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上有长生 > 第八章再遇危机
        柳山林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天空干净如洗,没有一丝云彩。阳光随意地落下来,穿过密密麻麻的枝叶,在柳山林的身上印出一块块光斑。他睁开眼睛,用手挡住照射下来的阳光,轻轻皱眉。然后他立即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空荡荡的,只有地上的一滩血迹。

        柳山林想要站起身,可一下牵扯到身上的疼痛,他倒吸一口气,又靠着树干瘫坐在地上。他艰难地运转体内的灵魂雾气,疑惑道,“难道那只白猫跑了吗?”山林间并没有任何回应,只有清脆的鸟叫声和肆意穿梭的风声。

        柳山林渐渐力竭,呼吸声越来越小,慢慢地再次沉睡了过去,而周遭的灵魂雾气自发地进入柳山林的体内修缮着他的身体。

        地间边陲的的一个小镇里,一乞讨的落魄男人在大街上被店小二吐了口唾沫,店小二因为乞丐耽误了客人的上菜倒酒而被客人谩骂,看起来年过半百的掌柜在二楼房间里搂着年轻漂亮的女子感慨自己的年迈无力,被搂的女子想着自己要是能永远保持年轻该有多好。

        被赶出去的乞丐想着自己已经落魄了半辈子,每天被人踩在脚下受人侮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于是他捡起地上的石块大喊着冲进客栈。刚皱着眉忍着那些难听的谩骂的小二看着冲进来的乞丐,怒气更甚,一拳打在乞丐脸上,再一脚把他踹翻在地碰倒了好几张桌子。客人看着撞翻的桌子,谩骂声更加响亮。掌柜闻声走出房门,朝着楼下大声训斥,女子前来劝阻被掌柜粗暴地推开。女子瞪着眼睛,张牙舞爪地扑向掌柜,在掌柜的脸上留下几道指甲印。

        在角落坐着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少年,着深棕色长衫,发丝用一条黑色飘带束于脑后。他喝了口茶,用筷子夹着花生米丢入口中。眼看着小二还想继续踹倒在地上的乞丐,他手拿筷子轻轻一点,一根尖锐的石柱瞬间从地板钻出抵住小二的喉咙。

        所有人惊慌四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少年把最后一颗花生米丢入嘴中,一口气喝完碗中茶水,在桌上放了一些银两后走到小二面前。小二连连后退,拱手鞠躬说道:“少侠饶命,小的知错,还请少侠不要与小人计较。”

        少年摇摇头,盯着乞丐看了一会儿随后抬头视线环绕一圈说道:“弱者永远喜欢欺负弱者。”说完,他迈着步子向门外走去。

        他刚走出去,便被阳光刺入眼睛,他闭上眼想着:我吕墨清不会成为这盛世的弱者,我一定会竭力登高,入云城修长生......

        天空晦暗下来,柳山林被一阵阵鸟叫声吵醒。他感觉身体撕裂的地方已经好转许多了,只是肩膀处依然有一个窟窿,灵魂雾气在肩膀处围绕旋转,缓慢地孕育出血肉使其愈合连接。柳山林站起身,看向与白猫战斗的地方,只留下倒塌的树木和坑坑洼洼的地面,不见白猫的身影。

        他走到河边看了看河中蓬头垢面的自己,掬起一捧水使劲地搓着脸,随后脱了衣物,走入河中,冲洗身上的血迹。

        冲洗完之后柳山林换上柳叶给他收拾的衣物,随后他闭上眼睛盘腿而坐,周围的灵魂雾气浓郁磅礴,很快柳山林的身上就围绕了一圈圈的灵魂雾气,加快着肩膀的愈合。

        一直到半夜,柳山林的身体终于痊愈,宛如新生,他感觉自己的体魄变得更加坚韧了,体内的灵魂雾气也变得更加浓郁。他呼出一口气,再快速把灵魂雾气吸入体内。

        虽然这一战活了下来,但是以精血发动的木人之术终究使柳山林变得虚弱,其造成的伤害比肉体伤害更加持久深远。柳山林心想要是以前,一个三魄境的妖物他怎么可能放在眼里。随后他摇摇头,目光坚定,就算重新来过又如何,云城终有我的一席之地。

        而正在这时,一条黑色的蟒妖从水底钻出,张开血盆大口扑向柳山林。柳山林连忙后退,脚尖轻点蹲在身后的枝干上。

        蟒妖吐着信子,瞳孔盯着柳山林,巨大的身躯覆盖着漆黑如墨的鳞片,在月光下闪着光,它身躯盘绕在河边,尾巴拍打着水面。

        柳山林运转灵魂雾气,身上泛起青色的光芒像是薄纱般覆盖他的身体。他脚点树枝,一下飞跃出去,直冲蟒妖。在空中的时候手中凝结出一根木矛,在木矛上附着青色的灵魂雾气使其更加坚韧锐利。蟒妖依然在原地吐着信子,直勾勾地盯着柳山林。

        蟒妖周围长出无数藤蔓绑住其巨大的身躯,只留下一个头颅在外面。柳山林冲到蟒妖面前时一跃而起,瞄准蟒妖头部,木矛举过头顶用力扎下。蟒妖岿然不动,只是昂起头颅看着柳山林。

        柳山林感觉不对劲,手中木矛继续刺向蟒妖头颅,心念微动,从泥土中长出一根尖锐藤蔓刺向蟒妖七寸。两者皆至,木矛刺上蟒妖头颅瞬间断裂,藤蔓也在刺到它七寸位置瞬间折断。蟒妖扭转头颅,一下把柳山林砸到树林里。柳山林吐出一口血,借着飞出去的惯性转身跑路。他边跑边想,这两天怎么这么倒霉。

        柳山林没跑出去多远便停下脚步,因为他发觉蟒妖并没有追上来,他回头望去,树林漆黑且静谧,柳山林不敢多待,手中反握从玉簪中取出的红色短刀,跳上巨大的树干想要继续飞奔。

        可就在柳山林刚要迈出一步的时候,他的内心闪过一丝不安,立马停下了脚步。随后他想要落脚的树干被一张巨嘴一下咬断,柳山林冷汗直流,差点就被撕成两半了。

        没来得及多想,他掉头就跑。可蟒妖无声地出现在他站的树干上,扑向柳山林,柳山林双手交叠被狠狠地撞向地面。他摸了摸自己肋骨的位置,倒吸一口凉气,刚痊愈的身体再次损伤,柳山林无奈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