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上有长生 > 第十四章镇山印
        老妪收起笑容看向化为人身的墨冉问道:“那边两位公子为何受如此重的伤?”

        墨冉眼神变得冷漠:“我家公子与他朋友被人偷袭受伤。”

        站在旁边的女孩正要开口询问,老妪用手肘碰了她一下,摇摇头示意女孩不要多管闲事。老妪犹豫片刻说道,“你们换个地方养伤吧,在这万妖林中一处地方停留太久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何况你们还一身的血腥味。”

        墨冉抱拳道:“谢大人提醒,我们这就离去。”墨冉在树枝间跳跃,不一会儿便来到柳山林和吕墨清面前。

        墨冉说道:“公子,那人提醒我们不要在此处久留。”

        “能看出他们的跟脚修为吗?”吕墨清问道。

        “看不出,不过那老妪应该也是妖族,擅使水法,我对上她只能坐以待毙。”

        “恩,应该是水宫的人。走吧,换个地方再修养几个时辰应该就可以恢复了。”

        墨冉点点头,化蟒身,卷起柳山林两人便往森林深处游走而去。他们相信那些人不会就此收手的,所以他们只能顺着森林一直往东,用林中妖物和修行术者来隐藏掩盖自己。

        他们刚走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被一群狼妖拦住了去路。起初他们来的路上只有星星点点几只一魄境二魄境的低阶狼妖,可越到后面,狼妖越聚越多,虽说都是低阶修为,但现在有二十多只团团围住了他们。

        柳山林和吕墨清神情凝重起来,这里只是万妖林的外围,便出现了修为莫测的术者和数量巨大的妖物,如果深入万妖林又会遇到些什么他们不敢想象。

        可由不得他们思考这些,每只狼妖皆有一人高,渐渐缩小包围圈露出尖锐的牙齿向他们靠近。柳山林身上泛起青色的光芒,吕墨清身体石化,墨冉摇摆着粗壮的身子蓄势待发。

        狼妖棕色的毛发在风中竖立,瞳孔中闪烁着寒冷的杀意。只听一声低吼,群狼纷纷跃起扑向柳山林三人。柳山林手握短刀,先斩杀一只冲在最前面的狼妖,之后游走于狼群中,不时用短刀切割着狼妖。

        吕墨清血肉凝为石块,左右手分别抓住一只狼妖的脖子使劲地砸在地上,随后掰断他们的脖颈。其余狼妖纷纷扑到他的身上,可是尖锐的牙齿只留下浅浅的咬痕。吕墨清转身把狼妖撞开,用坚硬的身体与它们战斗着。

        墨冉用身躯缠住一只狼妖便快速收缩,狼妖瞬间身体骨骼粉碎,一下毙命。随后墨冉冲进狼群中,用身体肆意冲撞。

        没用多久,狼群便纷纷倒下,柳山林三人的消耗也是巨大的,他和吕墨清的伤口又开始流出鲜血。他们看着这片破碎的战场,都皱紧了眉头。那些死去的狼妖身上开始冒出金黄色的灵魂雾气,迅速地向不远处一只两人高的狼妖聚集。它张开巨口,疯狂地吸食着灵魂雾气。

        正当他们准备转身逃跑时,又有数十只狼妖从后面树林中探出身子来,嗜血的眼睛在暗处发着光。而前面的狼妖已经吸收完同伴的灵魂雾气正带着戏谑的眼光看着这边。

        “先杀大的,就算它吸收了这些灵魂雾气也不过三魄境巅峰。”说完柳山林短刀横于胸前,率先冲向体型较大的那只狼妖。吕墨清紧随其后,手中多了一根尖锐石枪。墨冉吐着信子,向后面的狼群直冲而去。

        狼妖见柳山林二人迎面而来并未惊慌,身体站定,周围散发出黄色的雾气,利爪轻轻拍地,一根根粗壮石柱拔地而起刺向柳山林和吕墨清。二人向两边躲开,继续前冲,狼妖周围雾气更盛,身体开始变得坚硬起来,皮毛凝成石质尖刺,肉身变成石块化为一只石狼。

        柳山林近身,短刀横切其腹部,只见闪过一串火花,并未伤及石狼分毫。吕墨清于另一边石枪拧转,直刺其脖颈处,火花四溅,碎石纷飞,石狼哀嚎一声迅速倒退。

        柳山林看着这一幕,心想自己修为还是太低。

        在石狼落地时,柳山林心念微动,藤蔓破土而出缠绕其四肢,柳山林绕到石狼身前,刺向石狼眼睛。吕墨清绕至其后轻轻跃起,石枪举过头顶狠狠扎向石狼头颅。

        石狼大感不妙,身体周围灵魂雾气瞬间下沉凝聚在四肢上,一下扯断藤蔓,随后大吼一声,身体瞬间覆盖一层岩石铠甲,头颅高高抬起,硬抗柳山林和吕墨清的攻击。

        石狼的眼睛也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石块,柳山林的短刀先刺下来,他把魂力凝于短刀上,瞬间刺碎石块,吕墨清的石枪也一下扎下来,瞬间碎石纷飞,他运转灵魂雾气于石枪中,转眼间刺穿了石狼的头颅。石狼发出轻微的低吼,它终究低估了这两个少年的力量,一会儿便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吕墨清看了看地上的石狼说了句:“雾气化凯还挺好用”。说完转身去帮助墨冉解决剩余的狼妖。

        而柳山林看着躺在地上的石狼并没有放下心来,他的心急速跳动着,焦急燥热的情绪充斥其中。就在他低在想哪里不对劲时,吕墨清大喊一声:“柳兄,快躲开!”

        柳山林没来得及反应胸部靠右的地方瞬间被一根石柱洞穿,疼痛瞬间传遍全身,他吐出几口鲜血,利用体内的灵魂雾气击碎石柱,艰难地站起身。

        吕墨清飞奔过来,搀扶着柳山林,神色凝重。因为对方何时出现在此,何时发动的攻击,他竟然没有一丝察觉,只是当石柱从地下突然冒出时他才有一丝感应,可这时已经晚了。

        柳山林脸色苍白,一只手搭在吕墨清的肩膀上说道:“谢了,没有你这一声,我的命就算是搭这儿了。”

        吕墨清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当时柳山林听到声音,身子微微扭转,正好错过刺向心脏的石柱,可现在受的伤也可能致命,吕墨清有些许自责为何自己不早点发现。他握紧拳头,死死地盯着林间某处。

        柳山林咳嗽几声,艰难抬头看向林间。只见一个戴面具的男子站立在树枝上,一只手贴在腹部,一只手背于身后。他沙哑的声音透过密密麻麻的枝叶传过来,“就差一点啊。”

        随后他抬起贴在腹部的手,手心向上,黄色的灵魂雾气在手心旋转,他轻轻一抛,树林上空浮现出一座虚幻的大山,随着雾气的凝聚渐渐变得清晰。他翻转手掌,口中轻念,

        “镇山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