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劫仙帝 > 第十三章 仙 府
        孔礼一眼看出,单单凭着这种光泽的金属绝不是普通的金铁,普通的金铁在水中泡的久了也会锈蚀严重,而眼前的暗黑金属却毫无锈蚀的迹象,只是因为长期浸泡在水中而产生了一层污垢,单单凭借这一点就绝对价值连城,想想也是如此,能够困住这等威猛的凶兽就绝不是凡物,若是能够弄到手一小节打造一柄宝剑也当是不在话下的。

        孔礼虽然眼睛闪着亮光,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这些脚链抢来,只是这巨鳄还在虎视眈眈,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孔礼也是心下突突,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看来此物与我无缘!”孔礼心中一阵惋惜。

        鳄鱼疯狂的挣扎,它的力量巨大,带动山体都一阵微微的晃动,可是无论它如何剧烈的挣扎,依然无法摆脱大腿上的锁链,锁链被拉的笔直铿锵作响,巨大的锁链死死的卡在鳄鱼的大腿之中,另一头则深深的插入山体内,好似一个八角的方正,将鳄鱼死死的困在这片方寸之地,进退不得。

        小猿顽劣的性子终于有了尽头,在鳄鱼一阵疯狂撕扯锁链之际,它也趁机摆脱鳄鱼的封锁,几个跳步便来到了对岸。接着高高的跳到树梢上,看着远处的鳄鱼一阵的嘶吼。

        鳄鱼在连续的挣扎之后,徒劳无功,终于开始缓缓的停歇下来,口中喘着粗气,山体也开始平静下来,没有了刚刚的喧嚣,它看了看崖壁下的孔礼,眼神闪过一丝不甘和绝望。

        它的眼神显得落寞而悲伤,或许是长久的封闭让它的心变得孤僻而消沉,想挣脱束缚而不得的无能为力。

        最终它选择继续沉入湖底,做湖底的一块基石,好似从未存在过一样。

        “呼!”

        孔礼吐出一口浊气,一副死里逃生心有余悸的模样。刚刚若不是小猿的突然出手吸引鳄鱼的视线,单凭孔礼自己恐怕还要费一番不小的波折。

        “是谁将这只如此强大的鳄鱼困于此?”孔礼心中思蹙,“他的用意是什么?单单仅是困住它免得它出去害人。而困住鳄鱼之人厉害之处在于仅仅将鳄鱼困在方寸之地,只要摆脱小湖的范围,便不会被鳄鱼攻击到。这等精妙的算计足以显示此人的强大。”

        终于,孔礼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对岸,在石壁间,孔礼缓缓的调整着呼吸,打量着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这一切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像是许多年没人来过,显得杂乱无章,杂草丛生,眼前所见是一面简单的石壁,石壁不过十来米高,十几丈长,石壁上的阴浊藤已经被孔礼扒开了,只留下一层浅浅的蓝藻。

        “小猿不会平白无故带我来此,此地定然有什么特别之处。”孔礼心中思绌道;

        随即向石壁间的小猿看去,小猿心领神会,一个跳步从树梢上一跃而下,来到了最左边的一颗梧桐树上,这颗梧桐树与其他的梧桐树略有不同,别的梧桐树都是枝繁叶茂,春秋鼎盛,唯有这颗梧桐树只有树干而无树枝,几许凌乱的树枝从树底的位置伸展开来,一看便是新芽,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但即便如此,这颗梧桐树也有五六丈高,树干是被利器整齐的砍断的,树身已经渐渐枯萎,在梧桐树的树身上还能看见利器划过的痕迹。

        在梧桐树靠近石壁的一面,小猿轻轻的剥开泛在石壁上的蓝藻,只见石壁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凹槽,凹槽中间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圆饼,圆饼被青苔覆盖,若是不用心细看,绝难发现。

        “有机关。”

        孔礼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毕竟这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桥段,没想到却让孔礼遇见了。

        这种光怪陆离的事情顿时激起了孔礼的好奇心,孔礼走上前去,细细打量这个只有巴掌大的圆饼,接着左手按住圆饼,缓缓的向右转动。

        “咦,有戏。”

        圆饼随着孔礼施力的方向转动,孔礼心中激动,当下加大力度,接着往右转了一圈,一连转了两圈之后,圆饼顿时像是卡住了。

        “轰轰轰!”

        原本平静无波的石壁顿时抖动起来,成片的灰尘和小石块从石壁间滚落,滴滴答答不绝于耳,好似山崩地裂的前兆一般,连带着后方的湖面也都颤动不休。

        一面一丈高大的石壁向右侧平齐,顿时空处一个石门大小的山洞。

        “果然有机关。”

        而恰在此时,原本沉寂的湖面鳄鱼巨大的头颅探出湖面,看着山洞开启的位置,眼神闪过一丝愤怒和胆怯。

        刚说到这里,却听到后面传来一阵打斗之声,兵器碰撞的铿锵之声陆陆续续传来,听这声音人来的还不少。

        “看来刚刚的意象将山下的人也惊动了。”孔礼心中一凛,单凭那一道冲霄的紫红色神芒便足以惊动安来镇的视野,他在山中占据主动,所以凡事都能占得一丝先机,走在别人前面。可是自己毕竟势单力孤,若是来得晚了,再多好处也没自己的份。

        一想到这里,孔礼一转身走进洞去。

        孔礼刚进去不久,只见两位中年人联袂而来,这两位中年人身材圆润,却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他们看了看眼前咆哮的鳄鱼,眼神一惊。皆被眼前的巨鳄震慑住了,眼神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这头巨鳄见着又有人来,原本积郁的愤怒顿时狂暴,现在彻底狂怒了,仰天长啸,惊动着山林间一阵鸟飞马奔,一些普通的妖兽早已吓得四肢瘫痪,浑身发抖,大小便失禁。

        两位中年人身上都挂了彩,显然刚刚一路上来没少厮杀,凶险也绝对不少。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停在水潭十几丈远的位置,神情微凝的打量着不远处的巨鳄。

        “刚刚我好像看到有一个身影进去了。”过了少许,其中一位蓝衣的老者意味深长的说道;

        “嗯!”另一位灰衣的老者点了点头,眼睛缩了缩,没有过多的交流。

        “李源,你可不要忘了,你我两家的仇怨不过是上辈留下的一些小恩怨,可是哪一家,若是出了什么变故。。。。。”说话的这位便是陶家的家主陶盛,而与他并排而立的自然是李家的家主李源

        (本章未完,请翻页)

        ,蓝衣的老者说话浅尝辄止,意有所指。

        “能有什么变故,我等的使命早就完成。”李源不以为意,脸上波澜不惊。

        “但愿如此!”陶盛嘴上笑笑,眼神颇有些无奈,接着说道;“李兄志向远大,自然不甘心埋没于此荒僻之地,做这井底之蛙,只是。。。。。。。”

        “无需多言,陶兄的言外之意李某明白。江湖路远,祖训李某不敢违背,但李某的道路自己会安排。”李源说话时,颇有些不耐烦。

        “那就好,那就好。”陶盛原本是好意提醒,结果却是瞎子面前抛媚眼,自讨没趣。

        “刚刚的那束光应该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只是这道光来得快去的也快,所以只能分辨大概的方向。倒是眼下这头巨鳄不好对付。”陶盛眼神微凝的说道;

        “闯。”李源在沉默了半晌之后,依然是这般简单明了。说完,李源率先拔剑向巨鳄刺去。

        “这个莽夫,还是这般冲动。”陶盛暗淬了一声,有些无奈的加入了战团之中。

        山洞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微弱的风声渐起渐歇,从门前的灰尘和蛛丝网来看,此处应该是许久无人问询了。

        孔礼寻了个火把,缓缓的向洞中走去,小猿紧紧的抓着孔礼肩头的衣服,一人一猿都有些紧张兮兮的模样。

        孔礼拨开路口的蛛丝网,凭着微弱的光线辨别方向,神情紧张的关注着周围的一切,防范于未然。

        “有一具尸体。”

        还没走几米远,孔礼便看见石堆中有一具尸体,这具尸体体格很大,绝对有五六个成年人大小,尸体的皮肉早已腐化,只留下一堆枯骨,显然已经死亡很久,骨骼中的精华已经基本流失,这堆枯骨很大,看尸体的形状,应该是一具野兽的尸骸,看起全貌不难猜出应该是巨猿一类的野兽。

        巨猿的胸口一把铁剑穿胸而过,这应该是这头巨猿真正的死因。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但铁剑仍然没有完全锈蚀,可见这把铁剑当年是何其的锋利。

        “铿!”

        孔礼顺手拔起铁剑,只觉一股杀气侵袭而来,直教人浑身一颤。孔礼精神一震,将侵袭而来的寒流驱散,表情反倒没有半点的慌张,反而带着几分惊喜。

        “虽然已经不负当年的锋利,但仍不视为一把好剑。”说着,孔礼正准备试一试这把剑的锋利,却见小猿从孔礼的肩膀上跳下,蹲在巨猿的尸体前,声音呜呜的抽泣起来,仿佛是将只巨猿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莫非真的是小猿的亲人。”孔礼看着小猿伤心的模样,心中咯噔一下,也许自己真是一语中的。

        孔礼其实早就怀疑,小猿虽然个子只有猴子大小,但其样貌却与猴子有区别,却与巨猿一般无二,且其浑身毛发金光灿灿,威武不凡,其实普通的猴子可比,只是小猿个子太小,小到跟巨猿一脉又有天壤之别,恐怕是出生的时候先天不足导致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