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四章 小人得志
        “孔小哥!  歇歇,歇歇。”买菜的丫鬟小翠拿着一条绣花的手帕递给孔礼,看着孔礼傻乎乎的累的满头大汗的模样,没来由的掩嘴笑了起来。

        哪个少女不怀春,虽然已经过了杏花开的季节,小翠的两边脸颊红的犹如三月的红花,美不胜收。

        “谢谢,小翠姐。”孔礼接过手帕,感受到肖扬和王珂嫉妒的眼神,心中一阵好笑,跟我比,你们还嫩了点。

        一阵兰花香迎面扑鼻,让孔礼没来由的心中一荡,这翠儿年纪轻轻,已经长得如此水灵了,看来可以开发开发。

        “翠儿姐长得真好看。”

        “你这小子,开始会调戏你翠儿姐了。”

        丫鬟小翠脸颊绯红,作势要打。孔礼连连闪躲,逗得小翠哈哈大笑。

        “真是小人得志。”

        王珂和肖扬站在一旁一脸的恶意,恨不得将孔礼掐死。

        丫鬟小翠是孔礼在李府最要好的朋友,平日里也最聊得来。小翠的身世也很可怜,父亲喜欢吸大烟,家里没钱了,就把小翠的母亲卖到妓院做jn,没几年母亲被老鸨折磨死了,再后来又把小翠卖到李府做丫鬟,还签了卖身契。

        小翠在李府的时间长,关系也比孔礼来的熟络,再加上小姑娘很是机灵,深得李管家的信任。

        “我刚才和李管家求情,让你只负责后院的打扫,前院的活儿都留给肖扬他们了。”小翠笑着说道;

        “谢谢,小翠姐。”孔礼笑着感谢道:

        “别客气。”

        其实孔礼知道小翠的好意,孔礼在李家闲来无事的时候都喜欢呆在后院,因为李家的铸武堂在后院,孔礼可以时不时的瞄眼偷看。

        这其中就有好几次被丫鬟小翠当场抓到,但是小翠从来没有举报过他,反而三翻四次的替他找理由给李管家解释。

        李家的后院也分两层,中间隔着一层高高的围墙,外层是一些打手和走卒的铸武场,只有踏过那层高高的围墙,才算是李家真正的核心弟子,在李家,不是核心子弟是绝对不准踏过围墙半步的。

        平时孔礼的打扫工作只限于外门,后来混的熟了,便会时不时已打扫卫生未名到外门弟子的铸武场偷学武艺。

        今天的铸武堂还和往常一般,三四十人围着一圈,中间是两两的较量,这是每天的必备课程,毕竟检验武功的标准就是实战,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检验出自己的不足并加以弥补,现场时不时的会有教头的指点和纠正,中央的两个年轻人打的有声有色。四周则是一阵的叫好声。

        教头姓林名冲,是一名退伍下来的老兵,说是老兵无非是在前线受了伤,已经不适合在继续从军了。

        林教头的年纪并不大,约莫四十来岁,国字脸,大方耳朵,一脸的沙场肃杀之气。

        今日教了一门新的掌法,名叫劈破掌法,顾名思义练此掌法,需要以手为刀,披荆斩棘。

        林教头教的功夫都适合施展,没有许多花里胡哨的地方,一招一式最简单明了,与敌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战也最有用。

        孔礼在心中默默的记下了林教头教的招式,站桩的位置,以及每一次变招身形的走位,心中暗暗的盘算着出招的契机,手脚的卡位和力道。动静之间,已经记住了七八分,剩下的就是水磨工夫不但的熟能生巧的过程。

        练拳不只是形似,形似只是花把势,必须要做到神似才能体会拳法中的精髓。形神兼备才能放任自流。

        孔礼每一次和另一个自己大战,总感觉对方哪怕最简单的招式也能使出神来之笔,每每让人目瞪口呆,这便是心之所在神形兼备。

        而不断地重复同一个招式便是在不断的打磨,体会招式中的精髓,取给精华去其糟粕,取长补短,取他山之石而功玉,创法首先要懂法,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便是这个过程,枯燥但却耐人寻味,这个过程悟了便是悟了,只有自己知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一想到此处,孔礼心头突然涌出一丝明悟,犹如涓涓细流划过山涧,仿佛体悟到了修道路上的一缕神髓,福至心灵,恰是一缕甘泉流过心间,滋润心田。虽然这丝并不能增加孔礼的修为,但却为孔礼接下来的修炼指出了一条方向。

        “你一个下人,在这里傻愣愣的看什么?还不快滚出去。”

        恰在此时,只听身后一声大喝传来,孔礼正沉浸在刚刚的感悟中,这个声音恰恰的打断了孔礼的思绪,虽然并没有对孔礼造成多大的影响,但良好的心境突然被破坏心头涌出一丝愤怒。

        是人也有三分火气,孔礼有些不耐烦的寻声看去,却见一人正目露凶光的看着自己,嘴角的颐指气使昭然若揭,说话之人五短身材,脸很尖,眼如秃鹰。两眼的眉毛连成一线,像是一堆稻草,看上去好不烦恼。

        孔礼一眼便认出此人姓徐名茂才,是府上出了名的打手,为人凶狠,善于投机取巧,欺善怕恶,睚眦必报。

        孔礼没来由的想起李府有一条看门狗叫旺财,有茂才有异曲同工之妙。由于名字太近,起初孔礼时不时弄错。徐茂才是李家有名的地痞流氓,属于不入流的那种,看见个子高的就摇尾乞怜,看见个子小的就张牙舞爪,再加上他平日里心狠手辣,什么脏活累活都干,所以在李家打手里面也是一号人物。

        孔礼心中气恼,却也装作无事一般,不愿与此人一般计较,到了孔礼这般的心境,看徐茂才只有可怜和可悲,更何况自己现在寄人篱下,并不想太过显眼,招人耳目。

        一想到此,孔礼便低着头往门外走去,对这种人自己犯不着气恼。

        “你聋了,没听到爷问你话吗?爷问你刚才在看什么?”徐茂才见孔礼没有搭理他,心中有气,顿时一步跨出横在了孔礼身前,拦住了孔礼的去路,嚣张的问道;

        “反正没有看你。”孔礼也不客气,不温不火的回了一句。毕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呀哈!你一个低等下人擅自偷看铸武堂练武,已经是重罪,现在还敢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徐茂才平日里耀武扬威惯了,还从来没有被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下人这样出言顶撞过,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只见他眉毛竖起,两眼略微的睁大,摆出一副凶狠至极的模样。

        “今日爷非要教训教训你,让你长长记性。”

        说时迟,只见徐茂才左腿一蹬,右手化掌成刀向孔礼劈来,其掌势刚猛,如鹤立鸡群,刚刚学会的劈破掌法第一式顺势使出,颇有几分劈破掌法的真意。

        “这小子是谁,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跑到练武堂来偷学武学,这在李府可是重罪,看来今日有好戏看了。”

        “可不是嘛,若是刚刚这小子跪地求饶,说不得徐爷只是略施惩戒,可是他却不知天高地厚,出言顶撞,这就注定了他今天恐怕很难活着出去。”

        “即便活着,恐怕今后也是个残废,与死人无异。”

        正当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分分看热闹之时,都一致的认为孔礼今日必遭大难,也恰是徐茂才向孔礼出掌之际。

        孔礼不慌不忙,长期的实战令孔礼有一种睥睨众生的气势,在徐茂才出拳的那一瞬间已经看出他的路数,这是劈破掌法中的招式。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其实在徐茂才心里,孔礼说完那句话已经意味着他只剩下半条命了,毕竟像这样不知好歹的下人栽在他手里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虽然有时会被管家责怪几句,但自己有二公子撑腰,便不会有大事。

        一想到此,徐茂才又胆壮了几分。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缕狠厉的微笑,阴险而狡诈,今天居然还有这样不开眼的,居然敢以下犯上,今天就要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让你知道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是怎样的后果。

        徐茂才是李家外门出了名的地痞流氓,家中的家丁和丫鬟多有被其打伤和调戏的先例,盖因为徐茂才在内门有李家二公子罩着,所以平日里做事横行无忌,周围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朝中有人好做官。狗仗人势也不外如是。

        周围人的眼光也多是嘲讽之色,你一言我一语尽是说孔礼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初生牛怒不怕虎之类的话。也有人暗暗做出惋惜的神色,似乎都认定孔礼今日难逃厄运。

        徐茂才也在为自己的嚣张自得意满,对自己的掌法也颇为自信。

        却没想孔礼在间不容发之际突然右脚后退一步,一个沉肩,恰恰躲过了这一掌。

        “嗯!”

        徐茂才顿时一愣,他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下人居然能够躲过自己势大力沉的一掌,只是掌在手中不得不发,一掌不成,徐茂才顺势左脚踢出,右手一个倒钩做腩雀尾状。

        劈破掌法第二是“虎牢劈山!”

        这一招的力度和精准度都更胜第一式,仿佛是第一式的叠加,力发而先致。招式虽说有模有样,但在孔礼眼中只是徒有其表而已。多年的打磨让孔礼的下盘稳如磐石,孔礼左手侧握,身体后仰,正所谓借力打力顺势而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