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绝不原谅!哥哥们被我虐得国破家亡 > 第278章 没有他,这个家要散
        晏引霄看着眼前又急急避嫌的女人,心中有些无奈。

        他掏出自己随身的帕子,又猛地捂在了蓝老夫人的口鼻处,随即又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蓝韫宜。

        他好看的眉毛一挑,对着蓝韫宜问道:“她睡着了,我们继续?在这里看也不是不行,我先将厢房里的烛火点上,再让你看个够?”

        被他这吊儿郎当的态度一说,蓝韫宜倒是一下子不好意思了,看着他这副模样,也知道他是没什么大问题。

        于是蓝韫宜瞪了他一眼,随即又道:“我来这里是办正事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来办正事?我可不信,我看你倒是像来办我的。”晏引霄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蓝韫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两人七嘴八舌的你来我往,最后才弄明白了两人的目的是相同的。

        这才把蓝老夫人捆了,绑回了豫王府里。

        晏引霄原本是想将人带去他常审问犯人用得暴室里,可碍于蓝韫宜在自己的身边,而要审问的人无论如何,还是蓝韫宜血缘关系上的亲祖母。

        他害怕蓝韫宜看见暴室里头的血腥模样,会开始害怕自己。

        便只是将人带去了豫王府随便一间的空屋子里。

        石淞听见动静从屋子里赶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晏引霄手上抱着一个看起来像是昏迷了的女人,步履匆匆的进了屋子。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却又看见另一个女人,急匆匆的跟在晏引霄的身后,进了屋子。

        两女一男?

        石淞小小的脑袋上顶着大大的疑惑。

        王爷竟在深夜带了两个女子回府里,这对得起未过门的王妃吗?!!

        他垂在身侧的双手捏了捏拳头,思量了一番,还是跟着晏引霄来到了那件屋子的门口。

        屋子大门紧闭,里头倒像是点着重重的烛火,隐隐传来女子和王爷说话的声音。

        两人像是在调笑,还像是聊得很开心。

        石淞的眉头拧得是更紧了。

        主子怎么能这样呢?

        枉费他采购了那样多的男德书籍,给主子观看,如今竟还能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

        两女一男在深夜进入了同一间屋子里,还在嬉戏,这能干什么好事情?他必须力挽狂澜,把错误扼杀在摇篮里!

        石淞:这个家没我得散……

        他义愤填膺的握紧了拳头,又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即又鼓足勇气想要阻止自家主子的无耻行径。

        “主子……主子……您大半夜的,是在做什么公务吗?需要我进去帮忙吗?”

        石淞一边说着,一边将耳朵紧紧的贴在门缝上,全神贯注的听着里头的动静。

        原本说话的女声在一瞬间消失了。

        石淞在心里更加鄙夷里头的女子和自家的主子。

        呸!都不是什么好人。

        晏引霄听着石淞在外头的声音,心里正感叹他来得正正好,因为刚刚他两次迷晕蓝老夫人,让她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

        两人一致决定,要先将她弄醒。

        于是他开口对着外头的石淞道:“你去送一盆水进来,再拿些刑房里头审讯的道具。”

        说着,他又害怕石淞拿的刑具太过血腥,吓到蓝韫宜,随即又轻声咳了咳:“温柔点的,不要太暴力的,不至于把人弄死……”

        石淞的眯缝眼在一瞬间睁得老大,眼神都逐渐变得惊恐了起来。

        这进去才几分钟,主子就叫水了?

        还需要上道具?

        怎能如此不济……

        他已经在谨慎的思考主子和韫宜姑娘之间的关系了。

        不过石淞的速度还是很快,当晏引霄听见石淞敲门的声音,打开小小的门缝将头探出去接水的时候。

        感受到的就是石淞审视又幽怨的眼神。

        晏引霄茫然的看了他一眼,嘟囔了一句,这水怎么是烫的?便又关上了门。

        石淞看着自家主子不知悔改的模样,靠在门上的身子,有些失落的顺着门滑了下去。

        完了,这个家,要散了……

        想着蓝韫宜平日待他和善的模样,盈盈的眼神里闪着波光,似乎世间再也找不到比她还要善良、幸福的女子。

        可惜主子不懂的珍惜……

        石淞的脸上便流下了两行清泪。

        晏引霄接过了水,又从善如流递给了蓝韫宜,蓝韫宜想都没想,便将还冒着烟的一大盆水,直接往蓝老夫人的头上浇了下去。

        将她的全身浇了个透。

        老太太被从头浇下的热水弄得有些窒息,尖叫了一声,才幽幽转醒。

        石淞脑补着屋子里的场景,回忆着自己亲手递给晏引霄的东西,紧紧咬住了手指的关节。

        他再也忍不了了,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王妃!

        他想着,再也不想听见从屋子里传来的声音,几乎是落荒而逃似的,跑走了。

        “蓝老夫人?”蓝韫宜蹲在蓝老夫人的面前,与她平视。

        此刻蓝老夫人的双手双脚皆被绑在了椅子上,浑身动弹不得,嘴巴也被破布塞了起来,看着蓝韫宜,只能呜呜的叫。

        蓝韫宜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的反应,发现她不是在装疯,而是真的疯了,于是她扭头朝着晏引霄摇了摇头。

        晏引霄看着蓝韫宜的动作,也缓缓蹲到了蓝老夫人的面前,一把扯掉了蓝老夫人嘴巴里的破布,又沉着声音,开门见山的道:“圣女到底是谁,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蓝韫宜有些诧异的看了晏引霄一眼。

        蓝老夫人缩瑟的看了一眼晏引霄,又是一直呜呜呜的摇头,看样子,她的疯病大概发作的更加厉害,连自己眼前的蓝韫宜都认不出来了。

        随着她的动作,口水便从嘴角缓缓流了出来,看起来恶心极了。

        晏引霄看着蓝老夫人的这副样子,心里却是想到,从前是蓝韫宜照顾了发病的蓝老夫人数十年,心中隐隐生出了一丝疼惜。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蓝韫宜一眼。

        那么善良、那么单纯、那么可怜又无助的女孩,真的是太让他心疼了。

        谁知蓝韫宜却雄赳赳气昂昂的抓过了一盏蜡烛,缓缓举到了蓝老夫人的面前,随意的拍了拍她的脸颊,对着她恶狠狠的开了口。

        “我不管你是装疯还是真疯,如果你的嘴里说不出有用的话,我手中的蜡烛,便会不小心滴到你的脸上!”

        晏引霄听着蓝韫宜口中显而易见的威胁,不自觉的抿了抿唇,随即却又学着蓝韫宜恶狠狠的样子,也对着蓝老夫人开了口。

        “蓝婉茹身上的那块玉佩,到底是哪里来的!!”

        谁知原本痴傻的蓝老夫人,听见蓝婉茹的名字,整个人便激动了起来,嘴里也咿咿呀呀的嚷嚷着蓝婉茹的名字。

        这让蓝韫宜突然灵机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