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上有长生 > 第三章仙人语长生
        拔地而起的梧桐树和云中的黑龙皆化为人身站立于妖皇旁边。十侯身上流转着各色的灵魂雾气,看着三位妖中的皇者,神色凝重。

        云层中的轰鸣声不绝于耳,剑王侯浑厚的嗓音却清晰地传过来,“你们想宣战吗?”

        “你管不着。”妖皇随口说道。

        站在剑王侯旁边的刀王侯闻言说道:“真是找死。”随后她抱刀的手指微抬,一把巨大的长刀切开整个天幕刀势裹挟着肆虐的寒风劈砍而来,。黑龙所化男子迎刃而上,双手变幻成巨大的龙爪托住长刀,碰撞处一下子炸开刺眼的光芒。只听见一阵龙吟,长刀被黑龙皇紧紧缠绕然后寸寸碎裂。

        剑王侯拦住出刀的女子,看着她摇了摇头。刀王侯冷哼一声,双手抱刀冷漠地盯着妖皇。

        黑龙皇化为人身回到妖皇身旁看着刀王侯戏谑道:“就这点能耐吗?”

        “你!”刀王侯瞪着黑龙皇,又看向剑王侯随后无奈地低下头去。她心想,憋屈,太憋屈了。

        突然,众人皆抬头看着天空。不知觉间整个人间之上好像都被云层覆盖,透不出一丝光线来,人间从黎明又渐渐变成了夜晚。人间各处无论是凡人还是苏醒的修行术者亦或是妖物都抬头看着这一异象。之前落下的灵魂雾气变得燥热起来,像是夏季在地面滚动的热浪。

        就在十侯上方,云层中忽然炸起雷鸣,锐利的声响传遍整个人间,厚重的云层再次裂开一道道巨大的裂隙,如瀑布般的灵魂雾气汹涌而下。

        不一会儿,人间各处皆可见灵魂雾气从云中落下,雾气浓郁磅礴,凝成灵魂雾海淹没人间大地。万物浸泡其中,犹如海中浮游。修行术者与妖物在雾海中淬炼体魄,修行神魂,凡人亦可在雾海中延年益寿。

        众人看着这一幕,内心震撼不已。这是从未有过的异象,就算在十侯那个时代也无法得见如此浓郁磅礴的灵魂雾气。

        柳山林靠着树干,体内的黑色雾气渐渐平息下来。犹如海水般的灵魂雾气冲撞着柳山林的身体,但却只有零星的仿佛丝线般的雾气能够进入他的体内。柳山林擦拭了嘴角的鲜血,体内的三魂似乎在轻声呜咽。

        而诸侯和妖族皇者身上皆闪着剧烈的光芒,他们在疯狂吸收落下的灵魂雾气,他们周身的气势在这一刻攀爬至巅峰。时隔百年,灵魂雾气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姿态再次降临人间。世间万物都沉浸在惊喜和兴奋中,在灵魂雾海中肆意遨游。

        此时云层之上站着一人,他负手而立,看着脚下人间,眉眼如月,身上云纹长袍和银白色的发丝随风而动。周身气息平淡却又剧烈,仿佛随意的一个动作就裹挟着人间的起起落落。

        只见他微曲身子,双手做拨云状,口中轻念:“开。”

        瞬间,云上之人脚下白光大盛,像是盛开出大朵大朵的白色莲花。由人间往上看去,铺满整个人间的云层对半而分,一道道刺眼的光芒从裂隙中笔直照射下来,阵阵洪亮的钟鸣声从云层之上传到人间。

        柳山林的脑海里嗡嗡作响,体内的黑色雾气渐渐缩回到窍穴之中,金黄色的灵魂雾气瞬间充斥全身,淬炼着他的血肉骨骼。而他的神魂仿佛被浸泡在温水里,温暖而又湿润。

        钟鸣声渐渐消逝,人间众人看见孑立于云层之上的人,双腿仿佛不听使唤似的瘫软下去。只有在半空的诸侯和妖族皇者还有柳山林依然站立在原地,其余人皆不由自主地单膝跪地。

        “吾为云上仙人,见人间凋敝,故放出灵魂雾气供万物修行。可惜人如朽木,风行雨落之际,断叶残枝。吾于心不忍,故百年内人间登之最高者,吾愿授予长生道,修习长生法,入吾之云城,修成云上仙人。”

        声音苍茫久远,像是极远处山谷的回声,又像是近在耳畔的低语。

        云上仙人抬起一只手,向人间一挥。金黄色的灵魂雾气从对半而分的云层中汹涌泼下。人间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画卷,仙人提笔在上肆意挥墨。山川拔节,江海沸腾,万物获得前所未有的生机。

        世间万物皆可听见云上仙人之语,他们大声欢呼,疯狂地吸收着这磅礴的灵魂雾气,肆意地享受着这盛大的狂欢。

        十侯与妖族皇者沐浴在雾气瀑布之下,内心皆震动不已。他们的修行皆已至巅峰,要想更进一步难如登天,再者处于这人间,不管人或妖都逃不出世道轮回,就算修为达到巅峰的七魄境,他们也只是有着七个百年的岁月,而七魄境之下每境依次减少百年。

        如今仙人于云上语长生,人间谁人不受震动,谁人甘愿看着自己生老病死,谁人愿意自己虽有着搬山倒海的修为却也逃不出因果轮回。盛世来临,百年时间,如此磅礴浩瀚的灵魂雾气使得万物都有机会登高争夺长生。

        万物沉浸在灵魂雾海与仙人允诺的长生之中,只有柳山林高兴不起来。他用术念内视体内,虽然灵魂雾气可以再次进入身体,但周身窍穴皆被黑色的雾气所阻塞封印,无论灵魂雾气怎么冲撞也无法撼动分毫,只有三魂在体内变得越发明亮透彻。

        直到这一刻,柳山林才彻底相信自己的修行境界确确实实变成了三魂境初阶。七魄窍穴皆被封印,体内无法容纳更多的灵魂雾气了。

        柳山林看着在半空中气势逐渐增长的诸侯和妖族皇者,而自己体内灵魂雾气缓慢地流转着,感到无奈又绝望。

        他想到自己曾站于云端俯视人间,身边是一起长大的柳迹、柳月亭还有收养他的柳叔柳姨。他又想到自己幼时跌落山谷而逝世的爹娘,心里悲伤的水瞬间浸满全身。

        他摇了摇头,然后仰天长叹道:“世道为何如此戏弄于我。”

        灵魂雾气落了三天三夜之后,云层便合上缝隙,灵魂雾气也渐渐变成透明消散于天地间。

        诸侯与妖族皇者并没有真正开战,他们在小镇上方站立了一天,疯狂地吸收着下落的灵魂雾气,之后便消失在半空中。

        只有青木侯柳山林双腿盘坐在山崖边,旁边站着风起侯陈风清。

        在诸侯离去前用术念查看了柳山林的身体,皆表示无法探知出黑色雾气的跟脚。对于柳山林的状况,诸侯也感到不可思议。柳山林在百年前并未因战斗而落下病根,如今灵魂雾气磅礴如海他的修为却不增反而退回三魂境初阶的地步。

        剑王侯撂下一句,七日后于人间堂再议便御风离去。诸侯紧随其后。

        陈风清走到柳山林旁边坐下,拍了拍柳山林的肩膀说道:“如今灵魂雾气磅礴如海,人间格局也许会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洗礼。仙人允诺长生,万物奔赴。虽然你不知何故修为跌落,但百年时间,你定能找到破解之法,后来居上甚至孑立云巅。”

        柳山林眺望着远处云层退散后干净如洗的天空,说道:“世事弄人啊。七日后我的王侯之名恐怕也保不住了。”

        陈风清露出好看的笑容,像是绽放的花朵。他弯曲一条腿,左手搭在上面,右手撑在身后,顺着柳山林的目光说道:“到时候我陪你。”

        柳山林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百年后,云城定会有你我一席之地。”

        人间从这一刻开始凝成一颗巨大的茧,万物困于其中纠缠不清。日升月落,四季流转,处于这百年盛世的人间,谁会是最终登顶而入云城获长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