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五章 借力打力
        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

        徐茂才顿时虚不着力,又一掌打在了空处,表情明显一惊,比之刚才还要惊艳三分。真所谓覆水难收,徐茂才力已出,身体却如漂泊的浮萍,下盘不稳,身体便不由自主的向前方倾倒,接着孔礼一个沉肩,直觉一股沛然的巨力袭来,左肩咔嚓一声,身体便不由自主的向后摔去,被摔了个狗吃屎。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寂静的可怕,甚至能听见众人咽口水的声音。声音响彻在众人之间,就如同一声声巴掌噼里啪啦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众人一个个都用惊讶且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徐茂才又看看孔礼,这个其貌不扬且看起来柔弱无力的下人居然有如此的身手,真是亮瞎了他们的狗眼。

        孔礼刚刚使出的招式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学,相反只是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招式,但其挥手之间,却能让人眼前一亮,别开生面,仿佛从前自己使的招式都是小孩过家家,而孔礼使的招式才能称得上武学。

        精妙之意,不言而喻。

        这是幻觉,这肯定是幻觉,也或许是巧合。

        不,这可能真是巧合,这应该就是巧合,在场大部分人心中都是这样认为的,当看见一样原本普通的东西发挥了超出自己意想不到的效果时,很多人往往是不肯接受的。毕竟像孔礼这样打杂的下人,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躲得过徐茂才刚刚那一掌。

        但现实就是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现实不容置疑。

        这句话其实也恰恰是徐茂才心中所想的话,徐茂才虽然手上功夫不咋地,甚至可以说三脚猫的成分居多,毕竟整日里花天酒地,身体大部分已被掏空。但好歹也练了几年火候,靠着一些补药固本培元,真把式没有多少,假把式还是有一套的,对付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老百姓根本不在话下,更可况对方只是一个八岁左右的孩子。

        “刚刚一定是这小子碰巧,一定是这样。”

        徐茂勉强的站起身来,感受到左肩火辣辣的疼痛,脸上的威势依然不减,毕竟扮猪吃老虎也好,狐假虎威也好,没有半路上马就下马的道理,心中却已经有了几分嘀咕,但毕竟地痞惯了,对上面可以做狗,对下面可从没有吃亏过。况且今天要是吃亏了,今后在李府就应该是人人嘲笑的境地了。

        “嘿嘿!没想到你小子还这么滑头,小爷今天可饶不了你。”

        徐茂才心中怯怯,嘴上狐假虎威的功夫却不少,顺势又是一掌击出,这一掌要比刚刚那一掌力道要大几分,招式也有模有样,毕竟刚刚只是想要教训一下这个不长眼的下人来显示自己的微风,并没有拿出自己看家的本领,可是在刚刚失利之后,必须要拿出几分实力出来了。

        孔礼听完摇了摇了头,右掌侧卧,在徐茂才出拳的那一刻一掌抵住他的一拳,如一面巨大的闸刀,以力破力,最有效也最直接,用最简单的方法给敌人最致命的一击,既然要打击,并要用最有效也最直接的方式将对方一步击倒。

        这一掌直接将徐茂才看似

        (本章未完,请翻页)

        威猛的拳力泄去,接着脚步前移,直接一掌击在了徐茂才的胸口,只听得“咚”的一声响声,徐茂才的胸口顿时下陷,众人都能听到胸前肋骨折断的声响,只见徐茂才顿时向后飞去,整个人人仰马翻。

        现场再次鸦雀无声,甚至寂静的可怕,一个个像是掉了一地下巴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难以置信。

        仿佛刚才孔礼的一掌打在了他们每个人的胸口,令他们胸口都一阵撕拉拉的疼痛。

        如果之前的轻松闪躲有碰巧的嫌疑,那么刚刚的那一掌便可以算是有力的见证。这就是实力,不容置疑。

        这真是奇耻大辱,徐茂才后脑勺吃痛,胸口的那一掌更是令他浑身散架,其实他不知道刚刚孔礼只用了五六成的力道,而并没有用全力,一来他与徐茂才并没有非生即死的大仇,教训一下就好了,二来他也不想太张扬,毕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徐茂才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面目狰狞的向孔礼扑来。

        “我要杀了你。”

        “不自量力。”孔礼虽然是下人,但也有自己的尊严和行为准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狗仗人势!”

        孔礼心中一横,左腿向前猛踏一步,右拳中空势大力沉,犹如猛虎出牢,势不可挡。

        石虎拳,静则如虎卧深山,坚如磐石,动则如猛虎投林,威震一方。

        孔礼使出的亦是石虎拳,但与李冲教的石虎拳却有云泥之别。孔礼的石虎拳乃深得拳法五味,见微知著才能窥一斑而见全豹。

        听说这么拳法乃是李家长者观虎兽扑食而创的功法,石虎拳只有五式,但每一式都力大惊人,威力无穷。

        两虎相争必有一亡,两拳相撞必有一伤。

        徐茂才的拳头在空中变得扭曲,渐渐的身体亦变得扭曲了起来,表情狰狞的仿佛一只备受煎熬的小鹿。紧跟着身体向后猛的跌去,飞出去几米远,溅起阵阵的飞沙走石。

        这一拳,孔礼使出了七八成力,既然要做便要做的彻底。他要考验一下这些年自己修炼的成果,也要让周围人知道,自己并不是随意可以让人欺负的。

        正所谓人善被人欺,鸟善被人骑,孔礼从小就知道的道理。

        精彩,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众人的表情来的精彩,那些微妙的表情在孔礼看来都是一种讽刺,更是一种悲哀,关于人性的悲哀。

        众人一个个都犹如吞了苍蝇一般五味杂陈。他们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围过来的外门弟子一个个像是看怪物一般看向孔礼,这个看似弱小且其貌不扬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强了呢,或许心里都有一个想法,难道这一切都只是错觉。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事实胜于雄辩。

        在场的众人中唯有林教头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远处的石板上,只是刚刚孔礼出拳的那一刻林教头多看了他一眼,但也仅仅是一眼,一眼过后,天朗气清。

        “今天这徐茂才可算是栽跟头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可不是吗?平日里就他最嚣张,明里暗里都压我们一头。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我两只手指头都能捏死他,若不是二公子撑腰,就凭他那两下子又能算老几。”

        “不错,不错,有了这次教训,看他今后还敢嚣张,茂才真要变旺财了。哈哈哈哈”

        “从此有多了条看门狗,旺财就是旺财,会叫的狗不咬人,哈哈哈哈。”

        顿时又欢声笑语一片。

        徐茂才刚才一摔已经痛的满地打滚,鬼哭狼嚎,胳膊肘缩成一团,显然刚刚孔礼的一拳将他整个手肘击上,再加上之前胸口肋骨的伤势,可谓是雪上加霜。这些伤势也足够他一两个月才能治愈。

        身体的打击或许还是其次,更主要的是心灵的重创。在众人眼前丢眼,这种心理的打击就像是晴天霹雳五雷轰顶可以直接击垮他内心的自信,以后恐怕再也抬不起头了。

        正当众人开始对徐茂才冷嘲热讽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

        “你怎么会我武堂的武艺?”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面目狰狞的徐茂才。只见他扑倒在地,狼狈不堪,但面目的狰狞和扭曲更甚。

        通过这个声音,众人这才一个个如梦初醒,然后齐刷刷的看向了孔礼。

        “对啊,你一个下人,怎么会武艺,而且还是李府的武学?”

        “若只是一些普通的武艺也就罢了,毕竟外门杂役也是可以学习一些三脚猫的招式防身的,可是刚刚他明明使出了明明是李家的石虎拳,这是李家练武堂弟子才能练习的武艺。在李家,没有家主的同意,偷学李家练武堂的武学那可是大罪,不说死路一条吧,但也相去不远了。”

        刚刚众人还在因为徐茂才当众出丑而兴高采烈,浑然忘记了孔礼会武艺这茬,再加上孔礼起初的招式并没有李家武学的影子,所以并没有让众人引起关注,反倒是最后孔礼使出的石虎拳却是李家武学,这是做不得假的,石虎拳在李家不过是一门下三流的武学,上不得台面,但李家有家规,不入练武堂而偷学李家武学者,按李家家规治罪,现在经人提醒,一个个终于惊醒起来。

        “他刚刚使出的分明是我们外门的武学石虎拳,这门武学只有我们外堂的弟子才可以练,他一个小小的杂役是什么时候偷学的?”

        他是什么时候偷学的武艺,而且看这个样子,身手练得还不差。没有几年的火候绝不可能有这般的身手。众人的眼神齐刷刷的看向孔礼,一阵的不可思议。

        “嘿嘿,你死定了。”

        想通了这一点,刚刚还面目狰狞的徐茂才蹒跚的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渍,面目可憎的看着浑然不惧的孔礼,仿佛已经看到了孔礼的下场,却浑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只要抓住孔礼偷学武艺这条不放,任凭你有千般本事到头来还是要栽在我手里。孔礼被打个半死废除武功也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等到他的武功被废,然后在慢慢的折磨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