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雄蜂只会影响我尾针速度 > 第54章 第三个秘密14
        担忧感愈发强烈。

        云妄当机立断回到岔路口,  进入怜绮所选的通道。

        越是深入通道,血腥味越加浓郁。

        云妄步伐极快,她看见怜绮立在血池边缘,  轻抬赤足。

        “怜绮!”

        怜绮讶然回眸,他深深凝了云妄一眼,  毫不犹豫地踏入血池。

        一瞬间,血池如同活了过来,血色池面翻滚冒泡。

        想也不用想,  那血池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云妄冷声道:“出来。”

        她余光瞥见地面上的笔记与金莲。

        血池并不深,  堪堪到怜绮腰际,  他立在血池中,  金眸盛满光亮。

        “殿下。”

        他轻唤,  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轻快,神态更是如孩童邀奖般明媚。

        “这是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它可以让殿下回家,也可以让我彻底死去。”

        他从云妄脸上看不见她听见能回家的高兴,  眼眸便慢慢敛下。

        “老蜂王没有说错,这个世界上不该存在胡蜂。”

        “殿下,我做不到摒弃自己的出身。”

        “我是蜂族,  以成为优秀的近卫蜂为傲,  以背叛蜂族为耻……”

        “当我失去成为近卫蜂资格时,我便没有了存在价值。”

        “我始终不明白,  我折磨蜂族,折磨自己,存活至今的意义是什么?”

        “……直到我看见那本笔记。”

        “我诞生于世,历经痛苦,  便是为了与殿下相遇,  成为替殿下开门的钥匙。”

        血池中的血色攀爬至怜绮脸颊,  将他容颜染得愈发妖艳。

        他反复提及笔记,云妄快速阅览笔记,一目十行她很快获取到关键信息。

        平行世界,次元之门,星际扶督瑞斯,地下城扶督瑞斯,血池,金莲蜂族……

        原来如此。

        云妄气笑了。

        因为怜绮盲目牺牲的傻。

        次元之门存在,既然有一种打开方式,自然会有另一种打开方式,无需用上这种必须牺牲某个人的速成方法。

        她走至血池旁,递出左手。

        “回来。”

        觉得自己没有生存意义,那她便给他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你认我为王吗?”

        “是。”

        “臣服于我吗?”

        “是。”

        “愿为我付出一切乃至自己的生命吗?”

        “是。”

        “那就把手给我!”云妄重声道:“既如此信任于我,蜂族过去的规则又如何,曾经的蜂王已经死了,如今蜂族的新王是我!蜂族规则说你做不了近卫蜂,那我便为你改写蜂族的规则!”

        殿下的强势与魄力总是那样令人痴迷。

        怜绮伸出手,即将触碰到云妄时,他顿住了。

        他真的有资格得到救赎吗?

        怜绮眼神渐暗,指尖落下。

        血池不断吸取他体内魔力,原本深度尚浅的血池如同沼泽,不断使他下沉。

        怜绮很高兴能听到那样一番话。

        他只是,不想再活了。

        下坠途中,手上猛地一紧。

        本在池边站立的云妄,趴在池边,紧紧抓握他的手。

        “如果你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为我而活吧,怜绮。”

        怜绮讶然,“为殿下……而活吗?”

        抵抗力道变弱,云妄用力拉出血池中的拧巴蜂。

        一道优美血线,空中血雨落下。

        怜绮倒在云妄身上。

        他正要起身,一只手却按在他后脑上,紧接着,灼热的唇瓣附了上来。

        金眸微微睁大,瞳孔里倒映出云妄近距离的脸庞。

        下唇猛地一痛,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唇间,他被咬了。

        云妄在他耳边轻声道:“再有下次,我会亲手杀了你。”

        此般动听直接的话语,怜绮耳廓发热。

        云妄和怜绮离开人类基地,满身是血。

        众蜂族惊呆了,人类基地是什么可怕的地方,竟能把实力强大的蜂王和长老弄得如此狼狈不堪。

        即使没有云妄的叮嘱,他们也没有一丁点想要独自进入人类基地的想法。

        云妄回到蜂巢蜂王宫清理身体,维善、晴流和贪华在外等待。

        三名近卫蜂站立在蜂王宫卧室外的门口,一如他们刚被选中侍奉蜂王时的模样。

        只是贪华没有穿着侍卫服,而是穿着近卫蜂的战斗服。

        他斜倚着门框,时不时便扫一眼晴流。

        晴流本就对他人目光敏感,贪华那种奇奇怪怪的眼神更是让他头皮发麻。

        终于,在贪华又一次视线扫来时,他忍不住骂道:“贪华你到底想干什么,就算你是王夫候选也不能阻止我和维善待在这里吧!近卫蜂善妒是要被关起来鞭挞的!”

        维善捏动单片眼镜,他已知晓一些事情。

        贪华的事……他的确没有想到。

        贪华一扫慵懒姿态,神情认真且严肃地说:“晴流,我很抱歉。”

        晴流沉默半晌,“……你把我送你的玩偶弄坏了?”

        贪华摇头道:“不,我将它放得很好。”

        晴流松了口气,“那你这么严肃做什么,吓我一跳。”

        贪华说:“上一次你失控,是我在你单间门外对你用了催化气体。”

        晴流呆愣地看他。

        贪华讲述完所有的事情,他低头等待晴流的回应。

        晴流询问:“是人类让你促使我失控,不是你想这么做对吗?”

        贪华点头,他说:“但我这样做了。”

        晴流又问:“那你之后真的偷偷哭了吗?”

        贪华又一次点头,“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晴流问他:“为什么觉得对不起我?”

        贪华说:“我们是朋友,我……”

        “哇!”晴流用力拍打维善臂膀,“维善维善,你听见没,贪华承认我和他是朋友了,我就说我们是朋友,你这个家伙之前死鸭子嘴硬就是不肯承认!”

        贪华:“……我在认真道歉,你能不能态度端正一点?”

        晴流:“哼,道歉的家伙竟然还要求受害者态度端正,闻都没闻过。”

        维善纠正道:“那叫闻所未闻。”

        晴流摆手:“差不多那个意思。”

        隔着卧室门,云妄也能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她打开房门。

        晴流第一个扑进她怀里,脸颊不停在她胸前打转,要求她主持公道。

        云妄问:“主持什么公道?”

        晴流控诉道:“贪华和我道歉,竟然嫌弃我不正经,我这明明是为他考虑,他这个蠢蛋!”

        云妄望向无语的贪华,见他眉眼间最后一丝郁结散去,唇边露出温和的笑。

        “今天谁都不许睡这。”

        趁机进入卧室的三名近卫蜂,又僵硬着身体离开卧室。

        云妄无视他们哀怨的神情,关上房门。

        魔法灯明亮的光芒下,她取出人类基地带回的笔记。

        笔记翻开的瞬间,空中弥漫金莲香味,空间魔法波动,怜绮出现在卧室里。

        云妄拿着笔记,坐在他对面。

        二人共同研究起笔记里平行世界及次元之门的细节。

        铲除步甲族与人类后,蜂族重新拿回二十三层层城主之位。

        蜂巢驻扎在层城主府上空,二十三层其他的地下种族对层城主之位虎视眈眈。

        作为新任层城主,云妄需要掌握对魔法太阳的控制,在她彻底掌握前,当前层的其他地下种族不会放弃对明面上对层城主的觊觎。

        魔法太阳的掌控是完全急不得的事。

        地下城法则使得不管魔力多强的人,彻底掌控它的天数都是相同的十七天,不会多一天,也不会少一天。

        有了魔法太阳,地下城便有日升日落的白天与黑夜之分。

        白天,云妄需要应付前来拜访与挑战的地下种族。

        地下城安全的环境,以及蜂巢无新生代的现状,越来越多近卫蜂进入采粉期……

        夜里,她要应对沉迷爬她床的近卫蜂们,将他们打得半死,仍有近卫蜂不知死活。

        云妄实在受不了,便去寻找怜绮,希望对方能提供合理的解决方式。

        长老殿依旧只有白金二色,怜绮一如既往地跪坐在大魔法阵中央,听见云妄的话,他微抬金眸,眉眼间染上淡淡的忧色。

        “我们已回地下城,且观其他地下种族,数量皆是蜂族数倍。”

        “蜂族数量日渐稀少,唯有殿下赐予的王蜜才能令蜂族生生不息地繁衍……”

        云妄面无表情地打断怜绮:“再说这些场面话,我拳头会落在哪里便说不准了。”

        怜绮轻声询问:“殿下不喜欢维善他们做王夫候选吗?”

        云妄点头。

        怜绮微微蹙眉,连维善他们都不喜欢,“殿下想要什么样的王夫?”

        云妄说:“我不想要。”

        怜绮抿唇,定定看她,良久才说出二字,“不可。”

        次元之门的研究进度有了很大突破,殿下终会回到曾经的世界,他不希望蜂族没有留下任何她的痕迹。

        云妄轻叹,怜绮从未将自己放入过王夫候选。

        她不禁反思自己平时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云妄更直接地说:“像你这样的。”

        “……”

        金莲兀地在殿内绽放。

        幽幽莲香缠绕间,气息清冷的怜绮微微动作,修长冷白的双腿自衣袍内泄出。

        他一步步走至云妄跟前,抬起她的手,放入微敞的领口内。

        指尖触碰的温凉小花,柔软得似要将人全部吸进去。

        云妄只碰到一下,流水湍急。

        怜绮呼吸微重,清湛嗓音扇惑人心。

        “殿下……”他睫翼如莲瓣轻颤,纤细脖颈上喉结滑动,姿态卑微,“……请怜爱我。”

        正文完。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