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横推异界:开局觉醒武侠降神系统 > 第三章 与北城的恩怨
夜寻退出系统,思绪回到了现实之中,看了慕容复一眼,直到这时,夜寻才真正看清慕容复的样貌,果然如书中所写一样,仪表堂堂,英姿勃发,一看就是一位贵族公子。
忽然,夜寻的心中又有感而发,想想这慕容复上一世身边跟随好几位家臣,都是公子爷公子爷地叫着他,而且还有美人在侧,又有一身高强的本领,只可惜一手好牌被他打得稀烂,最终的结局不禁让人唏嘘。
而这一世,你只需要在我身边保护我,再也不用去想那些钩心斗角之事,本公子一定会让你在这异界大放光彩,待将来咱们一起去这异界的姑苏城看一看。
慕容复来到一名死去的黑衣人身边,用手在其身上摸了摸,不多时便从这名黑衣人的身上搜出一块类似于令牌的东西。
将其交到夜寻手中,夜寻仔细地打量起来。
此牌呈长方形,由黄铜打造,牌子的正面雕刻着‘北城’二字,反面则是‘玄武’二字。
看着此牌,夜寻觉得此牌似乎是在告诉自己,这些黑衣人是来自一个名叫北城的门派。
夜寻又让慕容复在其余几位黑衣人的身上摸了摸,同样都搜出了相同的牌子,这也让夜寻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只是这北城也是夜寻第一次听说,自己与他们又怎么会有恩怨,可这些人的确确是来杀自己的。
一时间,夜寻心中有些不明所以。
“夜师弟,可以将这牌子给我看看吗?”叶飞来到夜寻身边。
将令牌递到叶飞手上,夜寻试探地问道:“叶飞师兄,你有在江湖上听过北城这个门派吗?”
叶飞仔细地查看了这些令牌,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眉头也紧锁在一起,接着摇了摇头:“既然这一次大家都平安,我想我们还是尽快回山,然后将这件事情告诉大师伯。”
夜寻、李萌和陈君三人也都表示赞同,刚刚的这些黑衣人,若不是夜寻觉醒了武侠降神系统,召唤出慕容复,击退了这些强敌,恐怕自己四人今天一定会将小命交代在这里。
叶飞朝着慕容复拱手表示感谢:“今晚多谢这位公子出手相助,若不嫌弃便可随我们兄弟一起回青山,青山一定会盛情招待公子。”
慕容复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更何况在下本就有保护我家公子的使命。”
“你家公子?”叶飞有些疑惑。
夜寻这时笑了笑,说道:“叶飞师兄,这位少侠是我爷爷让他来青山找我的,只是今晚刚刚碰巧在此遇见,若非他出手,我们恐怕已经......”
叶飞将信将疑,先看了看夜寻,又再次打量了慕容复,今晚的确如夜寻所说,若非这位少侠,他们师兄弟三人绝对会成为这些黑衣人的剑下亡魂。
“既然如此,那请这位少侠与我们一起回青山。”
夜寻几人连忙收拾了东西,出了这间遍地尸体的院落,而他们所住的这间院落并非客栈,只是青山剑派为了下山采购物资方便,所在山脚一间村落所购买的简陋宅院。
四人趁着夜色,直奔数十里之外的青山而去。
这一路上,夜寻的眼神时常瞟向叶飞,他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显得有些忧愁,夜寻知道,这一定是北城前来刺杀的原因。
只是夜寻不清楚,北城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走到叶飞身边,夜寻再一次问道:“叶飞师兄,你是否知道北城的一些事情,这一次北城来刺杀我们,一定是有原因的。”
叶飞叹息一声:“青山剑派确实与北城有些恩怨,当年师祖成名江湖之后,北城就曾多次打压青山,不仅如此,就连你夜家也与北城之间存在私仇。”
“我夜家也与北城存在私仇?”
叶飞点了点头,继续道:“三年前,师祖曾为你夜家报仇而带了几位师叔伯前往北城,虽然期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五师叔却因此而丧命。”
听了叶飞的话,夜寻心中有些惊愕,他虽然已经穿越七年,但的确不知道这些事情。
自从七年之前,夜寻穿越到这异界之后,凭借这这具躯体原主人的残缺记忆,夜寻只知道一些关于自己以及夜家的信息。
七年之前,夜寻被送至青山剑派学习武学剑术,他的爷爷与青山剑派的掌门是结义兄弟,五十年前便成名江湖,十年后分别创立青山剑派和星月剑门,又十年后使青山剑派和星月剑门均成为六门十三派之首,凌驾于其他五门十二派之上。
只可惜世事无常,夜寻的爷爷在一次比武中被人偷袭导致重伤瘫痪,星月剑门便由夜寻的父亲夜风执掌掌门,在夜风的带领下,星月剑门依旧凌驾于其他十二门之上,然而却在十年前,夜风突然无故失踪,星月剑门便由盛转衰,现在虽说不至完全没落,但也雄风不再,所以夜寻的爷爷才会在七年前将夜寻送至老友的青山剑派学艺。
只可惜在这青山剑派,夜寻却处处碰壁,被人嘲笑和欺辱!
不过,夜寻对此能够做到无动于衷。
做为一个穿越者,他知道隐忍的重要性,更加懂得做好自己,不必在意他人眼光的道理。
更重要的是,夜寻知道自己七年修为止步是因为自己体内被人下了一道禁制,而下禁制的那个人就是他爷爷的结义兄弟,青山剑派的掌门。
至于下这道禁制,并不是青山掌门的恶意黑手,而是希望夜寻的道玄真气能够保持在第一层胎玄境,在冲破第一层瓶颈的时候被禁制强行压缩。
长期以往,夜寻的道玄真气就会异常厚实坚韧,在禁制解除之后,夜寻的道玄真气就会成倍增长,原本就比别人坚韧厚实的道玄真气会让夜寻厚积薄发,做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不仅如此,受到长期压缩的道玄真气还会让与别人同等境界的夜寻要强于对方,甚至更要优于高境界的对手。
而这就是青山掌门的别苦用心,目的就是要让夜寻打好基础,厚积薄发。
“自那之后,师祖回到青山便开始闭关,做道玄真气第八层瓶颈最后的极限突破,目的就是为了再一次前往北城报仇,这一闭关至今已有三年。”叶飞再一次开口,他的声音将夜寻从思绪中拉回。
“而在这三年之内,北城曾多次在青山周边刺杀青山弟子,致使多名青山弟子无辜丧命。”
夜寻皱起眉头,他都不敢相信,以青山剑派如今在江湖上的威名,北城居然胆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行此奸恶之事。
“即使师祖闭关,难道几位师叔伯就任由北城如此猖狂吗?”
叶飞道:“当然不会,只是北城每次在刺杀之后便隐遁起来,无论青山如何调查寻找,北城的人都好似人间蒸发一样,寻觅不到半点踪迹。”
夜寻有些惊讶,这北城的人都这般牛逼?
“叶飞师兄,那你是否知道北城为何这么做?”
叶飞微微眯起眼睛,回想起往昔关于北城的事情,只是片刻时间,眼眸中就浮现出多种不同的眼神:“师祖闭关之后,北城前来无疑是为了探听关于师祖突破的消息,至于刺杀青山弟子,完全是北城为了彰显北城并不惧怕青山的实力,同时也可以减弱青山的年轻力量。”
“减弱青山的年轻力量?”
叶飞点头道:“不错,虽然青山剑派在师祖的带领下,屹立于十三派之首,但师祖如今已有八十高龄,诸位师叔伯在江湖也是盛名赫赫,但在早些年,青山年轻的三代弟子中,除了杨潇然师兄在江湖有些名声,其他弟子却显得太过默默无闻,而北城的年轻高手却早已遍布江湖。”
“如今,青山的年轻弟子中人才济济,不乏在江湖中闯出小有名气之人,所以最近几年北城为了压制青山年轻力量的崛起,故而在青山周边大肆刺杀青山弟子。”
说道这里,叶飞停顿了一下,目光看向夜寻:“然而,最重要的是青山与你夜家的星月剑门私交甚好,而你夜家又与北城有仇,青山为了帮你夜家,才与北城结怨,对此北城更视青山为眼中钉肉中刺。”
叶飞说完,夜寻内心不禁有些起伏,原来青山剑派以及夜家的星月剑门与北城之间恩怨积深。
其实,夜寻在最初穿越的时候,只想在青山做一名普通的三代弟子,不过夜寻现在却迫切的想知道夜家与北城之间的恩怨,并且利用武侠降神系统,召唤一系列武侠人物,帮助夜家报仇,并让星月剑门重新在江湖复兴,成为六门之首。
“我们还得加快脚步,快点赶回青山,十日后便是师祖的八十诞辰,在外历练的青山弟子肯定会在这期间相继回山,我们得将北城再次前来刺杀的事情告知诸位师叔伯,做好相应的对策,避免无辜弟子受害。”
夜寻答应一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