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上有长生 > 第三十四章兄弟重逢
        吕溟站在不远处,视线在柳山林身上四处打量。只见柳山林一袭青衣,如果用术念仔细看,青衣在自行吸收周围的灵魂雾气进入柳山林的体内。柳山林头别玉簪,发丝如柳枝,眉眼如柳叶,声音温润清脆,宛如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

        吕溟是第一次见这个百年前以天才之姿一跃成为木阁青木侯,百年后又因修为跌落而被众人耻笑的柳山林。如今见他已是二魄境修为,且体内灵魂雾气浓郁程度还有身体强健程度并非一般二魄境可比。

        其实吕溟还是挺佩服柳山林的,就算跌落谷底依然奋力往上爬。如果不是因为立场的原因,他还真想跟柳山林好好聊聊。

        吕溟收回视线,环顾了一眼众人缓缓说道:“这只幽冥独角驹各位就自取吧,至于最后成为谁的契妖或是补品,就看各位的缘分了。告辞。”

        说完,吕溟便带着身后几人快速离去。

        柳山林看向纳兰箐,老妪点点头确认吕溟已经离开。

        吕溟几人走远后,土禁之术瞬间瓦解,首领的一只五魄境独角驹发出一声嘶吼,率先从几个修为较低的术者头顶越过,剩下的独角驹紧随其后。

        众人皆留在原地没有动手。柳山林疑惑道:“有这等妖物,地间为何不自己独吞,还要赠与我们。”

        纳兰箐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在他们旁边的秦枫笑道:“可能是地间良心发现吧。”

        说完他便绕着柳山林走了几圈边看边说道:“木阁的前青木侯,久闻不如一见啊,真是英俊帅气。”

        柳山林笑了笑道:“谢谢谢谢。”

        吕墨清在旁边翻了翻白眼,但被秦枫看在眼里。他立马跑到吕墨清面前上下打量说道:“你叫啥,这么嚣张。”

        吕墨清继续翻着白眼没有搭理他。

        秦枫见状冷哼一声,甩了甩袖子,大声道:“幽冥独角驹都跑了,你们还不去追吗?”他见众人依然无动于衷便继续道,“既然你们不要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了吧。”

        话落,他便带着身后的两位仆从向着独角驹逃跑的方向冲去。

        众人瞬间跟着秦枫之后冲出去,眨眼间湖边便只剩下柳山林一伙人了。

        纳兰幽竹看向纳兰箐问道:“箐姨,我们......”

        纳兰箐柔声道:“既然小姐喜欢,而且幽冥独角驹也配的上小姐的身份,那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纳兰幽竹跳起来欢快说道:“箐姨最好了。”随后她又看向柳山林问道,“山林哥哥你们呢?”

        柳山林看向吕墨清,吕墨清点点头示意听你的。

        柳山林思考道,地间应该不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大肆追杀自己,只能先跟着这些术者看看了。随后他说道:“走,我们也去看看。”

        纳兰箐带着纳兰幽竹御风离去,柳山林刚想拿出木舟随后想想还是算了,如果让这些术者与妖物看见此木舟,那么幽冥独角驹之后就是自己了。

        他与吕墨清便还是在林间跳跃,与前面众人保持着距离。

        吕溟从空中瞬间落到地面,他跟身后的几人说道:“你们先回去。”

        几人答一声是,便往万妖林外奔去。

        就在几人走远后,吕溟从背后抽出长刀,刀身大概和吕溟一般长,刀柄用白色绷带缠绕,刀背镀金,刀刃雪白。

        他站在原地,身上气势瞬间喷薄而出,周围正缓缓靠近的妖物瞬间被撕碎。他双手握住刀柄,刀身朝上,嘴中轻念:“封灵斩。”随后双手用力,刀身缓缓向下劈去。

        好像只有轻微的风声向天空某处飞去,随后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在远处炸开。白光闪耀,空气中的灵魂雾气被炸开一个真空窟窿。

        当白光消散,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是地间的吕溟小子?”

        话音刚落,一行三人便出现在吕溟面前。

        吕溟抱拳道:“拜见青木侯。”

        柳云行摆摆手,说道:“你小子比你老爹上道。”

        吕溟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

        柳迹和柳月亭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吕溟也好奇问道:“这两位是?”

        不等柳云行开口,柳迹率先说道:“我叫柳迹,是青木侯的弟子。这是我妹妹,也是青木侯的弟子。”

        吕溟再次抱拳道:“柳迹兄的妹妹貌似比你更又天资呀。”

        柳迹学着吕溟刚才的样子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

        吕溟见状跟着笑起来说道:“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柳迹手摸下巴仿佛自己有着胡须故作高手道:“老夫喜欢和强者交朋友,你如今什么境界,看有没有做我朋友的资格。”

        吕溟故作谄媚道:“小的自是比不过柳迹兄的,小的如今才六魄境修为,不值一提。”

        柳迹瞬间呆在原地,张大嘴巴,看着吕溟,满脸不敢置信。

        柳云行和柳月亭见柳迹的样子皆笑出声来。

        少顷,柳迹回过神来,抱拳道:“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了!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吕溟也抱拳道:“大哥我吕溟接受小弟柳迹一拜!”

        在他们两人完成这幼稚的拜把子之后,吕溟问道:“不知青木侯来此所为何事?”

        “我们来此看望故人。”

        “是柳山林?”

        “是的。”柳云行点点头。

        吕溟神情变得严肃,说道:“他就在前面,如果可以你们还是早点带他离开地间吧。”

        柳迹问道:“他没事吧?”

        “没事。”吕溟说道,“不过之后有没有事我不敢保证。”

        柳云行点点头,正欲带着柳迹他们离开时,吕溟叫住他们说道:“还请青木侯到时不要插手万妖林的任何事。”

        柳云行没有说话,他知道后果,如果一个王侯干预别的王侯领域之事,那么事态就会变得更加严重了。

        吕溟抱拳告辞离去,柳云行带着柳迹,柳月亭两人继续前进。

        不一会儿,他们便追上了柳山林和吕墨清几人。

        柳山林看着忽然降落在自己旁边的柳迹和柳月亭,先是惊讶,然后泪水便在眼眶里打转。

        柳迹和紧紧抱住柳山林,说道:“你小子瘦了。”

        柳山林笑道:“大哥你变壮实了。”随后再看向柳月亭说道,“月亭更漂亮了。”

        柳月亭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道:“哪里。”

        过了一会儿,柳山林一只手搭在柳迹的肩上,一只手拉着柳月亭,脚步缓慢地往前走着。

        柳山林的笑容在月光下变得更加好看,他和柳迹、柳月亭诉说着这一路的经历,当然并没有提及那些生死危机,他只把好看的风景和有趣的人或物大声描绘出来。

        就像是忽然掉落湖中的花瓣,一下子便触摸到柳山林内心的柔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活着是有意义的,空白的画卷仿佛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