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十一章 血战
        说着,银狐莲儿率先向小猿扑去,其它三只白狐也不敢怠慢,相继向小猿扑去。

        小猿心下警惕,见招拆招,它与这四只白狐有过一场战斗,深知这四只白狐绝不简单。

        凶兽之间的战斗往往都是近身搏杀,小猿高高一跃,顿时挑出四只银狐的包围圈,接着鼓荡胸膛,犹如远古战猿一般,双拳交击不算的捶打自己的胸膛。

        它的胸膛擂鼓之声响彻心海,提神醒脑,恰好可以破了白狐的靡靡之音,不至于战斗中被白狐的靡靡之音所迷惑。

        与此同时,小猿的身体也在节节拔高,好似高楼平地起一般,很快便超过了一丈,浑身的肌肉高高隆起犹如岩石一般棱角分明,一块一块的肌肉线条透着金属的色彩,一双火红的眼睛发出闪闪的红光,摄人魂魄。

        “吼!”

        小猿大吼一声,声音撕裂长空,空谷传响,令人心头一颤,心下胆寒,四只白狐也是心头一跳,心中闪过一丝不妙,接着之间小猿率先发难,向其中一只白狐扑去。

        很快五只凶兽便战作一团,不时有血光喷溅,乱石纷飞,咚咚咚咚的脚踏声此起彼伏,锋利的爪子相互碰撞,电光火死之间迅猛异常,左冲右突雷厉风行。若是此刻孔礼是清醒的,定然会惊讶于眼前的小猿居然如此的悍勇,好似佛门的金身罗汉一般降妖伏魔,不死不灭,面对四只银狐居然很够斗得旗鼓相当不分轩轾,且越战越勇,凶悍无匹,跟平日里的那只畏畏缩缩的小猿完全判若两人。

        “呼呼呼呼!”

        几个回合之后,小猿脚下一顿,身形晃动了一丝,好似有些虚不受力。血脉提升绝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而是要机缘和机遇并存,还要有过人的胆魄,这几点缺一不可。小猿终于因寡不敌众,败下阵来,不断的喘着粗气。但即便如此,小莲与它的三位姐姐也并不好过,每只银狐的身上都挂了彩,或深或浅的伤口清晰可见。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艰难,小莲四姐妹比谁都清楚,红毛火猿并没有拼死一搏的意思。可一但红毛火猿面临危险,便会燃烧最纯正的血脉,发挥出属于红毛火猿最巅峰的战力,到那时即便小莲四姐妹也不敢轻言取胜,即便胜利也是惨胜。

        “都说红毛火猿乃是地府的凶神,凶残成性,最是善斗,故而又号称战争狂猿,今日我等四姐妹面对一只还未成年的红毛火猿尚且如此,想来传言非虚。”银狐大姐开口说道;

        其它几只银狐心下凌然,这红毛火猿乃是高等血脉,凶兽之间本来便有血脉感应和血脉压制。因此四只银狐在战斗中天然处在下风。

        “若不是我等四姐妹修道比它早,修为比它高,今日恐怕就悬了。”

        “所以既然已经接下仇怨,便决不能放它离开,须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理当如此,今日既然结下了梁子,自然要不死不休。”银狐四姐妹你一言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语,将章程安排好。

        “妹妹须要留意这厮逃跑,莫要给他可趁之机。”老大银狐出言提醒道;

        “姐姐且放宽心,妹妹早有计策。”小莲眼睛一转,狡黠之色一闪而过,顿时左手向凉亭中的孔礼探去。

        触不及防,声东击西。

        “吼!”

        小猿顿时大怒,探抓向小莲击来。

        围魏救赵便要直取首脑。

        “妹妹好计策。”其他三只白狐眼睛一亮,明白了莲儿的用意。

        眼前的红毛火猿最在乎的莫过于凉亭中昏迷不醒的孔礼,此刻小莲放弃联手攻击红毛火猿,反而向孔礼下手,分明是要打乱小猿的节奏,小猿因为紧张孔礼所以不得不救,这样就顺其自然的陷入了小莲的圈套之中,其它三位银狐顿时会意,连忙向小猿扑去,小猿已经失了先机,再想旧孔礼已经来不及。

        银狐小莲的前爪已经触到了孔礼的皮肤,前爪锋利无匹,轻松的便刺破了孔礼的皮肉,只见刺破的皮肉处一粒鲜血渗出,接着滴滴答答鲜血不尽。

        “哈哈哈哈哈!”

        银狐小莲舔了舔爪上的鲜血,年轻的人血,鲜红而有活力。这样的鲜血简直是一种美味。

        此刻的小莲彻底激怒了小猿,原本红色的双眼开始变成了红褐色,越发的深邃和孔洞,犹如深深的漩涡,让人一旦深陷便无法自拔。

        “吼~”

        魔猿易怒,易怒则要蚀佛杀仙,杀出一片地府枯骨,杀出一片般若地狱。

        “小心,这厮正在燃烧血脉了,它的血脉并不高,燃烧之后并不能维持太久,我等只需要拖住它片刻,等到他血脉回落,便是它的死期。”大姐白狐见多识广,一眼便看出了小猿的状态,大声的提醒道;

        其他三姐妹心中凛然,手上更不敢大意,它们原本在血脉是便被这小猿克制,心生怯意,现在小猿突然强化血脉,血脉返祖。对他们的血脉压制便更加明显,可是眼下骑虎难下,不得不拼尽全力。

        正在众人大决战之际,孔礼身上正在发生一阵莫名的变化,生死之间自有大机缘,要么生存,要么消亡,无非是二选一。

        “抱元守一化一道真气回流,丹田而生阴,识海而生阳,阴阳相继视为纯元。”孔礼脑海之中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这是孔家的一句祖话,流传了几代,直到今日孔礼才渐渐明白他的寓意。

        孔礼的胸口一阵暖流涌动,直冲孔礼的识海,仿佛连接阴阳之极,接着以孔礼为中心,胸口的玉佩向外发出一波又一波的玄光,玄光之中响起禅唱,犹如圣人讲到,以仁义教化天下,传播礼教,扫除盲障,知音妙法,渡人向善,除魔卫道,剔除奸靈。

        “啊!”

        银狐小莲由于靠的最近,最先被玄光所伤,只觉圣光临尘,身心顿时入赘深渊,圣人之音专克妖魔,一切邪魔外道皆为魑魅魍魉,孔礼胸口的玄光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道紧箍咒一般将银狐小莲死死的定住,一道又一道儒家箴言响彻开来,小莲百般着急,脸上的表情扭曲,惊恐万分,胸口起伏不定,怎奈法力浅薄,身心俱疲,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被一点一滴消磨成无形。

        “妹妹!”

        其它三只白狐见小莲这般光景,虽然心生惧意,却仍连忙舍身来救,四只银狐本就同气连枝,绝不肯见死不救。

        既然生于平淡却不甘于平凡,既已选择诀别便要共赴黄泉。

        千古艰难,为死而已。

        只是圣人无情人有情,有人问:世人杀一人与杀千万人有何区别。

        圣人云:无区别。

        四只白狐在玄光中全部束手,皮肉化作尘消,道行化作风灵,逐渐化道,化作袅袅的炊烟,最终归于尘世间,尘归尘,土归土,如此罢了。

        等到银狐化道,山中顿时狂风大作,乌唰唰的卷积着四周的花草树木,原本瑰丽的景色顿时一变,原本应该是世外桃源之地,此刻已然是杂草丛生,树枝凋敝,零零落落的黄叶铺满尘世。

        原先的假山不过是一堆乱石嶙峋,而流过的小溪也不过是几条早已干涸的洼地。

        好一会儿之后,孔礼从梦中惊醒,已然惊魂未定,对于刚刚的事情仍然心惊胆战,仿佛三伏天下了场大雨,浑身湿透。

        “好你个小猿,叫你带路的,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孔礼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缱绻在一旁的小猿,只见小猿又开始探头探脑,神情有些萎靡,紧张兮兮起来。

        “你个胆小鬼。”

        走了一路,孔礼有些饿了,肚子咕噜咕噜叫了一阵,便烧了些肉脯下肚,肉脯中灵气充足,对于炼体镜三重的孔礼来说却是再好不过,充沛的灵气顿时流过全身四肢百骸,壮大全身的筋脉气血,一会之后,孔礼只觉浑身的气力又增长了不少。

        一会儿之后,一人一猿来到了一个小湖边,说是小湖其实是一个浅潭,连着纵身只有四五十米远,湖水很浅,清可见底,祁连山多是山头相连,山头与山头之间好似一个个馒头包,而馒头包之间便是高山上水流冲刷之地,久而久之有些洼地便渐渐形成,故而时常能看见一些浅潭。

        潭水从山的缝隙里流过,去腐存精,潭后面是一面笔直的石壁,好似刀削一般,千凿万韧,石壁上爬满了绿油油的迁藤,一节一节的形状,这种迁藤细软,带着尖刺,这些尖刺无毒,却能用来剔除脓包消毒之用,喜于阴暗之地,故而又称阴浊藤,阴浊藤上常躲藏蚺虫,此虫体小肉眼可见,以吸食活物的骨髓为生,故而又称寄生虫,看石壁的形状,不像是天然而成,倒像是前人所铸。

        经过刚才的迷魂阵,此刻的孔礼变得更加小心敬慎起来。

        小猿的情绪又开始紧张了起来,刚刚也吃了不少肉食,只是有些挑肥拣瘦,身体也恢复了不少,粗重的呼吸让周围的空气变得非常刺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