

        谷子笑道:“刚在食堂垫吧一口,对了,这里有几封情报,县尊,您现在要过目一下吗?”

        李朝生听了这话道:“哦,什么情报?”

        谷子道:“县尊你先喝着,我给你念一下。”

        李朝生闻言点点头,喝着汤听着谷子的情报:“这个是山东的情报处发来的情报,说山东遭受鞑子袭击,百姓死伤惨重,而朝廷却不作为,更有朝廷兵卒,抢劫老百姓的事情发生。”

        李朝生闻言微微皱眉道:“谁的兵?”

        听了这话谷子道:“杨嗣昌麾下的兵,卢象升的兵管得很严格。”

        李朝生没说话,只是咬了一口白面馍,目光变得很阴森,紧跟着谷子又道:“这一封是卢象升的情报,卢象升说,他们一军在山东抵抗鞑子十分艰苦,火器消耗严重,希望县尊可以支援他们一批武器。”

        李朝生闻言微微皱眉道:“咱们的武器装备也不是凭空产生的,凭什么白白支援他们啊?”

        谷子道:“情报里还说了,卢象升的信使对咱们的情报员说,不白拿咱们的武器装备,算他卢象升借咱们蓝田的,武器到了,他卢象升愿意打欠条。”

        听了这话李朝生喝了口汤,想了想道:“唉~卢象升也不容易,一群猪队友,就他跟孙传庭是真心抗击鞑子,这样让兵工厂加紧生产,再支援卢象升三千枚手榴弹,一万斤火药。”

        “是。”

        谷子立刻开口说道,听了这话李朝生突然再次开口道:“对了,别忘了让卢象升签借条。”

        谷子听了这话道:“县尊,卢象升为了集军资,搞得自己家徒四壁的,那里还有钱给咱们啊,签了借条也是白签。”

        李朝生听了这话看了看谷子道:“卢象升是有本事的人,将来就算他还不上,我就要他这个人就行了,要是他真的答应了,将来用这借条谈条件也好谈,再说直白点,咱们就不能做赔本的买卖。”

        李朝生这话说完谷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而李朝生则继续喝着排骨汤。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报告。”

        一声报告惊动了喝汤的李朝生,李朝生看着门口道:“进来。”

        这时门一开是一个亲卫,亲卫手里拿着一份情报道:“这是刚从喜峰口前线发来的情报。”

        李朝生听了这话道:“哦,快,拿给我看看。”

        李朝生连漂亮媳妇儿做的汤都不喝了,这时直接站起来接过情报,上下认真看了一遍,陷入了沉思。

        情报是李朝虎发来的,署名却是李朝虎,王贵祥,李定国,这明显是三个人商量之后,发来的情报。

        情报内容大约是汇报了一下前线战场的情况,此一战,蓝田一共投入兵力约一万余人,战死将近两千五百七十二人,其中伤亡最惨烈的王贵祥骑兵旅,死了将近两千人,而李定国部也死了将近五百人,伤亡过半。

        但是收获的战果也是颇丰的,这次战斗消灭鞑子一共将近一万余人,其中还有一个满清第一巴图鲁鳌拜。

        鳌拜的战死是李朝生没想到的,毕竟这位仁兄在未来的历史上也是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若是没有他,康熙的亲政会不会更轻松一些。

        不过想了想李朝生笑了,康熙还亲个屁政啊,有自己在,鞑子就别想入主中原,既然连中原都入住不了,那还说什么亲政不亲政的啊。

        所以死一个鳌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李朝生想着看收获,本次战斗缴获最多的战马,本次缴获战马将近五千匹,其中四千匹是可以直接入伍送给骑兵当训练马的,还有一千多匹伤马,其中若是优秀马种的可以留在归化城配马。

        若是品种差一些的,就直接拉到民间贩卖,种种地,拉拉马车还是能做到的,就是不要浪费。

        除了这些战马之外,就是大量的武器铠甲,这些可都是上好的铁料,而且一些战甲做工还是很好的,可以留下来一部分当成文武或者摆件用来欣赏,至于其他的可以直接送到炼钢厂回炉,直接变成蓝田的枪炮子弹。

        这些都是好东西不能浪费,唯一可惜的是这次战争并没有缴获粮草辎重,老阿吉这厮行动很快,做事也狠辣,那囤积了大量满清后勤的营地,他说烧就给烧了,下手是相当的狠毒啊。

        不过那片营地也不是没有收获,在烧完了之后,李定国在里面发现了不少没有融化的金银,算是发了笔小财,目前这笔钱全部登记在案,会直接送到蓝田入库充公。

        当然了,李朝生也不能白让这些人忙活,到时候会发一笔银元给立功的士兵的,这些金银在蓝田是不能直接购买商品的,必须换成蓝田银元才可以。

        这些就是情报上汇报的主要情况,李朝生看了之后,还是很满意这次战果的,大笔一挥,给将士们记功,牺牲的士兵该安抚要给与安抚。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在情报上,李朝虎三个人,希望李定国可以带领两千士兵留在喜峰口,等待鞑子撤退的时候,咬鞑子一口,不求歼灭鞑子,只要把鞑子幸苦抢来的财货,留下来一部分,充足他们的这次军费,他们就满足了。

        李朝生看着上面的话,笑了,这三个家伙还真是贪得无厌啊,他们把鞑子当成什么了,他们的提款机吗?

        还想咬鞑子一口,把这次出征的军费挣回来,还挺有想法的。

        李朝生想了想,笑了。

        谷子看李朝生笑了,便问道:“县尊你笑什么?”

        李朝生把军报递给谷子,谷子看了一眼也笑了:“县尊以为如何?”

        李朝生缓缓坐下道:“他们很贪啊。”

        听了这话谷子没说话,看着李朝生,李朝生紧跟着笑道:“不过我喜欢,为人不可贪,但是为一军将帅,却不能不贪,将帅不贪无万里河山,臣公不贪无百姓之安居乐业,君王不贪,无万世太平。”

        听了这话谷子笑道:“县尊,当官的贪可够你受得了。”

        “去,就知道跟我贫嘴,我说的贪,是贪污腐败吗?我说的是大贪。”

        谷子笑道:“是是,县尊说的是。”

        李朝生白了谷子一眼,紧跟着对谷子道:“通知军事参谋部,立刻来县衙开会,进行军事推演,明日早晨我需要一份详细的计划。”

        “是。”

        谷子应了一声,紧跟着立刻派兵去通知军事部的参谋们,看来今夜这些军事参谋需要幸苦一夜了。

        李朝生这时伸了个懒腰对谷子道:“回去通知你们嫂子一声,就说今天我在县衙对付一宿,就不回去住了。”

        “啊,县尊,这里有军事部的参谋就够了,您不必陪着熬夜。”

        谷子看着李朝生说道,李朝生听了这话哈哈笑道:“那可不行,我是蓝田军事主官,我要为蓝田的所有军事行动负责,今夜的会议是我要开的,我走了,让其他参谋熬夜不合适,对了谷子,你通知食堂,晚上准备些宵夜,大家伙饿了好对付一口。”

        “是。”

        谷子听了这话立刻前去通知,李朝生拿着本子向军事会议室走去,很快蓝田的一众高级参谋全部来到了军事会议部。

        “县尊。”

        众人对李朝生敬礼,李朝生点点头道:“各位,坐,今日咱们要进行军事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大家已经知道了,下面我来主持会议,你们负责推演,争取明日早晨,拿出一份方案,传到前线,给前线的将士们,一份安全可靠,成功率高的方案,下面开始吧,谷子倒茶。”

        李朝生一声说完,立刻谷子把提前泡好的浓茶给众人端过去,众人看到这浓茶就知道要熬大夜了,不过看看李朝生也在,众人也就没有怨言了,县尊都陪着自己,自己还有什么怨言啊。

        想着整个会议室开始了激烈的讨论,推演,蓝田的大型军事行动都是需要推演的,李朝生则是作为裁判,听着众人的意见。

        溜溜熬了一夜,次日清晨众人顶着个熊猫眼看着李朝生,李朝生这时道:“谷子,给前线发电报,允许李定国带领两千人埋伏喜峰口,择机而动,所需人员他可在李朝虎师与王贵祥骑兵中任意挑选。”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