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一章 我本初心
        旭日东升,烈日如盖,煌煌泱泱。

        位于鲁国西南之地,一个名叫安来镇的小地方,即将发生莫名的变化。

        安来安来,安得君来,不负初心。

        今日微风缓缓吹过,由东到西,川流不息。

        东边集市大街上人迹廖廖,两边的商铺也多是虚掩着,如病恹恹垂暮的老人,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客人和伙计皆是睡眼惺忪,一脸疲倦和困乏,好似墙角缱绻慵懒的猫,无心生意。

        往日里这般季节大街上当是人迹寥寥的,三三两两的也多是抱怨的多欣喜的少,乖张勤恳畈商的小贩也是毫无踪迹,小镇显得孤苦无依,单调且忧伤。

        如果此刻夜色落下帷幕,那便俨然是一座死城,一座住着人的死城。

        沿街两边的房屋坐落的稀稀落落毫无章法,高低起伏,参差不齐,就好比贫民窟里的一群破落户,三三两两逃了干净,唯有中间的一座深宅大院鹤立鸡群格外的引人瞩目。

        “李府。”

        这是小镇上如雷贯耳的府邸,眼见得高楼林立,深宅大院,红墙绿瓦,无外如是。

        在这座小镇上李府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难听点足以谈虎色变小儿止哭。什么叫大户人家,这既是大户人家。

        而与其齐名的是算是西边大街的陶家,在小镇上一直都有“东李西陶”之称,谈不上什么名门望族,无非是矮个子里挑高个罢了。

        但也好歹是大户人家,这座偏远小镇的一霸。

        若是站在高处往里面瞧,单单院落纵横都是几进几出,纵横好几里地的庄园,好似一条深不见底的长龙淹没在山水之间,其间红砖绿瓦,雕梁画栋,金阁银楼阆苑仙葩皆闻可见,门前两尊巨大的赑屃石兽犬牙差互,威武雄壮,极具威严,令人望而生畏,小厮佣人打手走卒甚众,声色犬马无数,金钱梁薄无尽。

        以李家为中心,中间隔着一大片空地,老百姓称之为灰色地带,周边的房子皆是隔着老远,深怕与李家有什么不协之处,惹出麻烦毕竟小鬼难惹,阎王更难惹,既然惹不起,便要躲得起。

        “今日老爷恩准,且放你一天假,你且早些回去歇息,不要贪玩儿,明日切莫忘了上工的时辰。”李家院墙内,一位留着山羊须一身轻装打扮的老者对着一位穿着下人衣服的年轻人千叮万嘱道;

        这位穿着下人衣服的年轻人约莫只有十岁光景,一身青色的短打很是普通,眼珠子像雪溜球一般活络,脸上稚嫩未脱,黝黑的皮肤趣味盎然,豆大的汗珠犹如雨打琵琶一般噼噼啪啪的往下掉,好比三伏天洗了个热水澡,淋淋漓漓。

        看这个成熟劲儿,浑然看不出还只是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倒像是一个混迹江湖许久深韵世事的高手。

        “放心,李管家,我明早一定准时到。”这位年轻人开心的连连点头,脸上一副憨厚且人畜无害的模样,边说边三步跨作两步向门外走来,脚下的步伐急快还是游洞里的老鼠一般,一溜烟便不见了踪迹。

        见了年轻人走远,李管家原本和蔼可亲的面容顿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他抚了抚下巴上的胡须,看着年轻人离去的背影,心中的想法千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思百转,缭绕不断。一会儿之后,像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表情又有些厌烦起来,苦恼道;“这三伏天,真是要命,那两位小主子估计又要开始骂人了,不知柳州的冰块何时能够送来?”

        。。。。。。。。。。。。。。。。。。。。。。。。。。。。。。

        却说刚才的这位年轻孩子沿街一路向东走了一阵,一路上小心的走着,时不时还会留意四周的动静,斜眼里竟是人间事故。

        待转过两个柳巷之后,趁着转弯的档口一溜烟闪进右手边的一个胡同里不见了踪迹,胡同中太狭窄毫无光线可言,从外面看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年轻人的小身板刚好闪进去犹如老鼠专过地洞一般,顿时消失了踪影。

        一刻钟之后,在另一个胡同里这个年轻人慢慢的走出来,左右看了一眼,眼珠子活灵活现,在确定四下无人之后,终于安心的出城去了。

        这个年轻人名叫“孔礼,”知书达理的礼。孔姓在鲁国可是大姓,虽不是家天下,但也相差无几,孔家桃李满天下,有一句话讲“孔家即大家,其势可称国。”虽然这句话多少有些夸张的嫌疑,但不可否认的是孔家的权势和地位。

        毕竟鲁国建国之初的第一位大谋士便是书圣孔子,孔子游历诸国,游学说法,宣扬儒家之道,后拜大夫,太子太傅,在当时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父亲曾经信誓旦旦的说他是孔子第一百零八世孙,至于是真是假谁又能说的清,反正远在京城的孔家人从来没有承认过。

        母亲从他懂事起就从未见过面,以至于孔礼总怀疑自己是土里蹦出来亦或者是厕所捡来的。在加上那年头,饥荒年代,老是有孩子遗失,也有厕所里捡到孩子的事件屡屡发生,这更加加重了孔礼的怀疑,更何况这年头捡个孩子并不是什么难事,流荒的年纪山野里遍是孩子的哭声,好不吓人。

        孔礼的父亲是一个嗜赌如命的赌鬼,见了骰子便迈不开腿,好似两根树桩子一般杵在那里,终于败尽了家财,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两腿一蹬撒手人寰了,动作无比犀利且雷厉风行,从此孔礼成为孤儿。

        其实孔礼对于他父亲的离去并没有太多的伤心,毕竟两世为人,虽然对于穿说时空有些荒诞且莫名其妙,但不可否认的是,孔礼就是这样讯息之间回到了现在的鲁国。

        孔礼上一世叫戚保国,一位身经百战的雇佣兵,只因为在新加坡的一次拍卖会上,当时正好拍卖的是举世瞩目的一颗钻石,名叫“世纪之星”。

        这颗世纪之星吸引了当时世界无数财阀的目光,所有的人都充满了希冀与期待,期待这颗南非出土的最大且最闪耀的钻石拍出天价,而戚保国则是担当当时现场的防卫工作。

        这次的任务非同小可,戚保国也是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安保工作井井有条,务必做到万无一失。正当现场进行的非常顺利的时候,当现场所有人的目光看着世纪之星从观展台徐徐升起的时候,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这颗世纪之星突然大放光彩,现场顿时被点亮,五光十色,炫目异常,直刺的人睁不开眼。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现场顿时躁动起来,所有人都被这神奇的一幕惊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鸦雀无声,只看见冉冉升起的世纪之星飞在半空飞速的旋转,紧接着折射出一道蓝光,这道光正好射中了戚保国的眉心,戚保国只感觉额头一阵剧痛,仿佛开天辟地一般,紧接着便毫无知觉。

        等到他浑浑噩噩的从睡梦中惊醒,便是穿梭之后的一幕,他在安来镇出生,然后慢慢长大,一转眼他已经穿越七年了。

        因为有着前世的生活经验,所有孔礼可以一个人面对生活,不怕艰辛。

        孔礼这个名字并不好听,听上去好像文字皱皱,颇有大家之风,但其实念上却拗口得很,一点也不朗朗上口,听说当时为了取这个名字,他那个早死的父亲还专门找了一位算命先生算了一卦,听说还是上上签,顿时喜笑颜开,最终阴差阳错的取了这个礼字。再后来听说那个算命先生因为调戏了陶家的丫鬟,被人当街乱棍打死。

        想来也定是一个名不副实的江湖骗子。

        这年头每一个行当都不容易,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无非是混口饭吃而已,谈不上什么发家立业。

        孔家原本是这个镇上的大户,与李家和陶家齐名,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只是出了孔礼的爷爷和父亲这两位以败尽家财为己任的家主,终于孔家不在,原本的祖宅也一并被李家收了去,留给孔礼的只剩下眼前的这片荒山。

        这座山名叫“祁连山”,出城东只有五六里路,山势连绵十几里,将安来镇与外处恰好隔绝,虽不算气势巍峨,但也有几分耸立之感。

        孔礼住在山上,偏山脚的位置,自从孔家没落之后,祖宅已经变卖,镇上已无落脚之地,孔礼便很自觉的搬到山上去了,一间茅草房,五颗大樟树,相得益彰。

        半山腰的位置起起落落的犹如一个个小坟头一般,没有所谓的一览众山小的庄严肃穆,只有寥落斑点的黄叶纷纷,飘飘洒洒。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鸟儿沿着上山的小路唧唧咋咋吵个不停,喧嚣着一整天的情感和劳累,小鸟在巢中嗷嗷待哺。

        看见孔礼上山,树上的鸟儿便异常的兴奋,在孔礼的头顶打着转的飞来飞去,仿佛在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的同伴,有个傻帽上来了。

        孔礼不经对着头顶的那只小麻雀翻了个白眼表示抗议,结果被一群麻雀追的满头包。麻雀追赶了一阵,咯咯咯的庆祝了一番,随即散去。

        孔礼自嘲一声但并不气馁,记得孔家一直流传一句话,祁连山上住过仙人,当年孔礼的祖上移居到安来镇的时候,便曾经受到这位仙人的恩惠,所以在后来孔家发家之后便重金买下了整个祁连山,并指派专人打理,每逢过节时分还会上山烧香。

        毕竟求仁得仁,求神得富贵。

        后来便再也没有后来了,孔家早已没落,祁连山也再无人打理,经常有猎户和农户上山打猎和砍材,孔礼也是装作视而不见。

        祁连山中多有怪事,常有猎户莫名的失踪,当地的官府也时有追查,但多是杳无音讯。所以渐渐的祁连山的深处成为了禁地,那里常年雾气缭绕,山风缥缈,看是人间仙境但其实风云涌动,危险无比。

        至少孔礼在山中已经生活了好几年,却也一次没去过深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