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三章 勤练
        而普通的炼体功法,如孔礼的形鹤拳只有六重,功法也较粗糙,每一重都不能炼至圆满,所以即便六重圆满,想要一举踏入重楼境也是千难万难。

        孔礼细心的打熬了几年,也才炼至三重,刚刚练筋圆满,说是练筋圆满,可是孔礼仍然感觉缺少了些什么。

        在李家的铸武堂也有内外之分,外门皆是一些打手走卒之流,所练的功法也多是一些下三路的低等功法。形鹤拳便是其中之一。

        唯有内堂才是李家功法的核心所在,平常人等是绝对不能进的,而能够进入内堂的弟子也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李家弟子。

        “已经两年多了。”

        孔礼没来由的发出一身感慨,没想到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孔礼在李家做下人也已经两年有余。想想这两年自己在李家受到的冷遇,苦辣酸甜没来由的涌上心头。

        “或许人生本就是如此。”

        孔礼也是乐天知命之人,要不然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他前世原本便养成了坚韧刚毅的性格,这样的苦难并不能让他低头,简单的用山泉水泡了个澡,湖中的鲈鱼也是分外的肥美。这些鲈鱼吸收山中的仙灵之气,有些已经生出了灵智,变得非常狡猾,这些鲈鱼便是孔礼的下手对象。

        孔礼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修炼肉身需要大量的肉食,要不然肉身便会亏空,普通的肉食因为杂质太多,根本不能满足孔礼的练功所需,而眼前的鲈鱼则是孔礼的不二选择。

        孔礼高高一跃跳进深潭中,凭着起矫健的身手,很快就锁定了一条肥美的大雨,他浑身若无骨的泥鳅一般,穿梭若游鱼,辗转之间便是手到擒来。

        “呼!”

        孔礼的头探出水面,看着手中活蹦乱跳的大鱼,脸上的笑容溢于言表。接着孔礼一嘴咬下,向鲈鱼的腹部咬去。

        “咕噜。”

        一口鲜甜的鲜血下肚,腹中只感觉一阵冰凉刺骨,紧接着阵阵的灵气发散开来,充满了孔礼的四肢百骸。

        “舒服,这鲈鱼的血真是世间美味。”

        鲈鱼的血没有半点的腥味,反倒是一阵温润的甘甜,沁人心脾。在一连喝了几大口血之后,孔礼的嘴角一阵满足。

        天已黑了,暮色渐渐的沉重下来,山上的山风呼呼的刮了起来,气温也跟着急转直下,这就是山上和山下的区别,山中凉爽,但是湿气太重,容易感冒。

        天黑不上山已经是小镇的传统,而这个村民口中的上山便是祁连山,祁连山一到夜间便会为烟云笼罩,十几里的山林消隐在云雾里朦朦胧胧好不模糊。再加上山中不时的咆哮声和啼哭时,不经令人汗毛倒立,浑身发冷。

        “咿咿!”小猿猴又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它的性格充满了山中凶兽的野性,却又有还未长大的童心,它见它矫健的身姿接连跳跃,接着跳到了孔礼的肩头,小眼睛滴溜溜的盯着孔礼手中的烤鱼,嘴角的哈喇子已经顺流而下了。

        “嘿嘿!嘴馋了吧!”孔礼得意的笑着说;或是小猿猴的表情太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逗了,将孔礼刚才杂乱的思绪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嗯!给你。”孔礼将烤好的一条鲈鱼直接递给小猿猴。

        “咿咿呀呀!”小猿猴欢呼的从孔礼的肩上跳下,对着嘴边的鱼便狼吞虎咽起来。

        孔礼在李家做了两年的下人,别的手艺没学到,但是做菜的手艺确是没的说,只见小猿猴吃的分外的开心。

        别看小猿猴个子小,但是饭量一点都不低,反正孔礼是甘拜下风了。别的野兽都是以生肉为食,小猿猴却偏偏对熟肉情有独钟,只要孔礼一烤肉,小猿猴必定屁颠屁颠的跑来趁肉吃。

        一人一猴吃饱之后,躺在地上看星星,在山上看星星,星星仿佛近在眼前,群星璀璨,恍若天明,但用手去摸便有远在天边。

        “小猿,你有没有想你的母亲?”孔礼没来由的问道;

        “咿咿  。。。咿咿。。咿咿”  仿佛是听懂了孔礼的话,原本快活无比的小猿用手指了指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像是在说;“那就是我的母亲,她正在远方注视这我。”

        天涯本是沦落人,没想到小猿跟我一样的苦命。

        时间临近深秋,秋意渐凉,荡人心肠。

        霜寒露重的季节,清晨更是雾气昭昭,彷如人间仙境。

        孔礼每天天不亮就开始打坐,正所谓朝吐朝霞晚吐烟霞,早晚乃是打坐的最佳时机,这是孔家子孙谨记的一句话。

        孔礼从五岁开始便开始打坐,五六年下来,虽然具体的效果没有体现,但好在从小到大一直眼清目明,神清气爽。至于什么大灾小劫,伤风感冒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单凭这一点,孔礼也是每天勤修不缀,一天不敢怠慢。

        每次打坐,孔礼都能够很快的入定,纷繁复杂的杂念都被很快抛到九霄云外,胸中抱元守一,只留一道光华贯穿始终。

        如果这时候有正统的道门高手经过,一定会惊讶这么年轻的孩子竟然能够进入非想非非想的境界,要知道这种境界就如道门的顿悟以及醍醐灌顶一般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打坐分调息、入定、均坐、先天、神照五重境界,每一重的跨越都犹如天暂,非天资和悟性不可为。

        而孔礼此刻嫣然已经到了打坐的第二重入定,对于道家来讲,若没有十年以上的打磨绝不可能有这般的天资,而孔礼这个当事人却毫不知情。

        或许孔礼没有发现,每次他入定的时候,佩戴在孔礼胸口的玉佩便会时不时发出一圈一圈的玄光,如有细细的波纹一般涟漪荡漾,仔细看这种玄光区别于佛门的念力佛光,而是正统的道门加持。玄光从孔礼的皮肤慢慢的渗透,让孔礼有一种徜徉于碧波荡漾的湖面,小湖流水清澈,暖洋洋的滋润心田。有是犹如化茧成蝶,有时又如春风化雨,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大自在,大欢喜。

        这块刻着儒字的玉佩乃是孔礼从孔礼出生,就挂在孔礼的脖子上,从没有摘下过,这是祖上代代传下来的传家宝,是孔家子孙的象征。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