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 第三十二章 妖怪樱(神绮小姐在憋大招)
        “要不……向映姬求助怎么样?她本身就是阎魔,应该不用担心那份操纵死亡的能力,可以直接把树搬走。”

        顾墨皱着眉头,提出这么一个建议来。

        映姬的全名是四季映姬·亚玛萨那度,被他戏称为阎萝王的某位裁判长,四季映姬是真正的名字,亚玛萨那度是阎魔之中的官职名,貌似是相对于此岸而言,属于彼岸那边的七奇特习俗。

        ——阎魔十王的名字里基本都要带有担任的地狱部门的名称。

        ——委实是理解不来的公司文化,大概是属于死后世界的特色。

        因为本来就是负责妖怪之山下方的地狱辖区的阎萝王,这些年来,顾墨自然也不可避免的和她打过交道,也算是比较熟悉的关系了……倒不如说,熟悉得有点过头了,可以说是经常被找上门的程度。

        “这个不行,她肯定不会答应的,阎魔最多只能够劝诫生者,却绝对不会真正干涉生者的世界……”

        八云紫略一思忖,还是摇了摇头。

        生者的归生者,死后世界的归死后世界,绝对不能逾越,绝对不能过界,这是此岸与彼岸之间的规则铁律,不能够有任何的含糊与混淆。阎魔不会带头破坏这个规则的,无论怎么样也好,死后世界的手不能够伸到阳间去。

        她们只能够对死后的事情,进行厘清与审判,却不能够主动干涉生者世界的事情。

        即使是出于好心,出于怜悯,出于善意,反正怎么样都好,看似是正当化的理由,未尝不是开了一个坏头。

        “小善如大恶,大善似无情……”顾墨大概也明白这个道理,歪着头思考着。

        “没错,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所以你还是别抱着这样的想法了。”

        八云紫轻描淡写的说道,同时眼神古怪的打量了他一眼:“就像是她经常找上你,不是因为和你关系好,而是她本来就是这个性格,会在休假时候去告诫那些将要被判入地狱的人,但也只是在劝诫,不会有提前把你带走的想法……”

        “真是……好有说服力。”

        顾墨的嘴角扯了扯,同时据理力争起来:“不过等等,我为什么要进地狱啊,我觉得这个判断就很不科学……”

        他能够有什么罪业呢,明明没有做过什么啊,为什么会被列为要下地狱的罪人,甚至罪业深重到每次阎萝王休假的时候,首先第一个都要来找他谈话?

        “这个我怎么知道,不过都是下地狱的事情了,你就别讲什么科学不科学的了……”八云紫感到有些好笑,她展开折扇遮住脸庞,用那双好似会说话的眼眸注视着他,“况且我们这些人,有几个是不用下地狱的呢,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

        “咦,不用担心吗?”

        “当然不用,不要死就行了……”妖怪少女认真说道。

        “……”

        “……”

        “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但是我觉得好像也有哪里不太对劲。”顾墨把手放到嘴边认真考虑着,这个答案是不是过于强大了一些?而且话说回来,这是不是也是自己曾经和紫开玩笑的时候,所说过的话语。

        这个仿佛一如初见时的奇异少女的大妖怪……

        怎么说呢,真的是非常的「妖」。

        暂时也只有这么一个形容词,他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不知不觉中和她对话起来似乎已经毫无隔阂了。在某些时候,八云紫的遣词造句甚至总让他觉得,她就像是来自和自己同一个时代的人。

        他摇了摇头,然后又思索了一下:“那就没办法了,我们要不要试试直接将那座山搬开,连树带地皮一起挪走……再或者干脆冒点风险,直接伐了它?”

        叫上那两位鬼王之中的任意一位,都能够轻松将那座矮山扛走,又或者是他自己,同样也有着移山之术傍身,只要法力足够就全然没有问题。眼下也该是做个决断的时候了,等到那玩意儿成长起来的话,怕是会麻烦很多。

        “也许是需要冒点险,那棵树真的太危险了……”

        似是仔细思索了半晌,八云紫轻轻点头,眼底深处也不由得闪过一抹忌惮。

        掌握操纵死亡的力量,若是在一个彻底的疯狂妖魔手中,让它寻着生灵就大开杀戒的话,那无疑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就连她都感觉到了威胁,眼下既然已经事先察觉到了问题,自然需要趁早做些什么了。

        “要不要多叫点人?”

        顾墨觉得阵容可以再豪华一些,这么出谋划策着。

        “你是说神绮?也可以啊。”妖怪少女随口的问道,语气好像完全不关心答案般。

        “……”

        “……”

        不过却是短暂的沉默,这令她稍微有些讶异的望向了对面的仙人。

        “这个可能暂时没办法,因为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神绮根本不见我,还差点儿不肯让我进魔界去……”顾墨叹了口气,也是有些发愁的托着下巴,眼神看向了窗户外面变换着的景色。

        窗外正好显示着一片烟波浩渺。

        似乎是在什么静谧如镜,风景优美的大湖之上,一艘孤零零的小船在上面泛舟。

        不过景色下一刻就切换,变成了白雪皑皑,终年积雪的玉峰,能够听到外面隐隐的寒风呼啸声传来,一切都是随机的显示。

        “唔?你们是怎么了?最近发生什么矛盾了吗?”八云紫也是轻轻挑眉,突然就对本来不太关心的答案来了兴趣。

        “应该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没有闹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顾墨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然后很是笃定的用力摇摇头,他确信最近都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至少在神绮小姐突然躲着自己之前,都没有发生什么。

        尤其在那次之后,银发少女尽管失落了一段时间,不过很快就重新振奋了起来,并且如自己所料一般的,她不再纠结什么同族不同族的事情了,大概是重新调整了心态,变得一如之前那样。

        积极,开朗,而又乐观。

        这正是他乐于看见的结果——“我们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以后也会一直都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

        直到最近,神绮小姐突然开始躲着不见他,这令他稍稍有些担心。

        不过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一直都很正常来着。

        “对了,梦子倒是和我透露了一些,可能是她最近又有什么突发奇想,所以藏起来自己捣鼓,生怕让我提前知道了……”

        又想了想,顾墨补充了这么一句。

        梦子是神绮创造的魔界子民,也是魔界女仆,似乎是银发少女专门要和他曾经的超人级女仆针锋相对的成果……等等,这么想一想的话,那位魔神少女的孩子气貌似就可以解释一切了。

        这本来就是她的性格。

        搞不好也是在和自己较劲,在某些方面有了莫名的胜负欲,但是又担心自己这一次的作品同样会失败,为了防止丢脸,在掷出大成功或者彻底放弃之前,她大概都不会让自己知道她在干什么吧。

        ——就像是梦子的出现一样……

        ——这一次估计也是又有了什么新的想法……

        “唔,说得也有道理。”

        八云紫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仔细想了想,也觉得这还真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了,以神绮小姐的性格来看,确实是会做出这种孩子气举动的人。

        况且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对吧……”看见妖怪少女也对此深以为然,认同自己的揣测,顾墨也是无奈的摇头笑着。

        “那看来暂时是联系不上这位了,那看看能不能叫上其他人吧……对了,直接叫上风见幽香怎么样?”

        发现居然不是这个家伙翻船,八云紫迅速对刚才的话题失去兴趣,以一副很是自然的语气口吻,将话题的方向重新拉了回来。既然是要去对付很有可能是第二个风见幽香的麻烦存在,那么干脆将第一个风见幽香拉过去怎么样?

        “好主意,那就拜托紫你去联系一下风见小姐吧……”

        “……”

        “……”

        奇怪的安静。

        妖怪少女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移开视线:“你在说什么傻话呢,你觉得,我去叫那个女人的话,不会起到反作用吗?”

        互相看不顺眼这么久了,即使谈不上有什么仇怨,但是针锋相对就没停下来过,每年都至少要打上一架才行。

        总之,就是两个互相不太对头的人,很难心平气和的坐在一块交谈正事,而且很有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即使风见幽香很有兴趣,但是大概也不想表现得自己会按照八云紫的“安排”来行事,估计是没有太大指望。除非是八云紫那边表现出诚意,能够放低一些姿态,只不过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做?

        下意识的瞥了对面的那家伙一眼,妖怪少女在心中轻哼一声,也就是当初为了这个家伙,她主动找上门去谈判一次,让步了一次……

        “那就没办法了,我们自己先看看能不能搞定这件事情吧……”顾墨叹了口气,有些头疼的说道,“妖怪之山的那几位不太靠谱,茨木前些年又离开妖怪山修仙去了,感觉找不到好的队友……”

        茨木是鬼王之一。

        一个比起其他鬼来说,简直就是清流一般的鬼,或者应该说和整个妖怪之山上的画风都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

        不过大概就是因为太过于清流了,结果就在前段时间离开了妖怪之山,准备转职仙人去了,目前行踪飘忽不定。而失去这么一个给力的队友,顾墨也不是太想找剩下的那两个天狗或者两个大鬼。

        总感觉和冷静认真的茨木对比起来……

        微妙的有种不想要她们的感觉,就是很嫌弃,觉得这种队友肯定会掉链子的。

        “喂,你别装傻,我的意思是我不适合去见那个花妖,但是你总该可以去问一问她吧。”八云紫有些不满的用扇子敲了敲桌子。

        “这个,我可能也不太合适……”

        顾墨腼腆的笑了笑,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就在前些天,我们刚刚打了一架,风见小姐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嗯?”八云紫微微一愣。“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等等,那个花妖怎么会因为战斗的事情而生气,你干了什么?”

        …………

        ……

        “小姐,我们别站在外面了……”

        “风有些大,我们回去吧……”

        “对了,小姐,听说京都里的那位辉夜姬,最近给求婚者们出了五道难题呢……”

        侍女们在身旁唧唧喳喳的说着,努力的想要引起她们侍奉的大小姐的兴趣,然而穿着华丽的美丽少女似乎对此充耳不闻,只是站在庭院的长廊上,呆呆的看着院子里的那棵巨大的樱花树。

        花期未到,没有开花。

        实际上,即使花期到了,它也从来不会开花。

        西行寺家的人从来未曾见过这棵西行樱开花的时候,最接近的一次还是在十多年前……不过那一年,父亲永眠在樱花树下,最终西行樱依旧是没有开花,似乎是父亲的死阻止了它的绽放。

        直到现在——

        有着如春樱一般的漂亮发色的美丽少女,呆呆的看着庭院里的那棵巨大樱花树,仿佛之间,她好似是看到樱花即将绽放的情景,满树烂漫,如云似霞,漫天飞舞好似是无数的蝴蝶……

        又像是红得如血的不详世界,正在她的眼中逐渐铺陈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