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十二章 巨鳄
        孔礼知道,这是小猿在对某些东西发出警告,孔礼轻轻的抚摸着小猿后背的毛发。

        慢条斯理的说道;“小猿,莫慌,跟我说说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小猿像是听懂了孔礼的问话,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孔礼的肩膀,接着一个跳步犹如凌空飞渡一般,在水面上轻点记下,水面上波光粼粼,后背向空中高高跃起,身体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一跃跳过了整个小潭,来到了对面的石壁间。

        这一连贯的动作简直是水到渠成,毫无半分多余的动作,即便是已经练武两年有余的孔礼也是自叹弗如,甚至说是羡慕不已。

        见着没有危险,孔礼便踩着石子轻轻渡河,小潭的水很浅,只刚刚到孔礼的膝盖,小潭中没有大鱼,只有一种浑身火红的小鱼在孔礼小腿边游来游去。这种鱼名叫火鱼,只因为它浑身火红而著名,喜吃浮游生物。

        脚下的地面很滑,应该是石头上常年积水而长出的苔藓,碧绿的覆盖着一切。

        “咕噜!”

        水潭刚过一半,水潭中间的水面轻轻的滚动了一下,一个细小的水泡从底部冒出,接着波的一声脆响炸开来。

        孔礼心有所感,转身看去,却见水面上并无长物,波澜不惊,只觉是水底石头滚动造成,心中并未在意,并接着往前走。

        “波!”

        第二声脆响又至想起,虽然不是同一个地方,却令孔礼心下警觉。眼睛不住的向四周打量,脚下的步伐不停。

        接着整个水潭皆有水泡冒出,好似一整片的湖底都在沸腾一般。

        肉眼可见,水底的石块在缓缓的移动,移形换位,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就要从石头底下挣脱出来。水泡便是从中间的一处长长的缝隙中冒出,转眼化作一个小型漏斗的形状,四周的水流正快速的向漏斗中流去。

        孔礼顿时心头一阵狂跳,预感到了事情的不妙。

        在微不可查之间,水潭之中石屑斑驳了一番,湖底,一片巨大的石头滚落,咕噜噜一阵声响传来,在这块石头原先的位置,一对如黑宝石一般的眼睛突然睁开,古朴而浑浊,好似沉寂在湖底的化石突然点化开来,那黑宝石一般的眼睛折射出一道绚烂的光泽,从湖底照射出来。

        顿时,有石屑从四周大面的滚落,犹如地崩山倾一般,在孔礼震惊声中,一颗巨大的头颅从谭地的石缝中挣脱出来。

        “哗啦!”

        水潭的地底顿时发出一阵狂澜,湖中的水好似喷泉一般像四面八方飞溅而去,一阵呼啸之声将整个水潭的水流全部卷起。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也不过如此。

        “嗷!”

        巨大的兽吼声顿时在四周响彻开来,令人心中一惊。

        一只巨大的鳄鱼突然探头伸出水面,它的头颅何其之大,几乎相当于半个水潭面,它的身躯几乎相当于一座假山,浑身的皮肉褶皱嶙峋,有光金光琳琳的铠甲一般厚重,一双漆黑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

        墨的眼睛令人望而生畏。

        它扬天怒吼了一声,深邃的獠牙撕裂长空,接着抖了抖身上的石块,巨大的石块从鳄鱼身上脱落下来,只见一阵的飞沙走石。将四周溅起阵阵的浪花。

        孔礼也随着鳄鱼的站起而拔高,身法急快,躲避四面八方飞溅而来的石块。心中惊骇莫名,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是踩着鳄鱼的身体过湖面,他也没想到这鳄鱼身躯居然如此广大,几乎相当于整个水潭面,比之前世动物世界中的霸王龙还要大上几分。

        在一阵翻云覆雨之后,它眼神犀利的看向孔礼,眼神中露出不屑与贪婪,大吼一声,突然伸长头颅张开血盆大口向孔礼咬来,它的嘴巴何其广大,上下两排巨大的门牙锋利无比,冒出深深的寒芒,比之练兵的金钢还要锋利几分,长长的舌头上长满锋利的绒毛。孔礼心下了然,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不敢大意,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匕首已然出窍。在躲避鳄鱼巨大的獠牙下,突然一刀刺向鳄鱼的喉咙。

        若是刺鳄鱼的背部,并不足以对鳄鱼造成太大的威胁,而喉咙是鳄鱼的要害,若是能刺破鳄鱼的皮肤,便能够很快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把匕首极为锋利,乃是孔礼花了大价钱找镇上的工匠精心打造的,所以孔礼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可是当匕首触及到鳄鱼的皮肤的时候,孔礼的表情明显惊愕了一下,因为匕首并没有刺穿鳄鱼的表皮,若是细看,只有一点点轻轻的划伤。甚至都不能称作为伤,不过是一道印痕罢了。

        “这么硬。”

        孔礼心中骇然,知道今日恐怕是一场硬仗,单单这样的肉身就远不是孔礼所及,所以当即轻点河面,向后方退去。鳄鱼轻甩了一下头颅,突然左爪向孔礼探来,它的爪子伸出,遮天蔽日,犹如倒钩一般的利爪划破空气将孔礼按在掌下。

        这一掌的力量何其之大,空气中发出一阵轰鸣火爆之声,紧接着沿着水潭一周的大树全部倒伏。许多巨大的石头被瞬间抓成齑粉。

        这等的力量,孔礼可以肯定,一掌便足以将自己拍成肉饼。

        孔礼急中生智,在生死之间,突然不退反进,身体在空中一个翻转紧接着平头一跃就像一只俯冲而上的利剑,攀住鳄鱼的爪被附在了鳄鱼爪臂之上。

        说时迟,孔礼顾不得多想,匕首已经向巨鳄胸前扎去。这一次孔礼用了十层的力,几乎毫无保留。

        “铿!”

        只听得一阵摩擦的声音响起,孔礼的匕首仿佛是擦到了坚硬的崖壁上,只留下了一条浅浅的划痕。

        但就是这条划痕却让孔礼眼前一亮,在一刹那间抓住了逃生的机会。他借此一跃而起向崖壁上越去。

        鳄鱼像是恼羞成怒,嘴角两排巨搓一般的门牙怒吼一声,支配者利爪向孔礼探来。

        “好聪明的野兽。”

        孔礼早有防备,身躯开始变得扭曲,就像一只随风摇摆的双燕,行踪飘忽不定,难以捕捉。这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步伐,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孔礼在实战中总结的战斗经验,临危不乱,遇强则强,一场场的大战和磨炼,一次次的鼻青脸肿,从最初的只能坚持几息到渐渐的可以坚持几十息,一步步走来,虽然艰辛坎坷,步履蹒跚,但对孔礼的成长收获极大,武道经验突飞猛进,也正是凭着其丰富的经验一次次的避开了鳄鱼的攻击,而后凭借着极大的冲力在空中切换着方位。

        孔礼找准时机,在尽量避开鳄鱼的攻击同时,不断的向崖壁的方向冲去。只是在间不容发的一瞬间,鳄鱼的身体突然停顿了一息,这一息正好给了孔礼喘息的时间,他的脚下移动,健步如飞,很快,孔礼就越出了十几丈的距离,稳稳的站在了水潭之后的石壁上。

        好似感受到了威胁,鳄鱼停下了估计孔礼,而是头颅向后探去,眼射神芒,一股无形的威压铺展开来。只见对岸的小猿突然高高跃起张开爪子向鳄鱼冲来,小猿居高临下,虽然身材娇小,却威风凛凛怡然不惧,将鳄鱼的视野锁住。浑身金色的毛发舒展,金光灿灿,源自凶兽天然的血脉之力扩散开来,高等血脉的凶兽自有其威严。神圣不容轻犯,要么在战斗中成长,要么在战斗中消亡。

        小猿面对巨鳄有其天然的优势,它的身材娇小,身法奇特,移动的速度比之孔礼的速度还要快上好几倍,这便是它相比鳄鱼最大的优势。

        鳄鱼身材庞大,肉身好似坚固的岩石一般,利剑一般的爪子锋利无匹,巨大的力量足以将普通的山体击垮,正所谓尺有所长寸有所短,鳄鱼巨大的身躯并不利于它的移动。

        特别是对手还是小猿这般几乎可以踩着树梢前进而好不减速的高手,结果显而易见。小猿并不是鳄鱼的对手,它还未成年,两者实力的悬殊显而易见。而小猿却凭借其天然的优势一次次的从鳄鱼的爪缝间溜走,令鳄鱼几乎怒不可遏,却又无能为力,空有一身无穷的力量但却施展不开。

        “嗷!”

        像是出于愤怒,鳄鱼又自怒吼了一声,巨大的身躯一大半露出水面,露出水底一个巨大的深坑,站起来的鳄鱼更加高大,比之一般的山丘还要雄壮几分,浑身的肌肉好似岩石一般濬黑而斑驳,湖底的水只淹没到了鳄鱼的脚掌。

        又是一阵哗啦啦的巨响,这一次不是水声,而是金属与石头碰撞的声音,声音清脆,一声又一声的回荡在山谷间,叮叮叮叮作响。

        孔礼定睛看去,只见鳄鱼的四条大腿处,铁锈一般的金属锁链贯穿了其四条大腿,每一条大腿上各有两条犹如人类大腿一般粗大的锁链,一共是八条,都透着金属光泽,随着鳄鱼拼命的挣扎,锁链的抖动也越发的剧烈,剧烈的金属碰撞声和摇晃声刺破耳膜。

        铿!铿!铿!铿!

        一阵阵的金属碰撞之声传播开来,渐渐的,锁链上的锈蚀慢慢的脱落,露出里面好似黑暗金属的光泽,明亮如新,闪着熠熠的神芒,令人眼前一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