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后,同桌没有再来上学,同学们说他转学去了很远的地方。在往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不希望这件事被任何人提起,可是有一次事与愿违。

        又是一个作业很多的周末,他放学回家,经过小区门口那个懒洋洋玩扫雷的保安。他走过的时候保安竟然叫住了他。保安说有人送了东西给他。他心中奇怪,接过来一看,发现是几张订在一起的资料。他站在小区门口翻看了起来,眼睛随便一扫,看见大标题竟然是关于学校的!他一直翻到最后一页,发现上面签着同桌的名字。

        他谢过保安,飞一般地跑回家,拿起手机拨打了同桌的电话。同桌当时是这样说的:“我做了什么事,是什么结果,你已经知道了。这些是事前我做的准备工作,我意识到可能会东窗事发,如果我出事了,我就打算把这些资料寄出去。我想过很多人,但我最后决定寄给你,因为对于一些比较亲密的朋友,我已经告诉了他们很多信息,所以我觉得这个信息留给你才是。”

        回家后他什么作业也没写,开始研究起那几页资料来。讲到这里,吴海叶叹了口气:“我立刻发现那几页资料不是‘行动前的准备工作’那么简单,它是一个文字游戏一样的东西,我只知道它有关于学校几乎所有重要档案的位置和内容。应该是有人(应该不是我同桌本人)得到了这么一张标明档案的图纸,他将图纸上所有档案的位置都编写成了文字的形式,又自己搜集了很多资料加进去。完成这些工作后,他又通过自己独有的一套方法为它加密。几乎成了一篇像天书一样的东西。这压根不是有用的信息,而是未解的谜题,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我把这些资料遗失了,这个谜题我再也没有机会解开了。我一直为此感到遗憾。”

        吴海叶的故事到此结束。安离立刻带上书包离开,因为现在已经过了放学时间,再逗留是违反校规的。安离最后问了一句:“你给我说了这么多,你的目的是什么?”

        吴海叶:“我自己由于需要应付这些学校的差,什么声也发不了,什么话也不能说。我与学校的链条不止是写文章那么简单,也不是轻易就能断开的,因为背后牵扯的不仅我自己,还有其他很多人。我需要有一个足够勇敢的人替我说话,而在我同桌的那件事之后,我再没见过真正勇于进攻的人了,而我正好看见了你的文章,我觉得你比较接近我的标准。”

        背后那个保安已经开始咆哮赶人了,安离抓起书包就往校门跑。

        安离回到家,心神不宁地写作业。她心里的思绪已经乱成了一团麻。她一句句回忆着吴海叶的话,感觉越想越不对。安离觉得自己思来想去也不是办法,她想起吴海叶把电话号码给了她,安离摸出手机,在企鹅上输入了吴海叶的电话号码,申请加好友,等待通过。

        第二天很早的时候,吴海叶就通过了安离的申请。安离叹了口气,她要告诉吴海叶,他可能看错人了,她不是什么“足够勇敢的人”。她同样也不会把这件事透露给老师,如果自己告密,他用最狠毒的方式把她弄得身败名裂都可以。但这些很郑重的话安离并不打算在企鹅里说,她和吴海叶约定明天放学的时候见面。

        可是,第二天上午,安离又遇到了状况。

        上午,课间的安离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有同学突然朝她喊一声:“安离,有人找!”安离不耐烦地走出教室,看见外面找她的人是一个她不认识的小女生。安离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感觉。果然,那个小女生说:“你认识吴海叶吗?”

        安离很烦闷地说;“不认识!”之后赶紧跑回了教室里。

        小女生在门口大喊:“你现在不承认也没有用了,昨天你两个谈话时,我在旁边看着呢!”安离身边的同学都偷笑起来,他们显然想到了什么不对劲的方面。安离只好回到门口;“快点说完,什么事?”

        小女生;“吴海叶上七年级那会儿,他的同桌为了反抗学校,企图取出一个文件还是什么的,以此把学校告上法庭,可最后失败了。后来他收到了一份被称为‘准备工作’的资料,这份资料最后好像被别的学校的人拿到了。所以我想问一下,你知道这份资料里写的是什么吗?”

        安离简直气得火冒三丈:“你都说被别的学校的人拿到了,我怎么可能知道?!”她说完就想赶紧缩回教室里,被那小女生一把扯住。

        “你干什么?再扯我就喊老师过来了!”

        小女生几乎是央求道:“我的一个在外校的朋友给了我这个东西,他说就是当时那份资料的一部分,你看能不能轰动?”

        安离接过来一看,是一张复印的纸,内容很少,不过很奇怪,安离看了好几遍都不得其解,倒是挺符合吴海叶的描述。不过安离不想再理会这些事,她告诉对方在她这里问不出什么。不过在小女生离开之前,她的眼球转动,又把这张纸扫了一遍,记住了纸上的内容,才让小女生失落地拿着那张纸走了。纸上的内容如下;

        sch  比特温  赖  安  代  人(空格重要)

        ta

        ↑乘10,→乘20

        看完这些,安离的心情越来越沉重,看来今天下午和吴海叶碰面时,不能直截了当地拒绝他了。

        自习课,吴海叶被叫到班主任的办公室。

        班主任;“明天,市里的十几所学校要在一起开个会,我们学校在这些学校中成绩尤为突出,需要作为代表讲话。我们有一个学生代表发言的项目,是通过视频的形式,我们决定要你参加。”

        吴海叶:“我明天有事。”

        班主任:“我劝你不要找理由了,要知道,你要是拒绝了,关系到的可不只你自己,还有这三个人呢!这可是你自己说要通过为学校办事护着他们的哟!”说完,班主任打开手机,放出了三个学生的照片,这三张照片吴海叶已经看过很多次了。

        吴海叶;“还有一个人呢,怎么不敢把那个人照片也调出来?”

        班主任:“你这是什么态度,那个人太厉害了,招惹不得,你也不是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