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十章 狐妖
        孔礼寻声看去,只见前方一位妙龄女子款款而来,这位女子年方十四五,正是豆蔻年华,步伐轻盈,身姿婀娜,长得一双杏花眼,丹琼鼻,鹅儿一般的脸蛋惹人怜。腰儿莹莹一握,身材饱满,体态丰盈,迈步间犹如翩翩飞舞的彩霞。

        “小女子姓玲,名莲儿,这厢有礼了。”莲儿仙子走到近前,迎着孔礼微微的做了一幅,姿势毫不做作,好似大家闺秀。

        “小生姓孔名礼,添为安来镇人士,今日寻声至此,打扰了仙子的清修,望莲儿仙子海涵。”孔礼不敢怠慢,身手回礼道:

        “公子说的哪里的话,切莫折煞了莲儿,莲儿与三位姐姐暂住于此,却是承蒙了公子的恩情。公子快请到舍下小坐,喝杯清茶,以解一路奔波困乏。”莲儿仙子声音温润,犹如靡靡之音,又如婵娟情话,令孔礼直觉魂在天外,万千芳菲,情不自禁。

        孔礼有心推辞,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无从说起,仿佛有一种魅惑在吸引着他往前走,即便前面是刀山火海也推辞不得。

        “那就多谢仙子了。”

        见孔礼并不推辞,原本欢笑迎客的莲儿嘴角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眼珠子闪了闪,便有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两人一前一后转过几座假山,来到一处凉亭,凉亭不大,方寸之地,一张桌子,四张凳子,皆为美玉雕琢,却又毫无雕刻痕迹,仿若美玉天成,浑然一体。

        凉亭的雕琢也是让人叹为观止,普通的凉亭不过是一些青砖绿化,外加一些简单的修饰。

        而此间的凉亭却彷如美玉天成,雕梁画栋,璞玉为柱,玛瑙为延,翡翠为雕饰,拳头大的水晶也只是临边的点缀。简直极尽奢侈之能事。只有一心求道之人才会摒弃俗世的纷杂,金银珠宝不过是过眼云烟,浮云而已。

        “这等的奢侈,即便是我孔家鼎盛时期也不及其万一。”孔礼心中暗暗咂舌,对几位仙子更加崇敬了几分。

        “公子快坐,小女子为公子上茶。”莲儿仙子姿态优雅,毫不做作,尽显大家风范,斟茶时还不忘对孔礼茵茵一笑,令孔礼心头一跳。

        “这小娘子,好生的勾人。”孔礼若不是两世为人,生韵世事,恐怕早就被勾的七魂丢了六魂。

        孔礼接过茶杯,茶香扑鼻,醒人肺腑,身心的困乏顿时一扫而空。孔礼轻茗一口,顿时古色古香犹如山涧清流一般荡人心肠,直叫人醉卧山间,空谷传响。

        “好茶!”孔礼不禁赞叹一声,心下欢喜。

        忍不住又茗了第二口接着一饮而尽,心中的范恼忧愁顿时不复存在。醉倚新楼邀明月,梦中红颜舞霓裳。?红袖添香夜读书,卿正欣喜吾欲狂。携手相看徘徊处,知音鸳侣共徜徉。

        霎时,忐忑,惶恐,焦灼,靡费,易怒,张扬,愤懑在孔礼胸中跌宕来去,丘壑难平。又有靡靡之音交织纠缠,美人莺歌燕舞惹人怜。心中无限的思绪被突然间的放大,让孔礼心生烦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孔礼只觉耳边远远有呼喊之声,但心思早已在梦乡无留恋。

        突然,风声诈起。。。。。。。。。。。。。。

        原本楚楚动人的莲儿仙子突然摇身一变,换做一只雪白的银狐,前嘴凸起,雪白的毛发光滑的好似丝绸一般光华透亮,银狐尖嘴猴腮,隆长的嘴巴高高挂起,显出几分狡猾,嘴角几根修长的胡须上下摆动,活灵活现。

        在小莲的身侧,赫然有三只一模一样的银狐环视。

        “几位姐姐,今日我等四姐妹总算有口福了。”莲儿嘴角犬牙呲互,笑面獠牙,嘴角的口水止不住的滴落下来,垂涎欲滴。

        “今日承蒙了妹妹的手段,姐姐也跟着开开荤,打一打牙祭,只是好久不曾开荤,姐姐倒是十分想念喝人血的味道了。”其中一只银狐声音细腻的说道;它的声音比之小莲的声音还要细腻几分,说话时表情透着几分兴奋和张狂。

        “可不是吗?两百年前我等四姐妹落难于此,被那牛鼻子老道设法困住。那牛鼻子老道虽然没有杀我们,却也将我们困于此两百年,整整两百年,若不是我妖族天生寿命较长,要不然早就死在这荒郊野岭,成为了一堆孤魂野鬼。

        这两百年我们四姐妹进出不得,又无人问询。前几年还能吃一些落单的骆驼打打牙祭,喝点人血,现如今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我等只得吃一些山鼠兔子度日,吃了这么多年,姐姐早就吃腻了。”另一只银狐出口抱怨道;

        “姐姐快别说了,妹妹都伤心死了,前些年我等四姐妹还可以吃些山鼠兔子勉强度日,近几年山上连山鼠兔子都少见了,妹妹时常去挖一些紫薯萝卜果脯,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四姐妹是一心向佛的野狐禅。”说着说着,最后一只银狐竟低低的抽泣起来,显得好不可怜。

        莲儿身边三只野狐各自抱怨了一阵,也稍稍解了这些年心头的怨气,毕竟压抑了太久,难得的一抒胸怀。

        “好了好了,大好的日子三位姐姐切莫说那些丧气话,这等鲜活的人肉摆在眼前三位姐姐应该高兴才是。”

        莲儿现在适时打断三位姐姐的牢骚话,免得扫了今日的兴致。

        “莲儿妹妹说的对,今天是大好的日子,姐妹们切莫说丧气话,坏了兴致。”四姐妹中,大姐银狐接着莲儿的话说道。

        “今日莲儿妹妹马到功成,当计头功,这等鲜活的人肉自当有莲儿妹妹来分配,不知众姐妹意下如何?”

        “姐姐说的对,我等姐妹自当毫无疑义。”其他两位野狐出身附和道;

        莲儿心下欢喜,嘴角的悬液已经快要滴在了地上,眼神目不转睛的盯着昏迷的孔礼,心神迫切的说道;“谢谢几位姐姐成全,小妹也不推迟,妹妹这次只吃此人的大脑,其它的肉食和鲜血皆归三位姐姐所有,三位姐姐意下如何。”银狐莲儿一边盯着到嘴边的人肉一边向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其它三只银狐询问道;

        “今日莲儿妹妹是头功,妹妹的要求姐姐理当满足。”其中作为大姐的一只银狐回道;

        “理当如此。”

        “理当如此。”

        其它两只银狐也应声附和道:

        这人体的大脑中脑髓乃是一个人的精华所在,对于妖族来讲,最具有吸引力也最滋补。人体的血肉固然具有吸引力,但若是和脑髓一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既然如此,小妹可就不客气了,哈哈.”

        银狐莲儿看着就在眼前的孔礼,犹如上好的猎物一般,竟不自觉的舔了舔嘴角的触须,张扬的向上竖起,看上去威风凛凛,接着伸出锋利的爪子向孔礼探来。

        “咿咿!”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眼见得孔礼即将被四只白狐当做嘴中鱼肉,大快朵颐。眼前霎时一道红光闪过,电刹风奔,雷霆万钧,接着一只浑身金毛的猿猴向银狐莲儿扑来,银狐莲儿原本一颗心全在孔礼身上,无心其他,猝不及防之下,探出去的爪子上顿时被抓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血痕深可见骨,顷刻血流不止。

        莲儿爪子吃透,急忙收回爪子,嘶吼一声,悲愤连连。定睛看去,却见一只金色猿猴正横在孔礼的跟前,好似一面屏障,将孔礼和野狐隔离开来。

        这只猴子正是小猿,小猿在抓伤莲儿之后,便护在孔礼身前,与对面的四只银狐怒目而死。

        “又是你这厮,老是坏老娘的好事。”吃了亏的银狐小莲在看见小猿时明显眼前一愣,想起几个时辰前后山被人偷偷采摘的雪芳菇,分明便是这厮。

        四只白狐顿时牙呲欲裂,火冒三丈,而今罪魁祸首就在眼前,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几个时辰前小猿与她们在山中铲斗,寡不敌众,但好在小猿身手矫健,又具备惯偷的潜质,最终逃之夭夭。

        “好你这厮,偷了老娘的仙草,居然还敢回来。”一想起被眼前这厮偷吃的雪芳菇,老大银狐气就不打一处来。

        “那雪芳菇可是难得的异种,我等四姐妹细心栽培了近百年,自己都不舍得享用,本想着等到雪芳菇长到三瓣之时才慢慢享用,好为我四姐妹增强些修为,没想到却被你这厮囫囵吞枣捷足先登了。”老二也是气上眉梢。

        谁知小猿见到债主仍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好似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在石桌上跳来跳去,不时的鼓起胸膛,捶的咚咚作响,眼神中充满了挑衅,好像在说我就来了,你能拿我咋样的感觉。

        “真是可恨,可恶至极。”莲儿早已忍无可忍。

        气道:“三位姐姐还等什么,这红毛火猿虽是上古异种,可是早已绝迹,何况这厮只有微薄的血脉,若是单对单,我等四姐妹皆不是它的敌手。可是今日我等四姐妹是一拥而上,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蚁多咬死象。妹妹今日定要挖其心脏,吃其脯肉,喝其鲜血,才能解我等心头只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