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二章 炼体魄
        自从孔礼成为孤儿开始,祁连山便很少有人来了,原本便人迹罕至的地方俨然成了一座孤僻的荒山,即便白天有人上山砍柴也是行色匆匆,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也是胆战心惊草木皆兵。前几年听说有上山的猎人和农户一去不归,山上时常能听见哭喊声和野兽的惊惧声,后来李家和陶家也曾派出高手上山查看,只可惜也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反而折损了好些个高手,这件事也便不了了之了。

        “山上有鬼,山上有妖怪。”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毕竟庸人多寡,寡人多灾。老百姓只会凭空想象,以讹传讹。

        很多江湖传言,也仅仅是江湖传言,说的多了,便在无形中夸大了。

        一连走了半个时辰,终于走到了山腰的位置,眼前所见是一片毫无杂草的空地,像是被特别的修整过,地面也被简单的清扫过,坑坑洼洼的路面毫无章法,但还算清净,方圆之地颇有几分求仙问道室外超然之意。

        细小的水坑中接满了露水,一间简单的茅草屋坐落其间,茅草屋后面倚靠着五颗几人合抱的大樟树,凉风袭来,飒爽如春,门前一张桌子两张椅子扭扭捏捏不伦不类的摆放着。像极了两尊堪卧的活佛。

        孔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顺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壶口咕噜咕噜的便喝了起来。一连喝了几大口才稍稍解渴,舒了口气,丝丝的微风吹过,凉爽了几分。刚刚一连走了十几里路,早已经口干舌燥,汗流浃背。

        想起来也是流年不利,昨天在李家做完工,眼见得要回家了,李家突然材房走水,李家上上下下忙着救火,孔礼亦是一夜无眠,一直忙到天亮才止歇,累的早已是头脑发昏两眼发胀。

        简单的吃过早饭之后,倦意正浓,孔礼靠着椅子简单的小息一会儿恢复体力。等到一觉醒来天色已过晌午,太阳落在正中,火急火燎。

        孔礼厌倦的眨了眨眼睛,准备换个姿势接着补觉。

        这时身后的樟树上突然窜出来一只金色的动物,定睛一看,却是一只浑身金光灿灿的猴子,这只猴子身手矫健,临空翻越,神采奕奕,与之山野中普通的猴子有着天朗之别,别的猴子都是灰白毛发,体格也有小狗大小,可是眼前的猴子却是好比猴中王者,只是体格稍微娇小了点,却也增添了几分活泼与可爱,只见它身轻如燕,一跃而起直接跳到了孔礼面前的石板上。

        正围着孔礼跳来跳去,抓耳挠腮,再加上它的个子娇小,看上去可爱至极。两只前爪不停的笔画,咿咿呀呀,说这一些听不懂的话。

        孔礼看着眼前的小金猴,会心一笑,对于眼前的小猴子各种搞怪的表情动作也是见怪不怪,毕竟他与眼前这只猿猴已经一起生活了两年了,早已经当做最好的朋友,这是孔礼在祁连山唯一的伙伴。

        记得孔礼有一次摘果子,那时孔礼动作还不娴熟,不小心从树枝上掉下来,摔破了屁股,便被这只小猴无情的嘲笑了好一阵子。开始的时候小猴子似乎有些惧怕生人,不敢和孔礼靠近,但是几个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接触下来,小猿渐渐感觉孔礼并不是坏人,孔礼与小猿也就熟络起来了。

        从那以后孔礼便不再爬树载果子了,而把这个差事都留给了小猿,小猿也是乐此不疲。

        孔礼所在的这片世界名为人皇大陆。

        人皇大陆背靠莽荒大陆,莽荒大陆妖族遍地,又有魔族在暗中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卷土重来,在这样四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人族百废待兴,荆棘遍布,最终凭着几代人皇披荆斩棘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后来人族分裂,诸侯割据,形成了现在齐、鲁、秦三国鼎立,而这三国之中,又属秦国最为强大,秦国重武轻文,不尊儒家之道,反倒以法家变法而立根本。经过几代君王的励精图治,终于成为一代霸主。

        孔礼所在的世界以武道为尊,武道过玄关才可以入先天,这里所谓的先天并不是真的先天,而只是为了区分普通的武夫和修真的分水岭,因为武道过玄关便能够真正凝聚内家真气,从此踏入修行的行列。

        而武道又分壮经和搬血两重,炼体的前提,肉身是载体,而对肉身的强化无非是练皮,壮骨,练筋,练五脏,再换血,龙虎相继,最终达到肉身的完美强化。

        练身之后的境界大体分别是重楼境、华盖境、六阖境、天门境、帝阙境,帝阙之后才是真正的神念云盾,从此五湖四海一步之遥,世人称之为神主境,神主境已经是传说中的境界了,至于还有传说神主境之后的神尊境、天尊境,那更是可望不可即的了。

        虽然传说只是传说,但绝不会空穴来风。

        这样的境界孔礼只在路边小摊贩卖的一文钱一本的武侠小说里看过,那些小贩吆喝的精彩仿佛身临其境一般,某某道人,某某仙子,某某真君,移山填海,吞云吐雾,辗转腾挪,腾云驾雾之类的。

        孔礼有时好奇便会买上几本,然后与小商贩漫天喊价,直到让小商贩跪地求饶才肯罢休。

        在安来这样的小镇,来往的商客已是极少,进出的消息也是极为的闭塞。再加上修炼资源相对匮乏,所以能够将武道练到玄关已经是顶尖的高手。

        孔礼前世是中国某某军的特种兵,后来退下来偶然的机会做了雇佣兵,一身的身手自然是非常矫健的。

        在一个奇异的空间中,四周是一片空白的所在,脚下无涯无尽,仿佛是一片虚幻的天空,却又能脚踏实地,真真切切。

        四周毫无生机,时间静止,连空气都显得毫无生气,此刻现场只有两个人,看上去一模一样,没错这便是孔礼本人。此刻孔礼正在和另一个自己大战,现场没有热血沸腾势均力敌的搏杀,只有一边倒的压制,现实中的孔礼正在被世纪之心幻化的另一个自己压着打,他拼命的防守,拳脚之间使出浑身解数,只求能够多坚持一会儿,两人虽然用的是同一门武学,但明眼人都看得到,孔礼虽然使的非常精妙,但另一个孔礼却能够将简单的招式使的妙到毫巅,化繁为简,由简入繁,仿若庖丁解牛,窥一斑而见全豹。所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即便孔礼再怎么努力,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孔礼被另一个自己打的极为凄惨,鼻青脸肿。

        一会儿之后,孔礼被打的爬都爬不起来,不得不退出这片奇异的空间。然后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我终于可以坚持五十吸了。”

        孔礼并没有因为刚刚的挨揍而抱怨,也没有因为浑身筋骨的酸痛而愤愤不平,反倒是一脸的窃喜,接连一个月的战斗,无数次的被柔韧,让他的肉身变得更加强大,抗打击能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在招式的运用上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让孔礼终于从最初的不到三吸到现在可以坚持五十吸,五十吸说长不长,却足以让孔礼挥洒自己近日的感悟,将一整套拳法施展的领会贯通。

        孔礼脑海中不断的回忆刚刚战斗的场景,不断的从刚刚的场景中寻找自己的不足,把握招式的精髓。

        “形鹤拳。”

        虽然只是一套下三路的拳法,但经过孔礼不断的改良,取长补短,已经隐隐升至下一路了,虽然拳法仍然不尽如人意,但好在聊胜于无。

        世纪之心就这样静静的悬浮在孔礼的识海之中,孔礼只能感觉识海之中灰蒙蒙一片,一团迷雾一般,但孔礼可以实实在在的感受它的存在,并且通过世纪之心,孔礼可以不断的与未来的自己战斗。

        孔礼赤着上半身在树下上拳下退,左踢又挑,进退为步,一套简单的拳法打的风风火火,有声有色。

        形鹤拳重意不重形,形只是表面,而意才是拳法的意境所在。孔礼双手成爪,身躯侧卧,眼若鹤瞳,或老鹤乘轩、或凫鹤从方、或鹤鸣九皋、或驾鹤成仙。

        一招惟妙惟肖,仿佛这一刻孔礼就是一只闲云野鹤,一举一动恰到好处毫无二差,他或飞翔于山岭之间,或翱翔于市井之外,形至踏来,拳无虚发。

        形鹤拳最注重拳道,狂放自如,幸运缥缈,有时又矫捷如风,来去如龙,力大势沉,势如破竹。练到大成便可以将全身筋骨练成钢铁洪流,牢不可破。

        说是这么说,孔礼心中明白,形鹤拳只是下三路的拳法,在李家这样的拳法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些都只是下人练的拳法。

        可是正所谓聊胜于无,孔礼记得小时他一直想学拳法,可是他的父亲就是不肯让他学,只叫他学文识字,直到现在孔礼都不明白他父亲的深意。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孔礼渐渐的放缓速度,接着收气,一套拳法才终于打完。

        孔礼修炼形鹤拳已有两年光景,几乎把形鹤拳练到了庖丁解牛如臂使指的地步,可即便但如此,孔礼依然日夜不缀的修炼这门拳法。

        不因有他,只因形鹤拳是孔礼能够接触到的唯一的一门完整的炼体的功法。

        上乘的炼体功法如武当的“真武帝身功”、逍遥谷的“鲲鹏一气功”等等都是九重的无上练身功法,若是能够炼至第九重,便能够肉身无垢,听说可以真正返先天。从此肉体小成,基础圆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