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八章 巡山
        孔礼定下心来,将小猿轻轻的托在怀里,看着它火红且紧张的眼神,用语言不断的安抚它,在小猿惊魂未定的眼神中孔礼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小猿乃是山中的熟客,比孔礼这个地主更了解这片山脉的地形和地貌,能够让小猿害怕成这个样子,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再联想起前几年时常有猎户死在山中,尸骨无存,孔礼几乎可以肯定这山中定然有什么东西是自己不知道的,而这些东西才是使小猿恐惧的原因。

        “必须要把你揪出来,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孔礼已经下定决心,好奇心驱使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孔礼知道他这样做很冒险,但是他又不得不这样做,祁连山是他的山头,他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三年,对这周围的环境也算知根知底,如果有什么危险的事物总是在自己的身侧而自己又不自知,那么总有一天这个危机将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果断出击。或许能收获一些意想不到的宝贝也不一定。

        小猿焦躁的情绪总算被安抚下来,简单的吃了点水果,孔礼便抱着小猿上路了。

        有孔礼在身边,小猿没有了刚才的胆怯,仿佛又回到了原先活脱脱的性格,在孔礼的肩膀上跳来跳去,有时又会跳上树梢向东边瞭望,慌张的神情不言而喻。

        山风渐起,呼啸而过,撩拨着树梢刷刷作响,月光独照,依稀的落下几缕倒影,好似有人影在月光下梭梭前行,披星戴月。

        树丛中,梭梭的声音此起彼伏,片片的黄叶随风摇摆,群魔乱舞。呼呼的刮疼脸皮,乍暖还寒,孔礼缩了缩单薄的外衣,继续赶路。

        山风呼啸,从山涧中一路俯冲下来,仿若一条无形的巨龙,将整片山脉吞噬。祁连山从半山腰往上的路并不好走,弯弯曲曲的小路纵横,逐渐的陡峭起来,道路狭窄连年失修且无人问询以至于道路坑坑洼洼,杂草丛生。

        孔礼深一脚浅一脚在山路上蹒跚而行,杂草中时不时会有窸窸窣窣的跑动声以及吱吱吱吱的叫声,孔礼也是见怪不怪,只是要时不时留意草中有没有毒蛇之类的毒物,好在孔礼习得草药的习性,对于规避毒蛇的草药也知道几种。

        孔礼从来不信鬼怪,怪力乱神庸人自扰。人死如灯灭,枯骨一堆而已。

        野兽的眼睛在夜空中分外的明亮,就像两颗火龙珠一般,小猿的眼睛就是如此,好似前世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一般,火眼金睛,两颗火红的眼睛在夜空中分外的醒目且震慑。

        若是远远瞭望,胆子小的定然会吓得魂不附体。

        普通的野兽并不会无故的攻击人类,它们都有自己的领地意识,对于人类它们往往都是敬而远之的。

        但凶猛的野兽已经开始初初的开启灵智,已经开始学会伺机而动,分辨强弱对手了。

        孔礼可以肯定此刻定然有野兽在远远的注视这他,只要他稍稍有什么紧张的举动,野兽便会直接向他发起攻击。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时候猎人和猎物并没有本质的分别,无非是最终鹿死谁手的道理。

        孔礼颈部的汗毛早已炸起,危险就在左近,后背的短打也早就湿透,他原本便穿的淡薄,现在已湿透只觉透心凉心飞扬。微风吹过,渐行咋冷,可是孔礼依然要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而精神却处在高度的紧张之中。越是这样越不敢有稍许的慌张,越慌张便越会露出破绽给凶兽已可趁之机。

        他刚才明明看见一双紫红的眼睛在左前方一闪而过,那双眼睛一直在留意自己,像是在盯着猎物一般,茹毛饮血,虎视眈眈,从那双眼睛间隔的距离不难发现,这绝对是一只体型庞大的凶兽。恐怕不下于三四百斤,这等凶兽,多半已经通灵,这等灵兽已经可以通过感知对方的举动甚至心跳来判断对手的强大与否,是不是好下手,而不会盲目的攻击敌人。

        而小猿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头凶兽,并且在第一时间预警,做好攻击状,让对方并不敢轻举妄动,有小猿在,孔礼可以放心凶手的致命攻击。

        孔礼的腰间憋着一把匕首,匕首上淬了毒,这种毒是孔礼研制的一种麻药,比之普通的麻药要强大几十倍,这是孔礼平时做防身所用,匕首出窍,在月光下折射出一阵泛白的光,凶兽心有所感,遥遥的注视良久,仿佛是被小猿惊到,所以并没有过度的接近,而是在四周环视,等待时机。

        “好聪明的妖兽。”

        孔礼莫不做甚,神情镇定自若,任凭身上的短打已经湿透,透着丝丝凉意,心中仍不敢有半点的松懈。

        孔礼知道,在他没有漏出破绽前,那头凶兽绝不会铤而走险,对它发起攻击,双方都在以静制动,看谁先沉不住气。

        孔礼肉身修为已经到达第三层圆满,浑身的气力接近三百斤,再加上他矫健的步伐,以及对招式的领悟和运用,还有小猿在一旁辅助,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一人一兽对峙了半晌,凶兽见没有下手之机,噗通一声传到草丛中消失不见。

        “呼!”孔礼缓缓的呼出一口热气,心跳早已扑通扑通作响,但他扔不敢有半点的松懈,而是警惕的注视着四周,一会儿之后,见四周却是毫无动静,便又缓缓的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因为前面有小猿带路,孔礼可以完全不用担心会迷路。一人一猿就这样走了有将近半个时辰,一路上磕磕碰碰,孔礼不经意回头时借着月光也几乎看不清回去的路了,往前的路依然在重重的迷雾之中,越往高走,迷雾越重。

        山风凌冽,高处不胜寒。

        孔礼一边走一边留意四周,树林之中,不时有淡淡的幽兰鬼火出现,鬼火呈蓝色,在风中呜呜作响,好似风中摇摆的幽灵,亦或是地府的孤魂野鬼,听上去,咋似老人的哭声。

        起初孔礼也曾被吓得胆战心惊,甚至为此大病了一场,以为世间真的有鬼。后来了解事情始末之后,才知道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所谓的鬼火不过是枯骨在自燃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亏着孔礼还是两世为人,不得不后悔自己当初化学学的太差。

        从那之后,孔礼更加确认世间无鬼,所谓的鬼怪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孔礼没有想到这一段路居然走的如此的漫长,内心仿佛熬过了一整个冬天一般,他以前没有到过祁连山的深处,对于祁连山深处的路径也是一无所知,他甚至有时忍不住问自己干嘛要一时冲动选择半夜上山,但他从来不后悔。

        这时,只听得一阵唰唰的声响至草丛中急速而来,向孔礼靠近,顿时片片的树木倒伏,草木枯萎。

        飞沙走石之间溅起层层的雾障。

        借着月亮的微光,孔礼可以看到一条巨大的身躯正向这边游动,身躯巨大,移动急快,转瞬极致,那瞬间抬起的头颅犹如三角烙铁一般,漆黑中透着一阵油量的光泽,张口突出红红的蛇芯。

        这是一条巨大的蝮蛇,漆黑如墨的蛇鳞好似一身坚固的铠甲,蝮蛇毒性猛烈,嘴角的悬液低落下来,周围的草木皆被其毒性侵染,霎时枯萎,冒出腾腾的毒物。

        蝮蛇身长恐怕过了五米,且看其样式,多半已经通灵。

        说时迟,那蝮蛇毫不停留,居高临下,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向孔礼咬来。

        孔礼早有准备,身下的脚步向左移动,在间不容发之际恰恰的躲过了蝮蛇的一击,接着蝮蛇摆动巨大的身躯向孔礼击来。

        “好胆!”

        孔礼大喝一声,身躯向前,如鹤立九天,向空中高高跃起,脚上头下,手中的匕首已经狠狠的向蝮蛇的腹部刺去。

        “当!”

        手中一阵火星四溅,好似一阵金铁的碰撞,巨大的撞击力震的孔礼一阵手麻,匕首险些脱手。

        “好强的肉身。”

        单凭这样的气力,恐怕已经不下于五百斤龙虎相继的巨力。放在安来镇,也是了不得的高手。

        孔礼心中一沉,不仅没有半分的恐惧,反倒越发的兴奋起来,这是他练武以来遇到的最强大的对手,不禁一阵跃跃欲试。

        只有不断的越级挑战,才能不断的发挥自己的潜能,在生死边缘徘徊,才能不断的淬炼自己的意志。

        人尽其力,物尽其用便是这个道理。

        孔礼身影如鬼魅,在蝮蛇如钢鞭一般的尾巴攻击之下,连连闪躲,时不时的出招向蝮蛇攻去。

        地面被击打出一条又一条寸许深的沟壑,飞沙之间,群树被连根拔起。

        小猿则作为主力负责牵制蝮蛇的眼线,而孔礼则负责偷袭,给蝮蛇以致命一击。

        孔礼连连躲避,不与蝮蛇正面碰撞,而是化身幽灵,脚下是一片方寸之地,肆意游走,而匕首则时不时的向蝮蛇刺去,挑起薄弱的所在,不求一击即中,而是要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他相信,以他匕首上的麻药,迟早会发挥作用。

        而小猿则与蝮蛇正面对抗,牵制蝮蛇的主要攻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