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上有长生 > 第四十四章五属术者?
        男子立于空中,用术念看到屋内怀身孕的柳如兰,他的棕色木甲之上像是无数河流般流转起青色和黄色的灵魂雾气。

        他收起青色的灵魂雾气,全身便被黄色雾气所覆盖。他右手指向石屋,一道由指尖激射出去的光柱在空中不断增粗,在触碰到石屋后,石屋瞬间化为齑粉,柳如兰还未来的及反应,光柱便笼罩在她的身上。

        柳如兰顺着光柱的方向看去,只见光柱起始处是一片浓郁的黄色雾气,并不能看到来人的样貌。

        柳如兰正欲开口询问,忽然肚子便感觉一阵剧痛,大量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色长衫,她捂住肚子,痛苦地嘶吼道:“不不不!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这时,长剑刺破虚空,发出剧烈的颤鸣,随后剑气显化出巨大的剑身直直劈向空中的男子。

        男子在雾气中举起双手,磅礴如海的黄色灵魂雾气变幻成一只山龟的模样撞向巨剑。

        巨剑之上剑气凛然,与雾气所化的山龟撞在一起发出锐利的轰鸣声,磅礴的灵魂雾气在碰撞处炸开。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后,男子双手相合,;山龟瞬间暴涨一倍,巨剑被忽然增强的力量震退在空中旋转几圈后插入礁石中。

        男子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妇人,随后悠闲地走入空间印中。

        一处山谷内,满身棕色木甲的男子从空间印中走出来,在他旁边是一个身躯肥胖的男人。

        “晚了一步。”附甲男子停顿了一会儿说道,“也不算晚。”

        一身肥肉的男人说道:“就这样看着水宫三司拿去玉珠吗?”

        “无妨,玉珠内的灵魂雾气如此磅礴,任何人只要一打开玉珠禁制,便会有天地异象产生,所以他们只能靠着禁制一点一点剥夺里面的灵魂雾气。”

        “先让他们争吧,我就不蹚浑水了。”

        “你不得不去争。”木甲男子说完便消失在原地。

        满身肥肉的男人留在原地,摸着肥胖的下巴自言自语道:“妖世好算计。玉珠一出,恐怕连剑王侯都坐不住。”

        “这世道啊。该说好还是不好呢?”

        话落,男人跨出一步,走进漆黑的空间印中。

        柳山林醒来后已临近黄昏,其实他身体的伤势很快便被吕瘸子治好了,七魄境灵魂雾气中所含的生灵气息浓郁磅礴,就算缺胳膊少腿也能快速治愈。

        柳山林只是这几天太过劳累,所以就一直在沉睡中。此刻他醒来看到柳迹、柳月亭、吕墨清还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坐在他的旁边。

        柳迹几人看到柳山林坐起身来立即上前询问道:“没事吧,怎么样感觉。”

        柳山林伸了个懒腰看着几人说道:“没事没事。”

        柳月亭上前愧疚道:“都怪我山林。”

        柳山林笑道:“不怪你不怪你,是我运气差。再说这小小雷劫能奈我何,我身体强健的很呐。”

        柳迹附和道:“是呀,不知道是谁在吕前辈帮他疗伤的时候哼哼唧唧呢。”

        柳山林瞪了柳迹一眼,柳迹感觉后退几步。

        柳山林站起身,走到吕瘸子面前抱拳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吕瘸子坐在地上,拿过腰间的酒葫芦灌了一口说道:“无妨。只是你这小娃子也是当过青木侯的人,怎么就不知道多属术者需要体内灵魂雾气达到平衡才能突破呢,害我的宝贝徒儿受这般罪。”

        柳山林挠挠头,这他还真不知道,百年前二十多岁的柳山林在某日开始修为一路飞升,对于修行的细节他其实知道的并不多,随后当了几年的王侯,连本命术法也只有木阁沿袭的木人之术。

        柳山林此刻发觉自己重新来一遍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了,如今自己体魄不行,对于修行一些细节也模棱两可,玉簪中法器与术法虽多,但自己却没有真正的本命术法。

        柳山林心中的结在缓慢解开,心里一些冰封的事物犹如春日降临开始缓慢融化,露出真实的一角来。

        柳山林坐在吕瘸子旁边问道:“前辈说月亭是你徒儿?”

        吕瘸子狠狠灌了一口烈酒反问道:“怎么,不可以吗?”

        柳山林吃瘪,挠挠头继续问道:“不知前辈是?”

        “老夫是谁要你管。”吕瘸子转过身去,继续喝着酒。

        柳迹和吕墨清在旁边哈哈大笑,柳月亭也拿袖子挡住嘴偷偷笑着。

        柳迹走过来拍了拍柳山林的肩膀说道:“师傅跟我说过,吕前辈真名叫吕万海,对于术法研究一道独一无二。因为月亭是木属土属双属术者,于是便带月亭拜了吕前辈为师。”他凑到柳山林的耳边悄悄说道,“我天赋太高,他老人家教不了我,便没有收我为徒。”

        听到这里,柳山林不禁笑出声来,“什么天赋太高,是人家瞧不上你吧。”

        柳迹咬牙切齿,冷哼一声便转过身去。

        吕瘸子咳嗽一声,见柳山林听到自己的名字并没有感到惊讶便开口道:“老夫在江湖上还有一个称号。”

        柳山林问道:“什么称号?”柳迹也凑过来。

        吕瘸子直起身子,慢慢嘬了一口酒说道:“吕瘸子。”

        柳山林眨眨眼睛,看向柳迹,柳迹又看向柳月亭,柳月亭摇摇头然后看向吕墨清。

        吕墨清连忙摆手,说道:“我才修行多少时日,怎么可能听过。”

        随后众人把目光聚集到吕瘸子身上。

        刚灌了一口酒的吕瘸子看向几人,发现他们皆是一副没有听说过的模样,一口老酒便吐了出来。

        柳山林几人赶紧闪开。

        吕瘸子看着柳山林说道:“你这王侯算是白当了,啥也不知道。”

        柳山林尴尬地挠挠头。

        吕瘸子见众人还在盯着自己,缓缓站起身把酒葫芦别回腰间。身子半蹲,抬抬手让几人退后。随后身上气势骤然一变,黄色的灵魂雾气内敛却又霸道,犹如高山立于跟前,几人皆难以喘息。

        随后老者身上黄色雾气消散,青色雾气从体内汹涌而出,周围草叶树木无风而动,柳山林感觉自己周身的草木仿佛都活过来了,有着剧烈的生灵气息与浓郁的压迫感。

        柳山林以为到此为止时,吕瘸子身上又散发出白色,蓝色还有淡金色的灵魂雾气。

        柳山林惊呼出声:“是人间罕见的金属雾气!前辈是五属术者?”

        柳迹同样惊讶问道:“师傅不是说人间最多的不是三属术者剑王侯吗?”

        吕瘸子收气周身气势,看着目瞪口呆的几人说道:“这不是我生来就有的属性。”随后他凭空变幻出一个五色圆盘,精纯浓郁的五色灵魂雾气围绕圆盘缓慢旋转。

        柳山林问道:“这是?”

        吕瘸子取下腰间酒葫芦便灌了一口说道:“此乃天阶一品法器,五行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